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紫玉有子

  燥热的空气猛然灌进胸腔,琉光发出一声似婴儿啼哭的声音。接着,一个大妈狮吼一般叫道:“生了!夫人生了!是个小公子!”而就在此时,天空中一个惊雷凭空炸响,一道紫色的闪电在空中骤然划过,似将苍穹劈为两半。琉光一个激灵,原本浑浑噩噩的脑袋瞬间清明起来:嗯,果然老头子还是照顾我。夫人?想必也是大户人家,看来本公子在人界的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才是。不对!我的记忆怎么还在?老头子啊老头子,多谢了。琰轩,没料到吧,本公子的神魂不在本命神珠之中,便算是你毁掉神珠,本公子依旧会杀到神界。我说过,当我琉光归来之时,八荒六合,唯我独尊!!!

原来神界诸神体内均有一枚本命神珠,这神珠不仅是神祗一身法力的结晶,更是神魂的栖身之所。所谓的神魂其实就是神祗的灵魂。如琉光这般被贬下界的神祗,是要将神珠与神魂留在神界封存的。只待来日肉身轮回结束,修成金身,便可直接回转神界,重新融合神珠神魂。在此期间,若是有人将神珠与神魂毁灭的话,这位神祗就彻底灰飞烟灭了。神祗下界重修,是肉身与神魂中分离出的一缕意识下界,真要是连神魂都毁灭了,这分离出的灵魂又怎会存在于世呢?只能消散了。但琉光又有所不同,他的神魂并未存于神珠之中,而是随他的肉身一起到了下界,便算是毁掉了神珠,于琉光来说也无甚大碍。

正在琉光思虑之时,一双大手托住了他的身子,一张毛脸出现在琉光眼前:“哇靠!老子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生个儿子怎么这么丑?白白嫩嫩的像个丫头片子。”“噗……”琉光险些被口水呛死:这……这是本公子在人界的爹?他有审美癌?

“玉啸霆!你个小兔崽子!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嘛?再说,这小子是你老子我的亲孙子。小兔崽子说话小心点!”另一双大手把琉光抢走,又是一张毛脸出现在琉光眼前,只不过这回是白毛。琉光已经彻底无奈了:果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古人不曾欺我也……

“你们爷俩儿没一个好玩意儿!看把我乖孙儿吓得。”琉光又被转移到一个慈祥的老媪手中。“来,乖孙儿,和奶奶去看看你娘亲。”视线移到床上,一个满头汗水,面色苍白的温婉少妇正微笑地看着他。琉光心中一阵久违的温暖泛起。万年的岁月转瞬即逝,冰冷的神界何时曾有过这般温暖?娘,这个分离了万载的字,终于又回到我琉光的口中了!看着眼前这女子,感受着她怀中的温度,琉光的眼睛湿润了。这女子看到琉光眼角流出的泪水,不由把他紧紧搂在怀中,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背:“乖乖,不哭不哭。有娘在这里呢。不用怕。我的小乖乖。”琉光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下喉咙,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脆生生地吐出一个字:“娘。”满屋的人一下子石化在当场。虽然这位玉家小公子的发音与“凉”无异,但大家依旧猜出是“娘”字。这……这还是人吗?

玉啸霆最先反应过来,一声怒喝:“小兔崽子,你怎么不先叫爹?”琉光石化……玉啸霆牛吼一般大叫:“爹!”琉光乌溜溜的眼睛一眨,抓住少妇的衣袖,脆生生叫了句:“凉(娘)。”“爹!”“凉(娘)。”“爹!叫爹听到没有?”“凉,凉,凉!”玉啸霆在风中凌乱了。温婉妇人笑道:“霆哥,给儿子取个名字吧?”玉啸霆郁闷道:“这小兔崽子,老子一腔激情都流得光光的了,就叫流光吧。”琉光深度黑线,腹诽:“老头子你也太能扯了吧?敢给我整个奇葩老爹,看本公子回去拆了你的神殿!”妇人白了他一眼:“琉璃有光,玉之穹苍;琉璃有光,山河莽莽。便叫‘琉光’,玉琉光。”

听到“玉琉光”这个名字,玉啸霆嘿嘿一乐:“还是媳妇儿有学问。是了,我玉啸霆的媳妇儿可是咱天行大陆第一才女云紫晨!嘎嘎……”看到云紫晨颇为不善的目光后,玉啸霆立刻扑上前去,揉捏着琉光的脸蛋:“小兔……那个小琉光,乐一个给爹爹看看。”琉光很不给面子地歪过头——睡了。玉啸霆以亿万分之一秒的速度瞬间石化。徒惹得一屋子人哈哈大笑:咱这小少爷和他老爹还真不对付啊!玉老爷子背着手,笑眯眯地看着刚出生的孙儿:“不管怎么说,我紫玉门庭也算是后继有人了!晨儿啊,你可是为我们紫玉立了一大功啊!”

正当紫玉诸人沉浸在欢乐中的时候,一个面似和蔼的中年人站在一座宫殿的天台之上,看着天空中无端划过的紫色闪电,不由得眉头一紧:“晴天白日,闪电突至,惊雷乍起。无端生出此等异象,恐是有变数啊。”言罢,这中年人急匆匆地下了天台,返回宫殿。

神界,高坐在王座上的神王忽然打了一个寒噤:“九儿,是你这臭小子在念叨父王吧。乖儿子,这天行大陆,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啊!”旋即,神王嘴角露出来一丝诡异的笑。

满月宴。

紫玉一脉所在的金碧城沸腾了:玉家小公子琉光出生便能言语,更是引动天地异象,惊为天人。四方宾客闻听此消息,纷至沓来,整个紫玉一脉门庭若市。毕竟高高在上的紫玉一脉不是可以随意接触到的。但这个紫玉小公子的满月宴却是讨好紫玉一脉不可多得的一次机会。

“紫玉家主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令公子当真了得啊!”“哪里,哪里。”

……

正当紫玉一脉乱作一团时,家丁通报:“凌霄宗副宗主,玉震虎大人到。”玉啸霆和玉老爷子玉斩天脸色不由一变——凌霄宗是大陆三大宗门之一,紫玉一脉,正是凌霄宗的旁系分支。而凌霄宗的玉氏嫡系——金玉一脉,向来是瞧不起这些旁系分支的。

“我说六长老啊,这个紫玉一脉虽说是我们玉氏的旁系,但是添了一个孙儿也应当报一下吧?怎么说都还算是玉家的人。”头戴玉冠,身着华服的中年人踏入厅门,神色间甚是轻蔑,左右环顾一番,将目光定在玉斩天身上,“您这小孙儿,在哪呢?”玉斩天冷着一张脸迎上去:“有劳玉震虎副宗主大人亲自驾临,老夫替琉光谢谢您了。”玉震虎大手一挥:“小事小事,六长老不必客气。本宗今日前来呢,是奉宗主之命请紫玉小公子琉光上凌霄宗拜师学艺的。您也别废话了,赶快打点一下,本宗还要带着紫玉小公子回宗门复命呢。”

玉斩天愣了一下:“这就要走?”玉震虎嘿嘿一笑:“玉氏一脉以凌霄宗为根基,玉氏一族的六脉子弟均需上凌霄学艺,这您不会不知道啊。”玉斩天强压住心中怒火,冷声道:“祖上的规矩我自然知晓。只是琉光如今刚刚满月,这就动身前往宗门似乎略早了点啊。谁不知道九岁经脉定型之前是不能修炼的。便算是我们玉家也不例外。”“你!”玉震虎冷笑一声,“玉斩天,你紫玉一脉还是不是我玉家之人?竟然连宗主之意都敢违背!”玉斩天回头看了看云紫晨怀里的孙儿,似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回过身死死盯住玉震虎:“您也将我们紫玉一脉看作玉家之人了么?你们金玉嫡系一脉何时将我们这旁系分支看在眼中了?玉氏一族传承万年之久,金、白、血、寒、墨、紫六脉,我紫玉一脉陪坐末位,从未求过什么,也不敢奢求什么。如今你们竟连一个刚出世的婴儿也不放过么?”

玉斩天这番话说得甚是凄凉,堂上诸多人虽未说什么,但看向凌霄宗副宗主的眼神已有些深意了:坊间传言玉氏各脉间争斗不休,以金玉一脉为最强,紫玉一脉为最弱,如此看来,传言多半是真的了。一直躺在老妈云紫晨怀中的琉光闻听此言,不由重新打量起这个看似粗鲁的老头:这样不给金玉一脉面子,玉斩天,爷爷,我琉光既然生在紫玉,就一定保得紫玉周全!至于金玉……不过,这却是一计示敌以弱的妙招,以退为进!果然,权贵们最不能丢的就是面子啊。

玉震虎脸上尴尬之色稍显,轻咳一声:“六长老这是哪里的话。”看了看众人颇有深意的目光,他接着道:“那个……即是拜师学艺,便定在九年以后吧。”玉斩天情知金玉势大,能够宽限九年,已经是他们的底线了。纵然心中不舍,但却不得不顺从于他:“老朽谢过宗主的好意,九年后定送琉光前去凌霄宗。”玉震虎这才颇为满意地一笑,点了点头,轻蔑地看看紫玉一脉众人:“那本宗就在凌霄宗恭候六长老大驾了啊。哈哈哈哈哈!”说罢转身离开了紫玉门庭。

看着玉震虎嚣张的背影,琉光却陷入了沉思:琉光,你已经不是神界的九皇子了。以前你可以仗着身份、神王的宠爱和本就不弱的实力狂傲嚣张。但是现在不行!今日的事可以说只是一个开始。现在你只是一个婴儿,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杀了你!你必须要忍!忍到有了和天下所有人叫嚣的实力之时,至少也要忍到有实力自保之时。万载岁月,你最缺的便是忍耐。那么,从现在起,就该忍了。

时间转瞬即逝。六年后,原本被惊为天人的紫玉小公子玉琉光已淡出了世人的视线,甚至于“玉琉光”这个名字也让人觉得陌生了起来。当然,琉光也并没闲着,满月宴后便开始了漫漫修炼之路,当然顺便也搞清了大陆形式:天行大陆共分成三个帝国,炎国、月国和风国三大帝国之间还零星分布着一些依附于三大帝国的王国、公国。凌霄宗、月神殿和神风门分别盘踞在三大帝国,呈三足鼎立之势。且三大宗门之志并不在于争雄天下,所以这天下也算太平。

凡人界修炼之人修行的是天行之力,修炼者依据天行之力的多少强弱被分为九品,依次是:一品赤色天行之力、二品橙色天行之力、三品黄色天行之力、四品绿色天行之力、五品青色天行之力、六品蓝色天行之力、七品紫色天行之力、八品银色天行之力、九品白色天行之力。每一品分为三阶,分别对应初、中、高。当然,不同品阶称谓也不同:一品学童、二品天行者、三品天行士、四品天行师、五品天行宗、六品天行王、七品天行帝、八品天行圣、九品天行尊。

经过六年的努力,凭借万载经验和神界王族的至高功法《无上诀》,琉光已经成为了五品天行宗。要知道天行宗放在大陆上,那也是一方人物!是可以直接去给一些家族做客卿的存在了!当然,这一切没人知道。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琉光微微一笑:“《无上诀》……神界从未有人修炼过的至尊功法。当时怎么就选了它了?还真不是一般的难。若是换一种功法,本公子现在早就是天行帝一级别的了。还有三年,凌霄宗、金玉一脉,就先拿你们开刀吧……”

第二章 紫玉有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