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0各有心思

  “是,祖母,孙儿告退!”书云笺微微行礼,正准备转身时,目光望见书月楼几人。

倏尔,书云笺的唇角上浮现出一点微深的笑意:“二姐姐,三姐姐,五姐姐、七妹,昨日母妃说,让云笺不要亏待自己的郡主身份,云笺觉得也是,这次就算了,若是下次几位姐妹见着云笺不行该有之礼,云笺必然以不尊之名问罪。”

说完,书云笺便从房间中离开。

她出去之后,书秀珣望向乾老王妃,道:“老王妃,郡主会不会只是装作失心疯?”

在王府只有王妃膝下的孩子可以称乾老王妃为祖母,其他人只能称其为王妃,书秀珣如此称呼乃是礼仪。

书秀珣的话让乾老王妃目光微沉,片刻后,她看向书月楼,出声吩咐:“月楼,你明日让人将秦王殿下请到府中,书云笺当初失心疯差点杀了他,若是她失心疯未好,必然会对秦王殿下出手,若只是假装,便一定不会对秦王殿下动手,不然她难辞其咎。而到那时,老身倒是要看看书云笺还能说什么?”

乾老王妃的目光中有着一丝的冷意,她以前不喜欢书云笺,以后也不会喜欢。如今,她最喜欢的孙女得皇太后喜爱,更得到三位王爷的倾心,她绝不会让书云笺挡住书月楼的路。

天垣如今五王势力平衡,皇上最喜欢暮王,而她看中的也是暮王,若是将书月楼许配给暮王,那么乾王府便与暮王府成为一方,有了乾王府支持,暮王荣登大统的希望便是最大的。

等到那日,书月楼为后,母仪天下,她心中也是欢喜。而若是书云笺嫁于暮王,别说她不喜欢书云笺,一个失心疯母仪天下,这当真是乾王府的笑话。

“是老王妃,月楼明白了。”书月楼目光一沉,心中虽有不愿,但颜面之上却无半天异样。

乾老王妃的意思她又何尝不知?

只是如今,太子未立,到底谁能赢得储君之位?这还尚未可知,她不想将自己的一切赌于一人之上。

书云笺从东院离开,便直接回了云笺阁,到房间的时候,玉案在里面收拾,见她回来,便停了下来。

“郡主,那条咬人的狗已经醒了。”玉案开口,声音温和。

“是吗?倒真是健壮,看来母妃平日里待她是极好的。”书云笺的唇角扬起,嗤笑连连。随后她看着玉案,笑容柔和了下来:“奶娘,这些粗活就让其他人来做吧,你不必劳累。”

“郡主说笑了,奶娘只能陪伴郡主五个月,郡主依旧如此待我,奶娘自然要好好服侍郡主,况且,事后收拾不如提前防备,也不会让郡主浪费多余的时间。”玉案唇角有着温和淡雅的笑,不愠不火,平静如水。

听着玉案这话,书云笺轻笑着点头:“奶娘如此为云笺,云笺很高兴,多谢奶娘了。”

玉案是真的为她好,待自己犹如亲生,所以自己才会尊重爱戴她,将她视为自己母妃一样的存在。她记得上一世,玉案极为不同意她嫁于萧景疏,因为此事两人闹得很僵,她最后还将玉案赶出了乾王府。

此时看来,玉案早就看清萧景疏就算心中有自己,也容不得自己,她那般与自己僵持,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

若她能够早些看清,一切她都能改变。

20各有心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