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五六章 皇帝召见

  走出万寿宫,陈封脸上的表情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是一种兴奋,不可思议,还有一份困惑和不解在他的脸上挂着,总之,是一种非常难以形容的表情。

皇太后之后和陈封的对话没人听到,更没人看到,只不过之后陈封的表情就变成这样了,其实陈封自己都不知道应不应该去相信皇太后最后和他说的一番话,尤其是从自己问她认不认识陈向天之后开始。

其后的一个时辰对话都让陈封如置梦幻之中一样,匪夷所思,让人费解。

走在这宏伟的皇宫之中,陈封恍然看向天空,以及这周围数十里的皇宫,身在其中居然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陈封叹口气,也许真如皇太后所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有点让陈封无法接受了,或许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

当陈封快要离开皇宫的时候一个阉人小跑追了上来。

“裴先生,裴先生……”这人标准的公鸭嗓,手中拿着拂尘一路追上陈封还大口大口喘着气。

陈封看着那人,随后微微弯腰问道:“请问公公何事?”

那人喘了几口气之后才马上说道:“裴先生,皇上请您宣和宫觐见。”

陈封当机愣在了原地。

皇帝要召见自己?

事情发展的怎么这么快?自己才刚刚从万寿宫出来就被皇帝的人拦住,这是意欲何为?

加上之前赵定申在众人面前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队伍,现在倒好,刚从皇太后的寝宫出来这皇帝又来召见。

如果是平常也许陈封不会想那么多,可是现在,尤其是经过了和皇太后一番对话之后,陈封越发的感觉这个皇帝的可怕了。

再加上这个赵雍的模样和自己简直就是一个人,每次陈封想到皇帝的样子都感觉可怕,更别说是要让自己去见他了,尤其是从皇太后寝宫出来之后加上皇帝的召见,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让陈封感觉非常的不妙。

不过陈封却不得拒绝皇帝的召见,所以他只能跟在那阉人的身后,希望这皇帝召见自己不是想要杀自己。

毕竟,经过了赵定申在走廊之中和自己的对话之后,那就直接代表自己是皇太后的人了,所以说,这皇帝在自己离开皇太后的宫殿之后就召见自己,这绝逼没有什么好事。

不过陈封倒是有另外一种想法,也许皇帝召见自己是因为想要拉拢自己,又或者是想要威胁自己不和皇太后站在一边,不过这种可能性非常小,自己算个什么人啊?

论斗气,自己不过是个上元武者,普天之下甘愿为皇室做事的圆满期高手多的是,所以自己算哪根葱嘞?

论丹药,自己不过是个中级丹药师,丹药公会有着大量的高级丹药师不用,何必拉拢自己?

说实在的,陈封忽然感觉自己的处境异常危险,因为自己一没有高境界的斗气等级,二没有高境界的丹药师,这样平凡的一个自己被皇太后青睐,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事情?

皇帝肯定会想到这一层,所以他才会召见自己?

陈封的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说实话,陈封天不怕地不怕,可要是皇帝今天召见自己真的要杀自己,那陈封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皇宫之中不说御林军和锦衣卫都是玄元高手,仅仅是那些散元仙就够自己喝一壶的。

所以陈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就算是和皇帝反目为仇自己还要得到那万年暖玉床,不管皇帝要对自己怎样早晚都要见他。

宣和宫!

这是皇帝专属的宫殿,按照史书的记载应该是皇帝睡觉和运动为一体的宫殿。

陈封被那个阉人带到宣和宫的门前,然后让陈封等待。

只不过,这一等待就是一个时辰,整整一个时辰啊。

开始的时候陈封还感觉没有什么,但是一个时辰之后陈封就有点反感了,身为皇帝又怎么了?就能让人平白无故的等你一个时辰了?

你是皇帝国事繁忙,忙的话你别召见老子啊?

虽然心中发怒,但是陈封却知道皇帝这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想要让自己想清楚一会见到他该怎么说,尤其是自己刚刚从皇太后那边出来,所以皇帝自然要给陈封一些思考的时间。

从皇太后那边出来,然后皇帝召见,这其中的意思无非就是说,你要站在皇太后那边还是站在皇帝这边。

如果是没有和皇太后见面一番密谈之后陈封也许不会搀和这皇室之中的争斗,可是经过皇太后的一番密谈,陈封根本不可能置身事外,也不可能站在皇帝这边,所以说陈封现在唯一考虑的是一会自己应该怎么保全自己。

现在自己在宣和宫,如果皇帝想要杀自己的话随便一个什么借口都行,完全可以搪塞皇太后那边,所以陈封不得不万分小心。

说真的,陈封感觉在这皇宫之中生存比在外面的打打杀杀还要费劲,在这里你不仅要有实力,而且还要有精明的大闹,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这是何苦来哉。

又过了一会,那阉人终于走出来了,他弯着腰对陈封说道:“裴先生,皇上觐见。”

陈封点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宣和宫和万寿宫不同,这宣和宫处处都让陈封感觉暗藏杀机,甚至还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地面倒是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黑色的石块砌成,被打磨的能够映出踩在上面人的身影,而两边除了几个石柱之外再无他物,而正前方则是一把龙椅。

龙椅之上便是当今皇帝——赵雍!

陈封走进来之后一直抬着头,而且一直看着赵雍的眼睛。

一直来到赵雍身前不足二十米的地方陈封才停下来,随后抱拳,道:“裴杰拜见皇上!”

此时,这宫殿之中除了赵雍帝之外没有外人,但陈封却也不会下跪与他。

毕竟陈封曾经发誓跪天跪地跪父母,赵雍纵然时候当今皇帝陈封也不会屈服,这种原则的事情陈封宁愿去死也不会破坏。

所以说,当陈封站在原地抱拳的时候赵雍帝却始终都是一个表情。

这个表情让陈封感觉非常的不舒服,尤其是这个赵雍帝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这简直就是恐怖。

你能想象站在下面和一个另外的自己对话的心情吗?再说了,这个人还是当今的皇帝,这种感觉也只有陈封能够体会了。

“你便是裴杰?”赵雍帝看着陈封,然后说出了第一句话。

他年纪应该在三十岁左右,不过实力却也是玄元初期了,这种年纪和斗气等级的确让陈封震惊,而他的面容却让陈封恐惧,还有那种皇帝常年保留下来的威压。

陈封虽然没有下跪,可此时已经能够是汗流浃背,倒不是陈封害怕什么的,这种场合和气氛让陈封不由自主的紧张,尤其是和皇太后密谈了之后的陈封更加对这个赵雍感到恐惧。

甚至,这个赵雍的实力都让陈封怀疑,看上去是玄元武者,可是实际上是什么陈封还真的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

“在下裴杰!”

陈封再次确认自己的身份。

而赵雍这个时候站了起来,随后走下那个小台阶,说道:“朕今天传你过来主要是想要知道母后的病情,裴先生请告知朕一声,好让朕尽一下孝道。”

第二五六章 皇帝召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