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零五章 剑鼎之怒

  “嗷嗷嗷……嗷嗷……”

就在陈封再次攻击它不成之后,那雪獒忽然昂天大吼了起来。

而让陈封最震撼的是,它身上的斗气再次增强了许多,这个时候陈封眉头紧皱,这雪獒是要狂化了?

嗖……轰……

雪獒的身体如同一个炮弹一样从地面瞬间飞起,后坐力导致它身体周围数米的积雪纷飞,而雪獒的整个身体这个时候如同一个蚂蚁一样在空中,随后慢慢的变大!

陈封心中一凛!

这雪獒居然要学自己的招式对付自己!

它飞向空中,然后用斗气催动身体快速的下落,这圆满期魔兽的斗气有多强悍陈封已经领教了,如果这雪獒从空中下落用斗气催动,那冲击力该是多强大?

陈封能想的办法没有几个!

第一,用罗天炉放大抵挡,可是这空中的魔兽是圆满期的家伙,它的冲击力是陈封无法想象的,罗天炉虽然不可能被它撞碎,但是罗天炉要抵抗它的攻击肯定就要有后坐力,这从空中飞跃而下的雪獒白熊的冲击力才是多大啊?

所以说,一旦自己用罗天炉,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会被罗天炉砸死,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大!

第二,用自己手中这把神秘的破剑抵抗,可是剑身更小,所以想要抵抗圆满期魔兽的冲击简直天可笑了。

忽然,陈封似乎想到了神秘,他疯狂的运转斗气,周围的积雪瞬间形成了一个漩涡然后呼呼作响。

此时,在一边上观看的三人全部都无奈的看着陈封,因为他们知道,这次陈封根本无路可逃了,也根本不可能防御得了!

这雪獒的跳跃的太高,而且下落的速度太快,这造成的冲击力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

呼呼呼………………

也不知道是陈封的斗气卷起了狂风还是空中正在急速下落的雪獒,总之,此时他们三人都有点睁不开眼了,他们只能看到雪獒如同一颗流星一样落了下来!

轰!!!!!!!!!!!!!

“嗷!!!!!!!!!!!!”

呼呼……

呼呼呼……

狂风慢慢的变小,周围又变的安静起来,只是空中的鹅毛大雪却是没有停止。

而此时,陈封的那个方向,卷起来的雪也慢慢的落在地面上,而且周围的斗气也慢慢的消失干净,而此时,当他们三人再次看到陈封的时候却直接瞪大了双眼!

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

此时,战斗的地方已经形成了一个雪坑,中间的位置足足有数米的深度,然后慢慢以螺旋式的形状慢慢的蔓延外围。

这个大圆坑足足有三十四米的直径!

然而,此时,陈封就站在这雪坑的中间,而雪獒也在中间。

只是让他们三人震撼的是,陈封没事,而那雪獒却被一把锈剑贯穿了整个喉咙然后刺穿了脑袋露在外面。

不仅是他们不相信,现在恐怕连陈封自己都没有想到。

刚才在看到雪獒白熊飞速下落的时候陈封也是百般无奈,当时的陈封只想着用什么办法能够阻挡它的攻击,因为以那雪獒的速度自己根本躲避不开,自己移动一步它只需要偏一点点方向就足够了。

所以陈封想到了用罗天炉和破剑联合起来。

不仅如此,陈封还因此自己领悟了一个招式。

首先,用斗气催动锈剑飞向空中,紧随其后进出罗天炉用斗气催动它高速旋转外加扩大整个罗天炉的体积,与此同时还让罗天炉顶着锈剑飞快的向空中飞去。

雪獒白熊似乎是摸到了陈封的底细,所以对陈封的攻击丝毫不放在心上,它依旧撑起自己的防御,它认为自己的防御完全可以挡住陈封的攻击。

然而,它却忘了,它自己本身的下落速度就非常的快,这样形成了强大的力量,加上锈剑的神秘和罗天炉的材质,所以那一瞬间锈剑刺穿了它的喉咙然后直接从脑袋上方刺穿。

这种攻击方式丝毫没有招式可言,其中最大的功劳也许是雪獒白熊它自己。

上面有它的冲击力,下面有罗天炉的坚硬,中间是那把锈剑,所以两者的力量相互一压,谁硬谁软自然就见分晓了。

雪獒白熊的防御再硬有锈剑硬吗?它在无坚不摧有神器罗天炉坚硬吗?

说实话,陈封知道,如果下面没有罗天炉垫底,如果是自己拿着锈剑的话,那刺穿的就不是雪獒白熊了,锈剑肯定不会断,可是没有力量的情况下它也只是一把无坚不摧的锈剑而已。

所以用罗天炉垫底是最好不过的,陈封瞬间想到一个名字——剑鼎之怒!!

“哈哈哈哈…………”

陈封昂天大笑了起来,五级魔兽啊,一只五级魔兽啊,而且还是快要恢复全盛实力的五级魔兽,一只完好无损的五级魔兽就这样死在自己手中了,陈封怎能不高兴?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嗖的一声,罗天炉回归丹田,陈封抓住锈剑的剑柄,随后猛然的一抽。

噗嗤一声,鲜红的血液从雪獒白熊的喉咙中喷发而出,血花散落在雪地上是那么的鲜艳。

陈封把锈剑往后背一背,随后拿出短剑直接刺中雪獒的胸口,将其心脏挖出来之后陈封又将雪獒的魔核拿出来,随后一个飞跃跳出雪坑。

此时,陈封拿着雪獒的心脏和魔核来到云朵的身边。

云朵已经昏迷不醒,倒是那三兄弟在架着云朵,陈封感激的看了三人一眼,然后道:“谢谢三位,请帮我护法。”

这个时候陈封已经顾不得别的事情了,就算这三人有什么不好之心陈封也没有办法,因为云朵的毒片刻不能耽搁,所以陈封只能原地炼制凝血丹。

再有一点是陈封比较放心的,这三个人在被雪獒追杀的时候连累了自己,他们没有落井下石把自己和云朵当成炮灰,而且在奔跑的时候还提醒自己身后有雪獒白熊,更是在自己和白熊战斗的时候不断提醒自己。

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这三个人起码不是十恶不赦的人,所以陈封才会有这样的一说。

那三人赶紧将云朵还给陈封,随后他们退后几步,然后陈封和周围的情况,不过心中想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三人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

震撼!

震惊!

不敢相信!

谁能相信一个上元武者能够击杀五级魔兽?

这个世界是疯了了吗?从未有人可以在玄元时期击杀五级魔兽的,更何况是上元!这不是开玩笑吗?

可是陈封的年纪,还有陈封的实力明明就是上元初期,所以他们三人却是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陈封将云朵安坐在雪地上,随后祭出了罗天炉!

当他们三人看到陈封祭出的罗天炉之后再次震撼了,他妈的,那个炉子真的是炼丹用的而非攻击或者防御的武器啊。

可是,刚才他频频使用这个炉子防御,而且防御力之强是他们生平都没有见过的。

哪个丹药师的炉子不是炼丹用的?哪个丹药师的炉子敢拿出来当做防御法宝使用啊?

可是面前这位他就是!

三个人现在除了震惊就是那种深深的无奈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封将魔核和雪獒心脏放在罗天炉当中,紧随其后陈封拿出了那个三品天火!

这天火的出现再次让三人震撼的不能自已。

“天火!”

“是天火!!!”

“三品……三品天火???!!!”

瞪大了双眼看着陈封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他们,现在他们三人就想说一个字。

操!!!

第二零五章 剑鼎之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