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五一章 并无大碍

  还有一点是陈封想不通的,如果当今皇太后是闻人素,而自己的母亲也是闻人素,如果两个人是一个人,那为何皇太后不直接说自己在南州也有一个儿子,或许是因为她现在的身份地位?

那为何不差人去南州通报一声呢?

因为陈封现在是带着易容面皮,所以现在陈封的样子根本不是之前的陈封,故此皇太后认不出也算了,只是为何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反而一点变化都没有?

加上陈封也感觉皇太后和自己母亲的声音有别,所以陈封才再次心中生疑,难道是自己认错人了?还是刚好是巧合,自己的母亲和皇太后一个名字?

只是母亲也是中州人士,加上她的名字也是闻人素,又加上当今皇太后又是闻人素,皇太后也去过南州,同样问了烘焙镜饼,而且,最主要的疑点,当今皇帝赵雍是闻人素的亲生儿子,那么,为何和自己长得那么想象?几乎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这种种原因加在一起就让陈封感觉有点恐怖了,要说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别说陈封,就算是旁人恐怕也不可能相信。

只是这闻人素皇太后带着面纱,陈封总不能要求皇太后摘下面纱吧?那样就太大逆不道了。

所以当皇太后说出南州的烘焙镜饼之后陈封才再次震惊了,他死死盯着皇太后的双眼,似乎想要看出点什么来,但是陈封失望了,从皇太后的眼中,陈封没有看出任何的东西,包括一丝丝的动容。

陈封不解,更加不明白这事情的来龙去脉,难道是当年西城事件把母亲的记忆抹去了,可是在南州待了近二十年的母亲就一点回忆都没有?

恰好就在两个月前回到了中州城,然后就把南州城二十年的记忆完全忘记了?这不大可能吧?

唯一一点就是当今皇太后不是自己的母亲,也只有这样才解释的通了,只是陈封心中还是疑点重重,毕竟从自己来中州之后遇到的事情太巧合了,一个巧合不奇怪,可是接二连三的巧合加在一起就有点让人不得不生疑了。

“太后也喜欢南州的烘焙镜饼?”让陈封再次奇怪的是,皇太后居然没有责怪自己的无礼,自己一直盯着皇太后的双眼,但是皇太后却是看了一眼陈封反而没有一丝的不愉快。

这让陈封更加的奇怪了,按照道理说,自己想要接近皇太后太难了,而今天皇太后不仅让自己接近她,而且自己就这样盯着她也不温不怒,这才是最大的奇怪之处。

“好多年前去过,吃过,现在念念不忘。”皇太后的话依旧是那种平和的口气,丝毫没有因为陈封的身份而少说一句话,这也是一个疑点。

只是皇太后的声音和气场和母亲相差太大了。

过了一会,陈封松开皇太后的手腕,然后道:“太后,您并无大碍。”

“哦?”皇太后闻言看向了陈封,问道:“裴先生确定哀家并无大碍?”

陈封却是一怔,她这是什么意思?

“哀家找了不少丹药先生,可他们都说看不出哀家之病,裴先生可断言哀家无碍?”皇太后继续问道。

此时,陈封却是没有马上说话,皇太后这是什么意思啊?按照自己对人体的理解,皇太后的确并无大碍,只不过是有一些微弱的斗气匮乏。

忽然,陈封惊愕的看着皇太后,斗气匮乏?

为什么会斗气匮乏?身为当今皇太后她为什么会动用斗气?就算是修炼也不用消耗自己的斗气啊,她为什么会斗气匮乏?

而斗气匮乏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打架!

陈封有点不可思议,如果身为皇太后还要使用斗气,那么她到底是在和什么人战斗了?为何?她可是皇太后啊。

陈封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连连点头,道:“太后曲解在下的意思了,在下之言是说太后的病,无大碍,但却需要长期的调理和修养才行。”

皇太后身上的气场这才消散,随后她坐起身不再说话。

而此时,陈封也马上弯腰后退了出去。

此时陈封的心情真的是五味杂陈,和这些实权人物对话每一句话都要经过仔细琢磨,皇太后无病却称作有病,这其中必定还有别的原因,丹药公会这么多大能却需要自己前来,无疑,是因为皇太后都不需要这些人的医治,而丹药公会的人却无法说皇太后无病,因为太后自己说自己有病。

所以自己就来了!

退出帷帐之后陈封就站在了大厅的中间,而皇太后那边则是起身从后门离开,良久之后全大厅之人跪拜皇太后离开。

唯独陈封站在原地微微弯腰,如若你是我母亲,扣你九头也不多,如果你是皇太后,一跪则不同!

皇太后离开之后,一个阉人走了过来,随后低头哈腰的对陈封说道:“裴先生,这是万寿宫的腰牌,裴先生可凭借此腰牌任由出入皇宫以及万寿宫。”

陈封接过腰牌,然后微微弯腰示意。

随后,丹药公会全体站起身,不过看着陈封的眼神却是各有不同。

胡青此时走过来,看了一眼陈封,道:“小子,切莫得意,当今皇太后之病,常人难医。”

说完,胡青走出了这偏殿。

陈封却是看着胡青的背影,他的话就证明当今太后无病了,所以他才会说常人难医,既然胡青知道,那么整个丹药公会的实权人物应当都知道才对。

所以,剩余的人全部离开了偏殿之中,按照道理来说,陈封受到太后的青睐应该是他们阿谀奉承的所在,但是现在看来,这门差事并不好干啊。

“裴先生?裴先生?!”

“呃……”陈封看向商贵,这才说道:“商老,您亲自给太后把过脉?”

后者捋了捋自己的长须白胡,点点头说道:“是啊,丹药公会所有高级丹药师以上全部给太后把脉,但是结果是一致的,只是太后的圣意难测啊……”

一起走出偏殿,陈封继续问道:“既然如此,为何皇太后偏要……”

商贵在胸前伸出一只手示意陈封不要说下去,他说道:“今年中州事故多,朝廷事情繁忙,加上诸多派别的涌动,老夫暗想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可否请商老指点一二?”陈封连忙说道。

丹药公会和皇宫接触的时间很多,毕竟,皇宫中的疾病什么的都是丹药公会负责,尤其是身为商贵这种副会长的级别更是知道甚多。

其实陈封不说商贵也要带着陈封指点他一线,毕竟这件事情太重要了,陈封从未接触过皇宫之事,加上他又是自己举荐的,所以商贵不得不对陈封负责。

二人来到丹药公会一间阁楼之上,然而纷纷入座,商贵命人烧开了一壶茶,随后才和陈封细说了起来。

“太后之所以谎称有病,实则是在刺探丹药公会的忠诚度。”商贵幽幽喝了一杯茶之后才说道。

陈封却是不解,为什么要刺探丹药公会的忠诚度?

既然丹药公会隶属皇家,那有什么好刺探的?

“其实南郡从当今赵雍帝登基以来一直风平浪静,只有一小波人在暗中操作,不过却成不了大气候,只是两个月前皇太后忽然回到皇城,之后失态才开始演变起来。”

陈封恍然,对啊,皇太后是两个月前回来的,那个时间段恰好是母亲消失的时间段,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啊。

第二五一章 并无大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