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0没有专房

  浅歌毕竟是未出阁的少女,即使跟着书云笺这么久,对于此事也不好说出口,关键时刻便支吾了过去,不过这样的言语,已经足以让人明白了。

听到浅歌这话,玉案愣了一下,明白过来后不禁轻轻笑了几声,“郡主,你也太调皮了,王爷若是被你害的不敢与人行房,你这可就是罪过了。你说,你把时间算的那么好做什么?”

正行房时,突然发生那种事,而且还是三次。一般的男子,定然会被吓得好几日不敢与女子同房。就算能够冷静下来,估计也需要好几日缓和才行。

“云笺没有害父王,只是想让他在陪伴母妃的半月时间中莫念别的女子,况且若是父王突然陪伴母妃半月,必然又会遭人话柄,如今有了这个事情挡着,相信柳侧妃她们必然无话可说。”书云笺一边喝粥,一边解释。不过说着说着,她便笑了起来。

她能确定,此事她父王定然终生不忘。

“这样看来,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不过郡主,你下次不能用这般阴德的法子了。此事对男子说来,也算是一个耻辱。”玉案敲了敲书云笺的头,语气怜爱宠溺。

“知道了,我是看柳侧妃那般嚣张,所以想要搓搓她的锐气。”书云笺揉了揉被玉案敲疼的地方,脸上的笑容满足安定。

十五岁的自己,真的很幸福。

用过早膳之后,书云笺便去了秋院,想要去和容秋芙说说话。不过刚走进房间,便看到书天栏坐在卧榻边上喂容秋芙喝粥。两人之间虽然并无太多的言语,但是却宁然悠远,仿佛时光流水一般。

见此,书云笺便没有去打扰。她知道,比起自己,容秋芙更需要书天栏的关爱。

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十日左右,容秋芙的身子较之前相比好了很多。苍黄枯槁脸色也渐渐变得白皙红润,而且也已经可以下地,到院子中走上几步。

得知此消息,柳含烟并未发作,只是坐在沉香木制的琴桌前弹琴。

琴音袅袅入耳,如流水般畅然,但是越听这声音,柳含烟的脸色便越阴冷,到最后,她双手猛然的拍在七弦琴上,琴声截然而止。

刚入房间的书月楼,刚好看到这幕,绝美的脸庞上有着不变的柔雅笑意。她走到柳含烟面前,将她放在七弦琴上的双手拿开。

随即,书月楼纤白细长的手指挑动着琴弦,优雅清幽的声音随之而来。

“母妃,病人偶尔看起来康泰,这并没有什么,母妃何必如此生气?”书月楼一边单手弹琴,一边劝慰柳含烟。

“若只是容秋芙病愈之事,我怎么可能如此生气?月楼,你也知道,因为那夜的事情,你父王便没有来看过母妃,这样的情景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柳含烟脸色看起来是平静了下来,但是紧咬的贝齿却还是能够看到极大的愤怒。

那夜她的月信突来,因为时间上有些不对,便宣了太医来看。虽说太医说了无碍,但她还是觉得此事有所蹊跷,她怎么可能和苏惠、唐琬二人在同一夜来了月信,而且还是在那样的时候。

只是太医说了无碍,她再怀疑也是无用的。

“的确,那夜的事情是有很大的蹊跷,不过查询不到什么,怀疑也是无用的。”书月楼点了点头,眸光极为沉静。随后她停下挑动琴弦的手指,目光看向柳含烟,声音温婉至极。

“母妃,乾王府向来没有专房之人,对于父王一连十日宿在王妃的秋院,老王妃必然心中不悦,月楼这就去给老王妃准备她最喜欢的椰汁桂花糕以及牛乳菱粉香糕,亲自送过去。”

40没有专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