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4谁更入戏3

  五年未曾听到这声音,一瞬间,书云笺整个身体如遭雷击一般,定在了原地。这个曾经在她生命中占据最重要位置的人,这个伤了她孩子的人,这个她最恨的人,如今就站在她的身后。

书云笺的呼吸突然的急促起来,一股强烈的恨意,犹如海浪一般铺天盖地的侵袭而来,几欲将她完全笼罩在一片恨意之中。清寒如冰的双眸中越发的幽沉,仿佛能够囊括天地中的一切。

她说要隐藏恨意,要好好的报复萧景疏和书月楼。但是面对萧景疏,她真的有想要将他碎尸万段的冲动,明明……明明面对书月楼时她能够做得到。

“提醒,提醒,主人心电图T波低平,呼吸急促,有明显的胸闷气短症状,请深呼吸调节。”实验室中提醒的声音传到书云笺的脑中,她深深呼了一口气,眼帘微垂,欣长的睫毛挡住她眼中浓郁至极的恨。

她不能一剑就杀了萧景疏,她要让萧景疏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这样才能解她心中之恨,为那些将士,为良和蓉蓉,为她的孩子报仇。

萧景疏与萧华筵站在书云笺的身后,两人的目光只是极为平静的看了书云笺一眼,随后不约而同的落在了书月楼身上。

今日书月楼穿着一件粉红玫瑰香紧身袍袖上衣,一件绣淡色迎春花梨花白长裙,梳着极为简单的发髻,发上别着一支碧玉棱花双合长簪,上面所雕的花朵乃是含着一点青色的白玉,映衬着书月楼的面容越发的风华绝代。

“见过秦王殿下,暮王殿下。”除了萧暮寒与萧绽颜,其他人皆都向萧景疏和萧华筵行礼。当然,这不包括站在他们前方,背对着他们的书云笺。

“起来吧!”萧华筵微微的抬了抬手,声音犹如雨滴落入玉盘一般清润好听。随后,他的目光望向书云笺,薄唇微启,笑容含着点点凉意,只在唇角,不及眸中。

“刚才绍敏郡主还说着嫡庶尊卑,怎么如今倒忘了什么叫尊卑?”

萧华筵此话让书云笺有些想笑,果然,男人爱你时,便会纵容你的一切,不爱你时,你便什么都不是。

她并不是怀念上一世这些人对自己的纵容爱慕,只是觉得好笑而已,真的很好笑。

时光轮回让他们忘记了一切,但是,她却什么都记得。

所有的一切,都深刻在她的记忆之中,一分一秒,都没有忘却。

慢慢的转过身,书云笺目光平静至极的看着面前的两人。萧华筵穿着一身月白色暗紫云纹团花长袍,身长玉立,五官清逸俊秀,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而萧景疏穿着一身深蓝五蝠捧寿团花纻丝长袍,俊美的五官仿佛附了北风一般的严寒,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冷峻幽寒,金冠束发,寒风傲骨,凉淡北风。

见到萧景疏的一瞬间,书云笺表情猛然一变,眸光中有着无法诉说的失控与疯狂,她毫不犹豫的拔出萧景疏腰间佩戴的承影剑,没有一丝迟疑的向他刺了过去。

24谁更入戏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