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5谁更入戏4

  她回来不到三天,萧景疏便来乾王府赏这满园风光,更有不少人作陪,怕是一个个的都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失心疯未愈?

既然他们这么想要知道,自己便好好表演一番,给他们尽兴。

萧景疏也未想到书云笺会突然如此,连忙避向一边,但是因为太过突然,有些躲闪不及,长剑急速的从他的右臂划过。

疼痛传来的瞬间,萧景疏双眸微蹙,目光看向书云笺,犹如含着杀气的冷刃一般,右臂上的血慢慢的落了下来,滴在下方的青石板上,一点一滴,妖娆至极。

看着萧景疏微怒的脸,书云笺的表情依旧未变,她扬剑再次向萧景疏刺了过去。此刻,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窜了出来,先是撞向萧景疏,紧接着扑到了书云笺的怀中。

与此同时,嫦静从身后抱住书云笺,浅歌上前一步,快速的将在书云笺的头上落下几枚银针,她的表情立刻柔和了下来,手中的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怎么了?”书云笺目光很是迷惑的看着眼前的浅歌,眼眸中的笑意微深。嫦静和浅歌配合的当真是天衣无缝,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所有人都看得到她是被人施针后才安静下来,就算怀疑,也无话可说。

低头望向怀中的小东西,书云笺的双眸中浮现出一丝的惊喜:“苏菲?”

自她被送到桃源县,与北陵青的确有五年未曾见过。但是在景王府出事后,她担心北陵青一人,便到了天垣王朝极北之地的雪山上,花了三天三夜抓了一只白狐送给了北陵青。

名字还是她取得,大名叫七度空间,小名叫苏菲,会取这两个名字是因为她真的很想念姨妈巾。

似乎是见书云笺仿佛恢复了原样,嫦静和浅歌退到了一边。而书云笺则是摸着苏菲柔软的毛发,目光之中带着浅柔的笑意。

此时,胸前有着东西抵着她,书云笺微微一愣,目光看向苏菲,它犹如瞳石一般亮泽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这小家伙……

白狐本就聪慧狡诈,苏菲更是极具灵性,智慧犹如人。虽然不知道它弄了什么东西,不过一定是让她高兴的东西。

望着苏菲和书云笺如此亲密,萧绽颜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说不出来的怒意。世人皆知北陵青有一爱宠名唤苏菲,除了北陵青,苏菲谁也不买账,性子高傲的很,而北陵青更是宠它至极。如今见它与书云笺这般的亲热,自己怎么可能不嫉妒?

“大胆书云笺,竟然敢刺伤七皇兄,该当何罪?”萧绽颜走上前,目光微含着冷意看着书云笺。

听到她的话,书云笺立刻满是疑惑的望着萧绽颜,仿佛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随后她看向萧景疏以及他右臂下方低落的鲜血,转而看了看自己脚边躺着的承影剑,顿时脸色一沉。

“秦王殿下恕罪,云笺……云笺……”书云笺清丽的小脸上满是惊慌失措,声音之中更是带有说不出来的慌乱。不过在心中,书云笺着实被自己恶心到了,她装的太矫情了。

萧景疏目光冷然至极的望着她,冷峻的脸庞上笑容冷嘲,声音更是凉寒如冰:“绍敏郡主,你两次刺伤本王,这次更是刺伤之后就仿佛什么都不记得了,本王倒要传太医看看,你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说完之后,萧景疏看向身后的侍卫,冷声吩咐:“来人,去太医院将所有的太医给本王叫来,好好给绍敏郡主探一下脉。”

声音刚落下,还不待萧景疏的侍卫回答,一阵略带疏懒的声音传了过来。

“世子说今日乾王府有流血事件,便让属下请了几位太医来,这一来看,还真如世子所料。”

25谁更入戏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