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6一大笑话

  书云笺一进房间,其中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她的身上。准确来说,是落到了她怀中抱着的苏菲身上。

乾老王妃看到苏菲的瞬间,整张脸上已经不能用发怒来形容。她盯着苏菲,目光似乎是要将它千刀万剐一般。

“祖母,父王。”书云笺对着乾老王妃以及书天栏行了一礼。

“哼!”对于此,乾老王妃冷哼了一声,唇角的笑容讽刺嘲弄:“老身什么时候派人去请你的?你来的如此迟慢,是不将老身这个祖母放在眼中吗?和你母妃一样放肆!”

乾老王妃说到这儿,视线转向容秋芙,眼中的神情与看苏菲时的神态极其相同。

“祖母这话当真是怪罪云笺了。”书云笺温和的一笑,精致秀雅的脸庞像极了一幅古画。几笔淡墨,简洁清净,但疏落的线条中,却可以清楚的看到朗朗风骨,刹那惊鸿。

走到容秋芙身侧,书云笺不动声色的握了握她的手腕,替她把脉。见容秋芙未有不对,便直接松开。这一动作行云流水,顺畅无比,完全看不出来她刚才真意为何。

“云笺的住处在王府最西之处,距离祖母的住处本就远于旁人。加上天色已晚,夜里掌灯而行,终究是有些拖沓。云笺虽然急着来祖母这儿,但有碍天色太晚,实在是无可奈何。”书云笺说着叹了一口气,表情看起来甚是无奈。

见书云笺这般,乾老王妃是有火发不出。她的云笺阁的确离自己的东院甚远,可是按照时辰算,这云笺阁再远,也不该这么迟慢。

书云笺来的这么迟,必然是故意所为。

“夜路的确难行,老身在这点上倒也无理由怪罪你。只是……”乾老王妃的目光转向苏菲,表情瞬间变得有些狰狞。她的右手放在旁侧矮桌的桌角,而此时,她的手抓紧桌角,看起来甚至生气。

她张唇,正欲接着刚才的话来说时,书云笺突然看向右侧站着的柳含烟等人。

“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虽说这话是用来说君子,不过,礼仪尊卑,饶是女子也该知晓的,不是吗?”

书云笺此话说的这般明显,该明白的人,也都明白了。

“见过郡主!”房间中除了乾老王妃、书天栏、书靖幽以及容秋芙四人,其他人皆都向书云笺行礼。

对此,书云笺轻笑了笑,目光转向一边的曲阑:“曲姑姑,你是祖母的身边的老人,跟了祖母这么多年,应该很清楚祖母不喜欢不知道尊卑身份的人。我母妃到此,你难道不该准备座椅给她吗?”

“禀郡主,老王妃未吩咐奴婢这样做。”曲阑开口,声音恭敬却不谦卑,显然是在乾老王妃身边呆久了,对于书云笺这个郡主并未真正放在眼中。

“哦!祖母没有吩咐你对吗?”书云笺听到这话,轻轻的点了点头,视线从曲阑的身上移开。

容秋芙性格温善,懒得计较这些。但是,她计较。

轻轻的抚着苏菲柔软顺滑的毛发,书云笺低低的笑了一声,目光看向乾老王妃:“祖母,尊卑有别,既然母妃、哥哥以及云笺站在此处,那么就劳烦柳侧妃、二姐姐他们保持行礼的姿态于此。妾室庶出与正妃嫡出一样的对待,这传出去,可就真是盛京城的一大笑话了。”

66一大笑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