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四六章 出现意外

  胡立全脸色微微一动,随后又微笑的看了一眼陈封,说道:“希望阁下不会是你所说那样。”

勾出一摊屎,这谁丹药系的大俗话,也就是说勾药的时候直接勾出一摊药液而非丹药,这样就是失败的过程,那些药液是有毒的,不可服用。

当初在天墉山脚下的时候陈封炼制凝血丹开始就是勾出的药液,最后才勾的凝血丹和凝皇丹。

胡立全只所以不生气是因为他没有必要和陈封置气,因为在他看来,这场比赛丝毫没有意义,中州学院的丹药系学生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而中州学院的丹药系导师,除了闻人家的闻人越之外,似乎没有一个可以拿出手来。

而面前这个所谓的导师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凭靠关系进入中州学院的,尤其是加上陈封拿出的破破烂烂的丹炉,还有居然连一个地火都没有,这等导师炼制出来的丹药能有什么成色?现在看来,这个‘裴杰’能不能炼制出丹药还是一回事呢。

陈封自然也是看穿了胡立全的想法,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感觉比别人强大到不可逾越的时候你就不会和对方置气,陈封何必和他置气呢?

之所以不祭出天火,那是因为陈封怕引起轰动,再说了,用一个破破烂烂的丹炉,但是却祭出的天火,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协调啊?

还有就是罗天炉的等级太高了,炼制这种低级丹药就算是内火也已经足够了,完全可以炼制最高级的成色了。

呼呼……

啪!

钱灵儿勾出一枚银色的丹药,而且连续勾出了三颗,她擦擦额头上的细汗,然后兴奋的把丹药放在石桌上。

随后中州学院的拉拉队中有力无气的喊了几声,但是陈封的眉头皱的更深了,难怪周通会说中州学院跟吊丧一样参加的比赛,现在这些拉拉队的喊声还真的和吊丧一样难听。

这是一场淘汰赛,所以关键还是要靠两个导师的成绩,这种时候全场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的人都死死的顶住了胡立全和陈封的位置,毕竟钱灵儿和中州药院的那个学员炼制的丹药都是初级丹药,而每个人炼制出来的都是三颗银色丹药,所以几乎是齐平的,除非是陈封和胡立全炼制的丹药等级和成色以及数量是一样的,这个时候就要靠时间来争取胜利了。

但是很显然,胡立全和陈封的炼制肯定不会是一样的,所以大家都在等待结果。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胡立全猛然的伸出一手,随后斗气灌入丹炉之中,紧随其后丹炉就开始微微的跳动起来,他要勾丹了。

众人死死的顶住了胡立全。

呼的一声,终于,胡立全直接勾出一枚白色的丹药,现在众人根本不在乎丹药的等级,他们首先看到的就是白色,那一抹白色非常的耀眼。

“吼吼吼!胡立全!胡立全!”

“药院必胜!药院必胜!!”

乱哄哄的叫喊声让人震耳欲聋,此时所有的人全部都大喊大叫着,就算不是中州药院的学生都有一些人支持胡立全的,从此可以看出中州药院在丹药系的名声。

“情况有些不妙啊,那药院的人勾出的是白色速救丸,是中级丹药。”闻人越却是看出了丹药的等级和名称。

秋水反而是看了一眼闻人越,说道:“也不见得啊,说不定裴先生也能勾出白色丹药呢。”

“那时间上也赢不了对方。”闻人越说道。

此时,小洛薇却是瘪瘪嘴,看了一眼闻人越,道:“长他人志气,师傅一定能赢的。”

“呃……”

“哎,没劲,不如武斗大会来的精彩啊。”费国强靠在椅子上幽幽说道。

闻人越点点头,说道:“是啊,不过武斗大会还要六年时间啊,到时候说不定我们都毕业了。”

武斗大会比丹宗大会要精彩了许多,是由全世界有名的学院参加,导师和学院亦可,但是也有年纪限制,同样是需要三十岁以下的人。

当然了,这次的丹宗大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丹宗大会,而是因为虚空试炼的开启而开设的,虚空试炼是因为三十岁以下的人才能进入,而为了公平起见,首先是丹药的比试,之后还有团队合作的比拼,等最后的时候才能进入虚空试炼。

毕竟虚空试炼之中不仅存在大量的药材,还有很多修炼资源,但是相对的,危险也是非常之多,所以不能需要丹药基础知识,更需要的还是有能力保护好自己,所以丹宗大会开始比试的是丹药,之后选择出来之后又要比拼团队的作战能力,之后才是进入虚空试炼之中。

每个国家只有一百个名额,南郡帝国也不会列外,所以这丹宗大会看似是丹药的比拼,实则还是生存的比拼,毕竟,丹药比拼只是要断定一个武者对丹药的理解,这也等同是对药材的认识。

之所以不比试辨别药材是因为怕作弊,毕竟,药材可以死记硬背,可是有时候仅仅是靠死记硬背完全不可能认识更高级的药材,很多教科书上没有的药材却是需要丹药基础来判定的。

所以才会有这个丹宗大会。

时间慢慢的划过,胡立全再次勾出了两颗金色速救丸,此时全场沸腾了起来,因为毫无疑问,中州药院已经获胜了。

这一场的比试最高等级就是速救丸,而给的材料也只能炼制三颗速救丸,所以胡立全一下子炼制出来三颗速救丸,况且还是金色的,这还需要考虑吗?就算是陈封也能炼制出三颗金色速救丸也已经来不及了,时间已经输给了中州药院!

“药院无敌!药院无敌!”

“中州药院!中州药院!”

“吼吼吼!吼吼吼!”

“胡立全胡立全!吼吼吼!吼吼吼!”

……

“得,别看了,这场又失败了。”闻人越站起身想要离开。

不过这个时候秋水却喝止道:“比赛还没有结束,我们学院的人还在场上,不得擅自离开!”

“都已经没机会了,在这里干嘛?丢人现眼啊?”闻人越看着秋水说道。

是啊,都已经出结果了,虽然还没有公布,可是非要等到公布的时候再听到中州药院的大吼大叫才开始离场?

大多数的学生都是这样的心情,不过闻人越却是拉下脸,道:“都坐下!没规矩!”

听到闻人越的喊声之后闻人越才悻悻的坐在原位,其余的学生也就不再说话。

秋水却是双眼有点泛红,自己和闻人越同样都是导师,可是自己的话没人听,闻人越的话却如同圣旨一样,这代表什么?代表着所有的学生都站在闻人家族这一边,虽然学院让陈封带队,可是实际上听从陈封话的人却没有几个。

又过了一会,陈封也开始进入收丹步骤,他慢慢的把斗气深入罗天炉之中,但是陈封却微微的皱眉,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啊。

这药材被自己炼糊了?怎么没有药汁啊?黑色的颗粒状,这是什么情况?

陈封用力的勾了一下,但是无奈,里面全部都是颗粒状的黑色东西,根本不可能变成丹药啊。

这是什么情况啊?陈封不由的想起丹药篇的记载,好像是有一种记载说,丹药在炼制极限的时候似乎会出现黑色颗粒状啊,这种东西不能叫丹药,但是却能叫丹机药粉,是丹药的有机物形成的药粉,但是记载中说这种药粉的效果更在丹药之上啊。

第二四六章 出现意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