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恶魔的陷阱

  婚礼终于结束了。

宋沐歆一个人呆在奢华新房的角落里。

她轻轻地抚着手里的一个画框,泪水盈盈。这是她的珍藏。就算这次被乔诺轩强行带到法国,她都要随身带着,生怕被人趁机偷去了。因为这张画,是她和乔诺涵这一辈子的缘分。这张画,曾经改变了她一辈子的命运。

其实,她是一个孤儿,她是院长妈妈在孤儿院门口发现的。那时候,她才出生几天。她从小就很漂亮,眼睛又圆又大。但她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长得有点瘦弱,那些想领养的人都怕她有点什么病。

到了三四岁,她身体健康多了,长得更漂亮更可爱了,小脸圆乎乎的。但是她也很聪明,那些领养的人问她什么问题,她都对答如流。这么聪明的小姑娘,如果不听话跑了多可惜?于是,领养的人对她望而却步。院长妈妈也原来越不舍得她了,于是也没打算让人领养她。院长妈妈看到她对音乐非常有天赋,还自己培养她弹钢琴。

宋沐歆到了上小学的年纪懂事了,她也不肯被领养走了,她宁可在孤儿院帮忙,赚点零钱过日子。不过到了九岁的时候,她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那是有一天,有个孤儿院开放日活动,来自本市贵族中学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来了孤儿院联谊。他们并不是很热情,他们自顾自坐着,闹着,仿佛来春游一般。有些姐姐冷漠地表演节目,没有打算和她们有任何交集。

宋沐歆是里面最大的孩子,她觉得很无趣,于是她偷偷地跑到大树下看书。那天阳光正好,透过茂密的树叶洒下点点光辉。 她捧着卡通书,看得静静有味。于是,这一天也就这样过了。

没想到两个月之后,有一对教授夫妇来到了孤儿院。他们带来了一张素描画,画里有个小姑娘,在树下静静地看着书。她的眉眼中,透着淡淡的灵气。她的嘴角微扬,有着淡淡的笑意。

宋教授那年才四十岁不到,穿着白色的衬衣,带着黑框眼镜。他扶了扶眼镜说,“这是全省青少年绘画大赛夺得第一名的作品。我觉得这个女孩很有灵气。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她是孤儿院的一个小朋友。她的灵气,她的乐观已经打动了我们夫妇。我和太太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小朋友。我们一直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有一个女儿。所以,我希望可以领养这位女孩,我一定会好好培养她成才的。”

宋康扬夫妇都是L大的教授,院长对这对领养父母很是满意。于是,宋沐歆成了她们的女儿。宋沐歆虽然不知道是谁画的画,但是那张画改变了她的一生。她很感激,于是,她把那张画用画框装好,珍藏了起来。

宋康扬没有违背他的诺言,他们俩也花了很大的心思培养宋沐歆。宋沐歆也很争气,21岁那年,她成为了L大的音乐老师。第一年的教师节,她一身白裙,代表她的大学,在L市的人民歌剧院演奏了一首高难度的《康派涅拉》,惊艳了全场。也惊艳了他,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也是她唯一爱着的男人,乔诺涵。

乔诺涵有着一对让女人们都会嫉妒的大眼睛,永远带着阳光的笑容。那天,他穿着格子衬衣,牛仔裤,脚步轻盈地走近她。

他说,“你还记得我吗?大树下的女孩。”

她愣了愣。

“上次,我也参加了那个教师节的表演会。我是嘉宾,坐在第一排,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你了。”

他又说,“感谢你,让我重拾了正能量。那段时间,我刚上高中,有点叛逆。”他不好意思地说,“我都不想读书了。但是,那次在孤儿院,你的勤奋鼓舞了我,让我又重新回到了学校。”

于是,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她成了他的女朋友,延续着他们的缘分。她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乔氏珠宝的继承人。她虽然很优秀,也很乖巧,起初乔家的两代女主人却非常不喜欢她,毕竟她是个孤儿,养父母也只是普通人。但是,乔诺涵并没有放弃他。

没想到,他们刚在一起不久,他的养父母竟然在去沙漠的徒步中出了意外。养母因此丧生,养父宋康扬昏迷不醒。在乔老太太和乔妈妈看来,她不是一个能带来幸运的女孩。她们甚至逼着他们分手。但是他没有放弃她,坚守着他们的爱情,在她养父母出事的那段时日,他更是不离不弃。

半年后,一直昏迷的养父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那段时间,是她最开心的时光。因为,乔家终于点头,默许他们订婚了。

但是,悲剧很快再次上演。也就在半年前,一切都改变了。先是乔诺涵的爸爸乔千信出了车祸,乔妈妈也因此疯了。乔诺涵继承了乔氏没多久,竟然就被经济刑警带走了。据说,他一直在亏空公款。这一切,都是他,乔诺轩造成的。他扔出一张DNA化验单,高调地宣布,他才是尹氏的继承人。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又泪水蔓延。乔诺轩在乔诺涵身边很多年了,他一直以莫轩的名字出现。他掌握了乔诺涵所有的证据。

但是,更让她懊悔的是,她竟然跑去求他,她想求他放过他的弟弟。因为她以为,毕竟他也姓乔。

那天,下着倾盆大雨,她在尹氏大楼的楼下等了他很久,他不愿意见她。她只好默默地等着他的车出现。到了晚上,他的车终于出现了。她飞快地冲了上去,固执地拍着他的车窗。他冷漠地坐在车里,示意司机开车。她疯狂地追着,直到雨水模糊了她的视线,看不清车的影子。她绝望地跪在地上,任由雨水浸透全身,寒意蔓延。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眼前出现一双黑色的皮鞋。她抬起头,看见那个人如恶魔般冷峻地看着她。他打着一把大伞,为她挡住了大雨。

“宋沐歆,你要救他,你就这点出息?你不打算拿出点诚意吗?”他蹲了下去,缓缓地说道。

“莫轩,不,乔总,我求你,我求你了。你放过他。我答应你,我和他从此消失在你的面前,好不好?我求你了。”宋沐歆的意志已经有点崩溃了。

他伸出手,将她拉了起来,“宋沐歆,他夺走了属于我的东西二十多年,他还犯下了弥天大错。你现在,让我放过他,看着他带着他的女人逍遥快活,我不甘心。”

“那,那你想怎样?”

“我要他失去一些东西。要么自由,要么女人。”

“女人?”宋沐歆喃喃说道。

“对,他的女人,我可以勉为其难地要了。那么漂亮的女人,我可以拿来当花瓶。”

宋沐歆感觉自己的脸颊又有点温热,原来自己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我,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而且,我是个不幸的人。”

“我最喜欢不幸的人了。因为,我也是。”他淡淡说。

宋沐歆全身都在颤抖。

“怎么样?需要时间考虑吗?趁我还没有改变注意,你还可以嫁给我。不然,你只能当我的情妇。我不介意多几个漂亮的女人。”他居高临下地说着,就像对着已经掉进陷阱的猎物。

“如果我和你结婚,你真的可以放过他吗?”

“我考虑一下。”他冷漠地说。

“我是问你是不是会放过他?”宋沐歆着急了。

“发脾气了?着急了?你的未婚夫现在已经被押进去了。你只能赌。赌我讲不讲信用。你如果不赌,那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你如果赌,或许他还有些希望。”

“我答应。”宋沐歆把心一横。

“成交。”乔诺轩清俊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明天早上九点,你带着你的身份证和户口本。我去接你。”

宋沐歆绝望地点点头。

第二天,宋沐歆果然跟着乔诺轩去拿了结婚证。接着,她被带进了乔诺轩的别墅。她如同被软禁一般,整整七天,她被人严严实实地看守着,一步都不能离开那座房子。而他,却一直没有出现。没有找到电脑,她的手机信号也被屏蔽了,她与世隔绝了。

直到七天后,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欧阳姗姗打来的电话。

“歆歆,我终于找到你了。那个人说你没事,但是我还是很不放心。”

“姗姗,我是没事。”宋沐歆怏怏不乐地说。

“歆歆,你知道吗?今天宣判了,他还是被判了四年,挪用公款和亏空公款罪。”

宋沐歆绝望地扔了电话,眼前突然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她才清醒过来,她被骗了。

于是,她打了他的手机,这是结婚后他们通的第一个电话。还没等她说话,他便淡淡地说,“我在忙,有什么事今晚回来再说。”

不过,等他回来之后,他们已经不能好好说话了。她绝望地用烟灰缸砸向他的头。他竟然没有疯狂地动手报复她。不过,他一定会用精神上的折磨来报复她的,一定是这样。

4.恶魔的陷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