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救了狐狸2

  帮北陵青包扎时,书云笺将嫦静以及浅歌支了出去,一是让她们去带上面具,以防被北陵青发现,二是北陵青伤势太重,需要用实验室中的东西。

虽然嫦静浅歌对她极为忠心,但是这凭空出现东西的情景若是被她们看到,定然会吓着她们。而且,手术室的事情,不管前世今生,她都不告诉任何人。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书云笺才停下手中的动作,将自己东西清洗干净放回了手术室中。站在卧榻边,书云笺看着北陵青,随后伸手在他身上摸索着。

“你干什么?”温润如玉的声音传了过来。

书云笺未想到北陵青竟然在这时候就醒了,着实让她有些意外。因为见他昏迷着,所以书云笺便省了麻醉药,但是却没有料到他这么快就醒了。

北陵青看了看那双正附在自己身上的手,随即转眸看向书云笺道:“姑娘,在下摸着舒服吗?”

书云笺一听这话,便知道北陵青在调侃自己,她从他的怀中掏出几张银票,并且对他晃了晃,道:“先前救你只是顺便,不过帮你包扎伤口,浪费了本姑娘不少药,我这样只是想从你的衣裳里找些银票当你的救命费。至于你摸着舒不舒服,这问题我真的不想回答,实话会让你伤心的。”

说完这话之后,书云笺将银票收了起来:“你的救命费有了,不过本姑娘不喜欢有外人住在这儿,你可以走了。当然你也可以不走,一天一万两吃住,不议价。”

此时,书云笺脸上戴着面具,声音也压低了一些,以防日后回盛京被北陵青认出来。

听着书云笺的话,北陵青注视着她,眉目间沉寂淡然,宛若湖面平静沉静如水,不动神色,藏绪于其。漆黑的双眸浓如暗夜,深如潭渊,不见一点光亮,却又显得通透无双,仿佛能够看到面具之下的书云笺,这样的目光让她心中一惊。

五年未见,她离开之时,北陵青是一个会对着她坏坏笑着的孩子,目光温和清澈,带着坏意。

可是五年过去,北陵青已经与她记忆中太为不合。五年前,景王与景王妃遇害,北陵青便被其外公接到了楚家呆了大概四年时间,去年春日才回到盛京。

他一回到盛京便被封为司隶监掌印,监察百官,弹奏各部官员,为百官所忌惮。

而皇上泯其无兄无弟,便认其为弟,因皇上乃是先帝第八子,所以如今世人都称北陵青为九皇叔,而其本身就是景王之子,称为景世子。

只是,无论是九皇叔,还是景世子,都已不是书云笺记忆中的狐狸。

“姑娘,在下可以尽快离开,不过能否劳烦姑娘准备些水,让在下稍稍清洗一番。”北陵青闻着身上的血味,双眉微皱。他一向喜爱干净,如今这般着实令他难受。而且从五年前那日后,他最闻不得血味,如今满身是血,心中极是不适。

听到北陵青这话,书云笺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走出房间。很快,书云笺便回了房间,手中还抱着一个紫檀木木盆。

走到北陵青面前,书云笺看着他,二话没说,直接将木盆里的水往他身上泼。北陵青似乎是预料到她的行为,偏向一边,避过了木盆中的水。

“姑娘,在下只是需要姑娘准备些热水,没有让姑娘帮在下清洗,姑娘如此作为实在是心地善良,善解人意。” 北陵青望着书云笺,目光更深,不见一丝杂质的眼眸犹如完全没有星光的黑夜一般,幽深的到可以容纳整个尘世。

“不用你夸,本姑娘知道自己心地善良,善解人意。”书云笺放下木盆,伸手向北陵青,从他怀中掏银票。

“这是刚刚陪你说话的银票,你若是还有银票的话,本姑娘可以继续陪你聊天。”

7救了狐狸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