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0恶奴告状。

    几个忠心的下属连忙过去将张总管从潲水桶中拉出来,奈何张总管本就体积大,又是以倒栽葱的姿势摔进潲水桶的,几人一拉一拖间,又让他吃了好几口发臭的潲水,立马被熏得两眼发白,眼睛一闭,不省人事。

  墨灸歌倒是没有阻止这一幕,兀自悠闲地来到做好了的膳食旁边,挑挑拣拣地品尝美食,看顺眼的都尝一口,但又不吃光。

  芙蓉酥、银丝燕窝、冰镇红枣羹、水晶虾饺……

  战炎家一伙子的伙食倒是好,唯独她三小姐,天天饿着肚子,身体瘦弱,营养不良。

  刚才的一幕太惊人了,让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张总管那边。现在缓过神来,顿时有厨子和烧火的婆子注意到了墨灸歌的“小动作”。

  “那是二小姐的碧粳粥!”就在墨灸歌的手刚要碰到一小碗用碧瓷装着的粥时,一名丫鬟立马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二小姐有多残暴大家有目共睹。以往战炎灸歌最怕的就是战炎家二小姐战炎淑了,每次看到战炎淑都全身颤抖。

  墨灸歌昨晚吃的蛇便是战炎淑的爱宠,平时战炎淑没少拿碧蛇吓唬战炎灸歌。

  本以为说了战炎淑的名号,墨灸歌会放下摧残食物的手,没想到墨灸歌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便将碧粳粥一口饮尽,末了,还砸吧砸吧嘴,“味道还行。”

  “我吃饱了,你们继续。”将膳食房的食物摧残大半,墨灸歌像是个没事人似的,抬步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众人欲哭无泪地看着一桌子的残羹,主管昏迷不醒,做好的膳食又被墨灸歌吃了,现在重做时间肯定来不及,战炎家那一帮矜贵的小姐少爷今天早上恐怕是要挨一阵饿了,可最后倒霉的,还不是他们这些仆从。

  “吴嬷嬷,怎么办?”一名小丫头欲哭无泪地看向一旁的老嬷嬷,吴嬷嬷算是膳食房年纪比较大的老前辈了,颇得老太君宠幸,地位不比张总管低,现在张总管昏迷了,大家都把目光落在了吴嬷嬷身上。

  “找人去禀告老太君和家主。就说三小姐一早上来膳食房撒泼,不仅打上了张总管,而且还将早膳破坏了,存心让太君她们饿肚子。”吴嬷嬷干净利落地吩咐道,却只口不提墨灸歌来要早膳却被羞辱的事。

  战炎府一大家子早上吃不上饭,自然要找一个人顶罪。眼下,顶罪的最好人选便是战炎灸歌了。虽然知道战炎灸歌在府中不讨喜,他们也不会主动将羞辱战炎灸歌的事报告给元氏和战炎鼎的。和府里的小姐主母不一样,战炎淑战炎玉还有刘氏等人听到战炎灸歌被丫鬟婆子羞辱只会高兴,而元氏和战炎鼎却是非常注重规矩和封建等级的人。

  元氏和战炎鼎就算是再不喜欢战炎灸歌,也不会允许三等仆从这样羞辱战炎灸歌,不然传出去对战炎家的名声也不好。说不定会落得个管下不严的名声。

  “是。”几名丫鬟领了命,迅速退了下去。

20恶奴告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