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一七章 解不开衣

  洪月派,内部地牢。

幕倾城就坐在一张铺满稻草的石床上,她身上的寒雪玉龙衫已经有点失色,这些都是烈焰麒麟留下的痕迹,虽然有点失色,但是却不能掩盖寒雪玉龙衫的惊艳,尤其是加上幕倾城那一头如蚕丝一般的白发,又有一张绝世的容颜,所以幕倾城的样子始终都会吸引任何男人。

而此时的她虽然已经沦为阶下囚,不过她却始终保持着自己该有的风度和散元仙该有的气魄,她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膝盖,而她的下巴则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面,目光看着地牢的一角在想着什么。

偶尔的时候她会呵呵一笑,偶尔的时候也会皱皱自己的鼻梁,从而导致她的鼻子两百呈现皱纹儿,不过这个样子看上去却是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

其实她想的事情无非就是和陈封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每次想到陈封被自己呛的说不出话来她就呵呵一笑,而想着最后这半个月陈封学坏的表现她有皱鼻子表示不服和生气。

不过总之这一个月的接触让她对陈封又有了新的认识,从而导致她最原始的初衷却变了。

开始的时候是因为想要夺舍陈封,但是像陈封这样的永生之体不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是夺舍不了,所以这也是为何那么多的散元仙和圆满高手就算是抓住陈封也不动手的缘故。

一个永生之体夺舍的时间起码需要一个月,然而这一月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变化了,所以你不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不但成功不了,最后弄不好还会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而此时幕倾城却感觉这陈封像是自己的小弟弟一般,虽然这小子有时候呆头呆脑的,不过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起码他重情重义,不会因为利益熏黑了心,其实幕倾城知道陈封的年纪尚小,如果等他经历的事情多了,见过的事情多了也许就会变成和其他人一样吧,那个时候可能是为了修炼不顾一切,可能会为了存活下来而不顾任何事情。

虽然如此,但幕倾城现在认识的陈封起码是一个有情有义的顶天男子。

他可以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硬闯南幽禁地,而且最后还差点死在幽冥悬崖。

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妹妹上刀山下火海,甚至连性命都不要了,这样的男子在当今这个强食弱肉的世界是多么的珍贵啊。

一个可以把情字放在第一位的人始终是难以遇到的。

所以不管幕倾城开始的目的是什么,这一刻她却想着,如果真的给自己夺舍他的机会自己会下手吗?

那可以再次越界的机会,那可是直接提升数个等级的机会,而且那也有可能会让你一举变成天赋绝佳的人可能会飞升仙界等等。

在这样的you惑面前自己能够不心动吗?

的确,修炼到幕倾城这个等级,什么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修炼,寿命和资源,也只有这些才是永恒的,因为寿命长就代表着实力跟着增长,实力增长也就代表着寿命长,一旦飞升仙界,那将会是万年之久的寿命,甚至在传说中的圣人是不死不灭的。

这种种的好处都在这永生劫上面,虽然你夺舍不一定会达成上面的事情,可是你却给上面那些事情增添了许多机会。

在这个世界中别说增添了许多机会,哪怕是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就好比是这第一荒世界,每隔三年虚空隧道将会打开,那个时候凡是圆满后期巅峰状态就可以进入越界试炼了,可是进去一万个圆满期能够成功越界的不过万分之几罢了,可就是这万分之几也让这第一荒大陆上的圆满高手频繁进入,因为他们都知道,三百多年的寿命一晃而过,然而进入第二荒寿命将会增加许多,随着第二荒的修炼寿命达到千年亦不是不可能。

所以,这永生劫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人们只是知道永生劫的好处却不知道永生劫的十道生死劫,所以陈封自然成为了香饽饽。

幕倾城笑着摇摇头,然后苦笑了一下,她自认为这些年杀人无数,可是现在真要夺舍陈封她还真有点小不舍,这也让她这个活了二百多年的散元仙感觉可笑。

呲……

笨重的石门慢慢的打开,幕倾城也从自己的想象世界回归,她警惕的转过身,然后看着石门慢慢的打开。

石门缓缓的打开,随后一个人的脑袋探了进来。

幕倾城看到这人心道完了。

此人正是当初和陈封打斗的洪海。

当初的时候幕倾城就一眼看出这人心中脏秽,从他当初看自己的眼神幕倾城就知道,如果落入此人之手必定遭受羞辱之灾,然而,本以为明天自己就要被送往中州城的,但是没想到自己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

那洪海看到幕倾城之后双眼放光,他嘿嘿一笑然后走了进来。

身为上元武者的洪海对付一个没有斗气的幕倾城简直轻而易举,他走到幕倾城的身边啪啪两声点住她的穴道,然后坐在石床边上搓着双手。

“嘿嘿,小美人,老子想你半个多月了,今天终于有机会了,嘿嘿……”不管走到哪这样的男人几乎都会预见,但是身为散元仙的幕倾城根本不屑,就算是同等级的散元仙又如何?自己是双魂之人。

可是现在,幕倾城死都不会相信自己会有斗气消失的那么一天,然而自己却被一个小小的上元武者糟蹋了。

修炼二百多年,守护了二百多年的贞洁之身却要在这样的地方被这样的人糟蹋,幕倾城心中已然死如冷灰,如此,不如一死了之。

“啧啧……看看这皮肤,他妈的,老子活了五十多岁都没有见过你这么美丽的女人,说实话,看到你第一面老子就想,要是能让老子干了你就算是少活十年也愿意啊,哈哈……”

洪海的样子可怕到了极点,简直就是五十年没有见过女人一样的神色。

反观幕倾城这个时候却是冷静的很,她看着洪海道:“如若敢动我一下,天邪教必定让洪月县血流成河!”

洪海闻言哈哈大笑,他伸出手摸着幕倾城的脸蛋,啧啧的道:“说实话,你说这样的话我的确很害怕,可是再怎么害怕老子也不会放过你,别说是让洪月县血流成河,就算你们天邪教把整个南郡帝国都覆灭了老子也不在乎,干了你老子远走高飞就是,哈哈哈!!”

哧!

纹丝不动。

寒雪玉龙衫不是普通的衣服,所以凭借蛮力是撕不开的。

而且像洪海这种人根本不会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仙器衣服这件事情,所以他根本想不到这衣服是斗气才能解开的。

再次用力,洪海奇怪的看了一眼幕倾城。

而幕倾城则是不屑一挑嘴角,道:“连老娘的衣服都解不开还想干老娘?真是可笑!”

洪海气急,他运转全身的斗气,然后一手抓住一边领子猛然用力。

噔的一声,衣服丝毫没有被撕坏的样子,反而是洪海的斗气被自己震荡了一下。

洪海惊奇的站起身,他看着幕倾城不由的说道:“你这是什么衣服?”

幕倾城再次冷笑,煞笔一个,老娘这衣服是需要灌入斗气才能解开,尼玛的用斗气撕老娘的衣服,你以为你是散元仙啊?

看到幕倾城藐视的表情洪海心头大怒。

男人天生比女人好生,天生自尊心强,刚才兴致勃勃的想要对一个女人施暴,可是当你要准备行动的时候却发现,他妈的连衣服都解不开,加上这女人一脸的不屑和轻视,洪海怎么能忍?

第一一七章 解不开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