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8陪伴半月

  书天栏的言语似有不悦之意,不过他的声音依旧是那般温柔宠溺。他站了起来,走到贵妃榻边坐下,随即不轻不重敲了书云笺一下,“下次不许这般玩闹。”

“知道了。”书云笺伸手揉了揉自己被书天栏敲疼的地方,清丽绝俗的面容上有着满足而又温和的笑容。她搂住书天栏的右臂,语气之中略带撒娇之意:“父王,云儿刚刚看到琬夫人出去,五年未见,琬夫人看起来还是那么楚楚可怜,娇弱可人。”

“她的确是个可心之人。”听到书云笺的话,书天栏脑中立刻浮现出唐琬娇柔秀美的面容,随即他想到唐琬柔弱的身子,轻摇了摇头:“只是身子有些柔弱,时常生病,太医也无什么好办法。”

“若是时常生病,那么就应该好好呆在琬院歇着才对。”书云笺望着书天栏,语气随意至极。

“云儿听琬夫人说父王您寻常这时刻都要小憩片刻,想来她是时常在这时刻来侍候父王,她不是身子不好吗?”

书云笺的声音之中带着些许疑惑,更多的则是一种冷然嘲讽。“如今春寒风冷,身子不好的人应该呆在屋子中,免受风袭。就算是要亲自侍候父王,她也应该多穿些衣物,云儿刚才见琬夫人穿着,比云儿这年轻体健的人还要淡薄一些,云儿看着当真担心琬夫人的身子支持不住。”

书云笺的话说的这般明白,书天栏怎么可能不知?唐琬看着柔弱,而且时常对外宣称生病,但是经书云笺这一提,书天栏才注意到。

春日寒凉,一个极易生病之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多穿些衣服免得着凉发病?

“云儿,琬儿也只是以这个理由为借口,想让父王多多关心她一番,你不必在意什么。瞧你这语气,父王闻着酸的很啊!”书天栏将唐琬的行为,当做吸引自己的借口。如此想来,并未觉得生厌,反而越加的怜惜起唐琬。

书天栏的话让书云笺脸色沉了下来,她伸手拧了书天栏的胳膊一下,微有生气的道:“装病的人,父王你不仅不生气,反而一副要好好疼爱的样子,母妃久病不愈,怎么不见你多加怜惜?哦……云儿知道了,你嫌弃母妃如今病态苍老,你怎么这么薄情寡幸?”

书云笺说完,毫不掩饰的瞪着书天栏。她知道书天栏宠她至极,自己就算任性胡闹,他也不会随意怪罪。而且,她就是故意这般语气,这般说法。

当然,这话一下子便说中了书天栏在意之处。他脸色微微沉了沉,道:“云儿,本王这几年对你母妃的确是有些冷落了。”

“怎么?知错了吗?”听到书天栏这话,书云笺的唇角浮现出一丝娆丽的笑容。“知错就需要认错,父王你多抽些时间去陪陪母妃,她定然能够快些康复。”

书云笺此话一出,书天栏立刻反应过来。这丫头拐弯抹角说了这么多,其目的就是为此。不过,她说的也对,自己的确很久没有好好抽出时间去陪自己的嫡妻了。

“知道了,父王认错,父王往后每月都陪你母妃五日够不够?”书天栏一副哄着书云笺的语气。

“五日?”书云笺睨视他。

“七日。”书天栏改了改。

“七日?”书云笺继续睨视他。

“十日。”书天栏再次改变。

“十日?”书云笺不变的目光,依旧睨视着书天栏。

“好了,半个月够了吧!”书天栏对着书云笺,败下阵来。这个女儿就是他的劫,过不了的。

“这才是云儿的好父王。”书云笺对于半个月这个时间很满意,她再次搂住书天栏的手臂,道:“父王,明日就是二月了,你记得要陪母妃半个月时间,堂堂乾王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记住了。”书天栏慈爱的点了点头,儒雅的脸上有着极为温柔的神情。随后,他想到一事,动了动被书云笺抱住的手臂,语气微变:“听说你今日拍卖唇脂卖了不少银两,有了银两,不该给父王准备些礼物孝敬孝敬吗?”

38陪伴半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