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意外之人

  本是,三月雪落桃花羞,晚霞一线云上头,知风闻音相思雨,踏入山涧心如泉。

三月,一个不冷不热的季节,瑶山海拔不算太高,所以温度和地面差不了多少,然而三月雪的瑶山却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而且还是晚上。

夜,瑶山,陈家围场后面。

陈封,陈剑以及陈丰军三人,当然,陈剑还背着已经奄奄一息的陈克,孤狼说陈克根本支撑不到七天时间,所以只能让陈封他们带着陈克一路出发,找到幽灵花之后直接给陈克服食,所以这南幽禁地的一行又增加了一些难度。

最让他们四人无奈的是,刚刚走进瑶山就下起了小雨,所以给四人造成了不小的困惑。

瑶山山脉的路还算好走,因为大多地方都有被开发过,陈封四人也算是顺利的走出了陈家围场的范围。

而南幽禁地的方位就在瑶山的后背,所以想要进入南幽禁地还需要穿过几个家族的围场,孤狼这才建议他们四人晚上行动,当然,晚上行动也是因为陈克越早得到幽灵花越好的缘故之一。

刚刚走出陈家围场的范围,陈封示意大家停下。

“怎么了?”陈丰军看了看四周问道。

夜色下,周围都是一些枯木和奇怪弯曲的树枝,加上淅淅沥沥的小雨,瑶山的夜晚非常的神秘和一点恐惧。

陈封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喊道:“何处的朋友?何不现身一见?”

当陈封这句话说出之后陈丰军和陈剑马上拔出了长剑,前面有人?这里才刚刚走出陈家的围场,这大晚上的山中还有人?

随着陈封的话音刚落,从前方不远处走出一个人影来,因为是夜晚,所以只能看到这个人的轮廓和体型。

“八少爷,我李向阳还真是小看你了,这么远的距离隐匿斗气你都能感知到我。”李向阳边走边说道。

陈封不可置否,也不知道是自己的修为比李向阳高还是因为永生劫,自己的感知能力超乎自己想象的好,刚才陈封也没有故意的感知周围,但是一走到这里陈封就感觉前方有人,所以陈封才会有那么一喊。

陈丰军和陈剑看到是李向阳之后马上做出了战斗的准备。

李向阳看着二人和陈剑后背上的陈克,然后看向陈封,说道:“其实我根本没想到你会来,白天的时候我就看到那人已经中了地甲兽的剧毒,本以为你会去陈家求情求得幽灵花,没想到你真的要去南幽禁地。”

“你感觉我去陈家能得到幽灵花吗?”陈封笑了笑,示意陈丰军和陈剑放下戒备,因为陈封知道,要是动起手来,李向**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肯为了一个下人以身犯险。”李向阳走到四人跟前,说道。

“不然呢?让我对自己的兄弟见死不救?那不是我陈封的作风。”

李向阳闻言一笑,道:“说的好,我李向阳就是冲着你这股劲来的,如果今天你没有来也就算了,既然你已经来了,我李向阳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李向阳本来想着怎么还给陈封的不杀之情,但是李向阳想到陈克的状态之后就忽然有一个想法,他要看看陈封到底值不值得深交,如果陈封是一个血气男儿,那么他会有一定的几率去南幽禁地,所以李向阳才来这里等着陈封,让李向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封还真的来了。

这超乎了李向阳的想象,他只是抱着试探的心态来这里的,但是还真让他等到了,既然如此李向阳自然不会放过深交陈封的机会。

“你会有这么好心?”陈剑看了一眼李向阳,毕竟,几乎每个月他都会来陈家围场闹事,所以现在李向阳的转变倒是让陈剑和陈丰军有点不信任。

李向阳哈哈一笑,看着陈封说道:“我是来还你家少爷的不杀之恩的,你家少爷要是不信我的话,我马上离开。”说完看着陈封。

陈封看着李向阳,别的不敢说,李向阳眼中的真挚陈封还是能确定的。

所以陈封毫不犹豫的道:“好,李兄,你这个朋友我陈封交定了。”

且不说李向阳的为人到底如何,陈封只知道他对自己如何,李向阳这个人也不傻,他知道想要让自己轻易的相信他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南幽禁地绝对是元荒大陆的禁地,李向阳能豁出性命助自己一臂之力,那么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哈哈,爽快,我李向阳没看错人。”李向阳哈哈一笑。

既然陈封都这样说了,陈剑和陈丰军也只能认可了,不过心中的戒备还是有的。

四个人变成五个人,不过这倒是让陈封多了一份信心,因为李向阳的实力是除了自己之外最高的,所以这南幽禁地一行的机会更大了。

走在这奇形怪状枯木的丛林中,五个人都有点疲倦了,不过他们知道不能耽搁时间,所以只能忍受这小雨和泥泞。

“前面就是常家的围场,常家我比较熟悉,所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再往前的云家就不好办了,云家在南州城是四大家族之首,这群人的傲慢想来封少也知道一二吧。”李向阳一边走一边和陈封说道。

“哼,云家就靠着自己家族的势力嚣张跋扈,一群欺软怕硬的东西。”陈剑哼了哼说道。

陈丰军摇摇头,笑道:“倒是不怕云家的人,这围场里面基本没有中元以上的武者。”

说到这,陈剑回头问道:“你的意思是害怕我们陈家和云家结梁子?”

陈丰军点点头不可置否,这点才是他担心的,这围场里的犯人都没有斗气,所以看管的人根本不必太厉害,而且也没有什么大家族去人家的围场闹事,这是禁忌,一旦真的去别人家的围场去闹事,那就是家族之战了,谁也担待不起这个责任,这里所说的闹事是动别人家围场的资源,像李向阳和陈丰军这样的比斗倒是不少。

“管他呢,要是有人敢当我们去路,杀出去便是,怕个鸟!”陈剑哼哼唧唧的说了一句。

陈封看向李向阳,后者纵纵肩膀,然后笑道:“还真和陈剑说的一样,如果不行就只能硬碰硬的过去了。”

时过子时,五人已经经过了常家围场,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云家围场的边缘,这个时候甚至已经能看到云家围场的侍卫在来回走动了。

高达十数米的石墙如同城墙一般,在石墙上面每隔十米还有一枚夜光石,在夜光石的照耀下,云家围场大门前恍如白昼。

陈封看着云家大门前的侍卫,问道:“难道就不能绕过去?”

李向阳摇摇头,说道:“能是能,但是时间不允许,要是绕道的话恐怕又要多出一天时间来。”

听到这陈封摇头,说道:“不行,我们要是时间允许就不连夜赶路了,必须从这过去。”

“那就准备好打架吧。”李向阳摩拳擦掌的看着云家大门。

陈封一头黑线,让这货跟着自己到底是对还是错啊?现在看来,这厮简直就是一个暴力分子嘛。

第十章 意外之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