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景王世子4

  “郡主是想景世子在这段时间离开吧!”玉案从小看着书云笺长大,不仅了解书云笺,而且极其聪慧通透。一听书云笺的话,便能猜中她的心思。

“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我只是不想在外与狐狸有过多的牵扯罢了。”书云笺看着玉案,唇角的笑容极其的安心。但是想到其他的事情,那一抹笑容顿时销声匿迹。

见书云笺表情有些不对,玉案走到她的旁边,坐在贵妃榻上,伸手抚着她的长发,声音极其的温柔:“郡主,自从到了兰陵郡后,每年的上元佳节前后,你便有些不对,奶娘不知道如何帮你。不过郡主还有几个月你便要及笄了,还是多顾着自己的身体要紧。”

“奶娘,我无大碍,只是刚才帮狐狸包扎伤口有些费神,人有些不适罢了。”书云笺温声的回道,目光之中落下一片说不出来的冰冷。

这五年每到上元节她都是恍恍惚惚,所以有些事差点忽略了。玉案刚刚提到及笄也让她记起一件事,因为十五岁时的赏花会上她与人争强好胜,比试才艺,所以自己才会和萧氏皇族联系不断。

五子夺嫡,那五人都曾向她求过亲,而她当时心仪萧景疏,便嫁给了他,助他夺得皇位。

如今想起来,她嫁给谁也不可能落得像前世一般的下场。萧景疏野心勃勃,心狠手辣,这是她从来都知道的,但她以为这心狠手辣不属于自己,可是没有想到她从来不是萧景疏的例外。

当年为了萧景疏,她几乎放弃了一切,母妃发疯惨死,她未回来看过一次,父王帮助太子,她就和父王拔刀相向。

如今想来,她真的是瞎了眼,为了那个男人做尽了一切,到头来不过是落得个背叛惨死,还连累了八位都尉,乾王府一门,以及自己那个刚刚出世的孩子。

见书云笺的脸色比刚才更加不对,玉案眼眸中的担忧更甚:“郡主,奶娘知你心中有事,不愿与人分说。不过郡主,奶娘希望你别因一时的冲动失了冷静。”

玉案的提醒让书云笺回过神来,她站了起来,走到书桌边以左手写下几字:“狐狸不知道惹了什么人,我来此休养若是被他牵连,这就不是五千两的问题了,我现在就打发他走。”

待写完之后,书云笺再次来到北陵青呆着的厢房,将一只菱形镖投了进去。

北陵青在她来时便听到脚步声,知其不会害自己,便没有动作。待脚步声远离之后,他将菱形镖上绑着的字条拿了过来,上面的字让他脸色更沉。

给你两个时辰,从哪儿来滚哪儿去。

手中的字条瞬间化作了粉末,北陵青躺在卧榻上,脑中划过刚才那张平凡的小脸,片刻之后不禁一笑。

“这性子倒是和敏敏甚为相像。”

半个时辰后,房间被推开了,一群身穿暗红色长袍的男子跪在北陵青面前,恭敬至极的道:“属下来迟,请世子赎罪!”

“半个时辰之内赶到,也算你们来的快,都起来吧!”北陵青淡淡的扫了一眼眼前的手下,随后他看向为首的一人,道:“楚藜,身上有一万两银票吗?”

“有。”楚藜听着这话一愣,随后他翻了翻自己的衣袍,将身上带着银票放在了卧榻上。

目光淡淡的扫了那银票,北陵青唇角的笑凉薄却又邪魅。

“将这一万两分别放在一百个酒瓶里丢在水中,待本世子离开之后,将这处烧了。”

“是,世子。”

9景王世子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