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五零章 凤冠霞帔

  倒不是陈封不谨慎,而是陈封知道,在丹药公会绝对不可能有人乱来,加上周通也知道自己来丹药公会了。

又联想这些锦衣卫,所以陈封能够想到,自己一会要见的人肯定是皇宫之中某个实权人物,就连商贵都被封了斗气,可想而知这个人的地位了。

封住了陈封的斗气,商贵这才带着陈封走进房间,一边解释道:“先生此次之事本不想牵连先生您,但是无奈,我公会已然无人可用,所以老夫才想起先生来。”

陈封点点头,然后跟着商贵走在走廊之中,看样子是要绕过这个主殿去偏殿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从进入这个后院之后满都是锦衣卫,从一开始到这里的锦衣卫至少有一百多人了。

而且每个锦衣卫都是玄元武者,这等场面让陈封也是非常吃惊,难不成是中州皇帝来了?

要真是中州皇帝的话那陈封就有点胆怯了,因为他见过当今皇帝赵雍的样子,那种让人惊悚的面容陈封至今历历在目,能不历历在目吗?中州皇帝的样子居然和自己一样,完全就是长大之后的自己。

一直来到偏殿之后陈封才看到,偏殿之中坐了十几个老者,而每一个老者都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反倒是陈封的到来让众人目光看来。

不过每个人的目光都不一样,大多数的人都开始是惊讶,然后不屑,甚至是有点意外的看着陈封。

商贵走在大殿正前方,然后跪在了地上,道:“裴杰已经带到!”

陈封看向了大殿的正前方,一个粉红色的帷帐挡住了里面的视线,但是从这帷帐的高度来看,这里面的人必定是尊贵之极。

连商贵都要下跪叩拜,这人的身份能简单吗?

陈封走向前,然后抱拳弯腰,道:“在下裴杰。”

“大胆!跪下说话!”

此时,坐在首位的一个老者站起身喝道。

陈封看向那人,从衣着和气场来看,应该是丹药公会的会长了。

不过陈封自小就有过誓言,跪天跪地跪父母,什么时候要跪拜别人了?今天是你们叫老子来的,现在又要让老子下跪?想什么呢?就算里面坐着的是当今皇帝又怎样?他又没说他是皇帝。

“我为何要跪?里面是何人我就要下跪?今天是谁请在下前来?当真以为我裴杰稀罕进入这丹药公会?如若在下并不受欢迎,我裴杰离开便是!哼!”陈封一甩手就转身离去。

“大胆狂徒!”

“行了胡青,让裴先生上前吧。”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让陈封的脚步瞬间停在了原地。

有点熟悉,但是又不敢确定,这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但是又感觉不对劲,陈封转过身,然后想要看清帷帐之内的人。

但是任由陈封怎么集中精力都无法看到里面到底是什么人。

“裴先生,请您进去诊脉。”商贵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然后掀开了帷帐的一角。

陈封慢慢的走过去,然后走进了这帷帐之中。

凤冠、霞帔,羊绒地毯,火红的长袍落在地毯上面。

此时,一个女人半躺在里面的长椅之上,这女人头顶凤冠,而且长发盘在头顶非常的大气漂亮,加上这女人白皙的皮肤还有细细的眉毛,她微微睁开双眼看着陈封。

但是让陈封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女人居然带着面纱,而且面纱非常的稠,所以陈封根本看不到这女人的面容。

而且仅仅凭借眼神陈封却又不敢确定,这女人似乎是得病了,所以眼神有点困乏,但是却无法遮掩这女人身上的气质。

所以陈封不敢断定她就是自己失踪的母亲,毕竟和母亲生活了十六年,她身上的气质陈封最熟悉不过了,这个女人身上的气息和母亲完全不同。

其实最大的一点还是这个女人的斗气实力。

陈封微微的感受了一下,这个女人身上的斗气至少是圆满期初期,因为斗气被封,陈封不敢运转永生决确认,但是大致上也不会出错,圆满初期少不了。

自己的母亲是一点斗气都没有啊,所以说这人怎么可能是自己的母亲?

那女人微微的伸出一只手放在床边上,道:“请先生为哀家诊脉。”

雪白玉手,玲珑剔透,和那个做饭刷碗的母亲完全不同,简直就判若两人,也许根本就是两个人,是自己太武断了吧。

陈封慢慢的坐在羊绒地毯上,然后伸出两根手指搭在那女人手腕上。

陈封这个时候都有点奇怪呢,自己进入丹药公会就直接让自己给人把脉,甚至都没问自己到底是什么等级的丹药师,这个商贵也太大意了吧?就凭自己炼制出了丹机药粉?可笑。

“你叫裴杰?”那女人低声问道。

陈封点头,道:“是的太后。”

“你知道哀家是太后?”女人又说了一句。

从她的口吻和说话的力度来说根本不像是一个生病的人,而且这个时候陈封也感觉这个女人的脉搏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陈封还是回到:“当今天下,又有几人敢自称哀家。”

“呵呵……”这皇太后笑了一下,算是认同了陈封的说法。

不过随后皇太后又说道:“能够在见到哀家之后还能想通这点来回答之人却不多。”

“为何?”

“因为他们紧张。”

“为何紧张?”

“怕死!”

“为何怕死?既然见到了皇太后就等于是进入了安全屋,朗朗乾坤,皇太后要是想杀人用得着惊天动地的带这么多人?”陈封说道。

皇太后转换了一下身体,似乎是不舒服了,她用另外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耳垂下面支撑脑袋当枕头,这才说道:“哀家就是想知道,你一个小小年纪的丹药师能有多大的丹药根基,居然能让商贵力荐与你。”

“副会长错爱而已。”陈封还能说啥,说老子根本不想来?

“你是中州学院的导师?”

“是的太后。”

“你是周通介绍进去的?”

“是的!”

“你老家是何处?”

说到这陈封也抬起头来,他看着皇太后的眼睛。

她这样的问题是何意?

按理说,自己一个丹药师来给她诊断,她身为皇太后不应该和自己说话的,但是现在这皇太后和自己的对话反而让陈封感觉和普通人说话一样,一点威严都没有,一点压力都没有。

陈封瞬间又把她和自己的母亲联想在一起了。尤其是这皇太后问自己是什么地方人的时候。

陈封顿了一会,这才说道:“在下南州人士。”

说完这句话陈封死死的盯着皇太后的双眼,这个时候他也不怕冒犯了,毕竟这关乎着母亲的下落问题,所以陈封不得不赌一把。

但是让陈封失望的是这皇太后并没有什么反应,她只是微微点头说道:“哦,南州,那个地方不错,哀家也去过南州,听说那边的烘焙镜饼不错……”

嗡的一声,陈封脑海似乎要炸了一样,因为、因为……

因为这烘焙镜饼是自己母亲最爱吃的一种食物!

陈封惊愕的看着皇太后,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也不知道该怎么问,难道要问你是不是我的母亲?如果是也罢,要是不是呢?这样岂不是大逆不道?

但是陈封现在还是有点激动的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毕竟,母亲的失踪让陈封想破头都没有想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五零章 凤冠霞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