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玉老太爷

  “阿隐,现在什么时辰了?”琉光看着眼前的七十护卫,心中微微有些怒意。“回公子,卯时过半。”玉隐心中亦是不满。他和公子足足等了半个时辰,这些人才出来。“苏玄,昨晚睡得可好?”琉光冷冷地问道。苏玄立刻跪倒在地:“请公子责罚。”琉光并未说话,只是看着他。苏玄顿感压力倍增,不一会儿冷汗便如雨般流下。半晌,琉光才收回了目光:“罢了。你且先起来。”“谢公子饶恕。”苏玄如蒙大赦,赶紧站了起来。琉光转头对着玉隐道:“领着他们,环城三圈。你跑一圈便可。”玉隐也不多言,带头跑出了九风阁。琉光这才对着苏玄说道:“你跟我来。”

城外,琉光和苏玄站在一处依山傍水之地。琉光眯起双眼,指着面前的山水:“阿玄,你可知此地是何去处?”苏玄心中疑惑:“回公子的话,属下不知。”“你父亲竟没有告诉过你,这真是奇了。”琉光摇了摇头,“这是你苏家的祖坟。”“祖……祖坟?这是我苏家的祖坟?”苏玄瞪大了双眼,他万万没有料到琉光带他来的竟然是他苏家的祖坟。“对,这是你苏家的祖坟。原本是一处风水极好的龙脉。”琉光随后又指着一条从两山之间奔流而过的大河道:“那里本没有这条河。但是在一百年前,炎国国主却以通商之名花重金请了四位天行圣硬生生将高山拦腰截断,引了这条大河出来,将你苏家的龙脉完全毁掉。”

闻听此言,苏玄一口钢牙几近咬碎,指甲也因握拳用力过大而嵌进了肉里:“炎国,木家!此仇此恨,若不灭了你炎国,灭了你木家满门,我苏玄誓不为人!”琉光看着状若癫狂的苏玄,从怀中摸出了一枚令牌,递给苏玄:“拿着这块令牌,到禁地去。那里关于你苏家的卷宗你尽可随意翻看。”苏玄一愣,却是后退一步:“公子,这令牌苏玄不能收。禁地岂是我一个外姓之人可以去的地方。”琉光也不管苏玄,直接将令牌扔了过去,苏玄不得已才接到手中。“家国事大,若公子不拿出些诚意来,你实难心安。现在既是帮你复国,也是帮我。你龙国,才是公子我的根基啊。”苏玄沉默了半晌,将令牌仔细收了起来:“公子,玄,定不负公子重托!”琉光微微一笑:“阿玄想必也清楚,公子我如今年仅六岁,在你们面前暴露出来自有公子的用意。我要的人,必须忠心!你,懂了?”苏玄双眼眯起,他很清楚琉光所说的“必须忠心”四个字是什么含义:“是,公子。从现在起,玄保证有关公子的一切消息都不会泄露出去。”琉光摇摇头:“不,消息还要有,但是什么消息该有,什么消息不该有,就不消我再多说了吧?”“是!”

三个月后,琉光站在院中,看着列阵整齐的七十护卫:“今天,是三个月的最后一天。这三个月来,我相信你们每一个人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如果通过不了今天的测试,后果你们清楚!我玉琉光,不需要废物!更不需要从我玉琉光手下被淘汰出去的废物!好了,出发!”苏玄领命,带着一众护卫出了九风阁。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这一去,就是九死一生,还有多少人能回来,谁也不知道。

琉光背着手,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问道:“都安排好了吗?”玉隐站在琉光身后:“回禀公子,都已安排妥当。这一批人里,有三人是金玉一脉派来的,两人是白玉一脉派来的,还有一人,是神风门派来的。”“神风门?”“是。”得到确认后,琉光不由冷笑一声:“胆子真是够大的啊!真当我玉氏一族是泥捏的好脾气吗?”在琉光看来,不管金玉、白玉安插了多少眼线,这都是自己家族内部的事。但是神风门安插眼线,就是向玉氏一族的挑衅了,这是万万不能忍受的。“公子,那神风门……”“去彻查一下府内还有多少神风奸细,找个机会一并除了。再派个人给神风门送份大礼。我相信神风门主一定会很高兴的。”说罢,琉光嘴角泛起了一丝残忍的笑意。玉隐心领神会,亦是笑道:“是,公子。阿隐一定会用心准备这份大礼的。”“不用你去。”琉光意味深长地说,“这件事交给苏玄。这权当做对他的一次考核吧。”“是。”

是夜,琉光看着院中的护卫们,几乎人人挂彩,还有几个甚至伤到躺在担架上。琉光手里拿着一份卷宗,脸色越来越阴沉。众护卫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低头背手,冷汗早已将地面打湿。“好,很好,你们真的是很好啊!”把卷宗狠狠扔到他们面前,琉光继续怒道,“七十个人出去,只给我回来五十个人!还重伤了三个!三个月之前,一个个怎么和我保证的?啊?说啊!”琉光恨恨地看着眼前这五十个人,说实话,他今天真的很不满意,除去必死的奸细之外,竟然还死了十四个人!“苏玄!”琉光看到浑身浴血的苏玄,怒喝一声,“这就是你带的人吗?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苏玄跪倒在地:“属下知错,请公子责罚!”

琉光冷哼一声:“责罚?责罚你能换回他们的命,我便算是杀你一百次都不够!玉隐。”“是,公子。”玉隐会意,将手中的另一个卷轴递到苏玄手上。“这份卷轴里交代的事情办好了,这次的事情我既往不咎。如若办不好,你也不用回来了。”苏玄接过卷轴:“是,公子。”琉光这才收敛气势:“好了,都散了吧。”众护卫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待琉光走后,玉隐开口:“诸位,公子吩咐药房的几位药师来给诸位诊治,有什么需要尽管对药师说,一应满足大家。还有,公子说,大家刚刚经历一场生死之战,多行反思是大有裨益的。若是有人即将突破,药房的丹药随诸位挑选。”其中一名护卫不禁问道:“公子……公子他真的这么说?”玉隐面色一冷:“我不希望任何人质疑公子的话,这次就算了,若是下次……不,没有下次了!”说罢,玉隐转身回了房间。

刚刚问话那人不由气结:“苏统领,他……他……”苏玄狠狠瞪了他一眼:“莫说是玉隐,就连我都想揍你一顿!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日后,公子的话就是圣旨!就算公子让你们去死,你们也不能有丝毫违背!听明白了吗?”众人齐声喝道:“明白了!”

“公子。”玉隐站在琉光面前,虔诚地作了一个揖。在他心里,琉光的地位就如同神明,是他的全部信仰。琉光看了看他:“你身上有杀气。你刚才……动了杀心?”“是。”琉光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却什么都没有说。玉隐心中一暖,暗自咧了咧嘴:“公子,刚才有人来报,说老太爷传您到书房问话。”“书房?”琉光心中奇怪,这老太爷的书房向来是整个紫玉一脉的权利枢纽,一般除了家主,其他人非传召是不得入内的。此时玉斩天传琉光到书房问话,却不知是为了什么。“知道了,我这便过去。”

此时,玉斩天正坐在宽大的书桌后,手中把玩着一只紫玉雕龙,神色专注,不知在想些什么。 琉光站在门外,恭声道:“爷爷,光儿求见。”玉斩天这才回过神来:“嗯,进来吧。”琉光得到准许后,这才进了书房,恭敬地站在玉斩天面前:“爷爷,传光儿到书房有何事要吩咐?”玉斩天上下打量着只有六岁的玉琉光:“出生即能言语;如今只有六岁,说话办事便宛若少年;自出生起作息就极有规律。我玉斩天的孙儿,竟也是个人物啊!”琉光心中一惊,只是低头不语。玉斩天看了琉光半晌,这才微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膝盖:“来,光儿到此处。”琉光依言坐到玉斩天膝上。玉斩天一手便将琉光的身躯环抱,颇为欣喜地说道:“那金玉一脉自从九年前出来个小怪物玉斐后便将之誉为天行大陆千年不世出的天才。先天赤色天行之力如何?五岁达到三品又如何?比起我玉斩天的孙儿,那玉斐有什么可值得自傲的!我玉斩天终究是不负列祖列宗,我紫玉一脉也有出头之日了!”琉光清楚地看到了玉斩天眼中老怀欣慰的眼泪,心中莫名一痛:“爷爷放心!玉斐定将成为光儿的手下败将!我紫玉门庭也必将重现荣光!”

玉斩天听了琉光的话,不禁老泪纵横,紧紧将这唯一的孙儿抱在怀里:“好孙儿!好孙儿!爷爷的乖孙……”突然,玉斩天搂着琉光的手动了动,在琉光的臂膀上捏了捏,又将琉光报到地下,仔细瞅了瞅,眉头紧紧地拧成了一团:这孩子的肌肉强度和关节之间的协调性竟如此之强!难不成……琉光心中咯噔一下,莫不是让老爷子看出什么端倪了吧?应该不会啊,我这掩盖天行之力波动的手段在天行大陆应该没有人能识破才对。就算是被人识破,也绝不可能是八品巅峰的玉斩天玉老爷子!

“光儿!”玉斩天一声暴喝,气势大涨,面色凝重地看着琉光,“你老实告诉爷爷,你真实的修为到底达到何种层次了?”琉光被玉老爷子突然的暴喝吓了一个激灵,心中不由暗笑:老爷子好手段!这猝不及防的一声呼喝,再加上突袭而至的气势压迫,若是一般孩童早就实话实说了吧。不过……嘿嘿……装作被吓了一大跳的样子,琉光弱弱地说道:“三……三品中阶。”玉老爷子倒吸了一口冷气,按捺住心中的惊讶,玉老爷子加大了气势压迫的力度:“你师尊是谁?”“我师尊……”琉光一怔,我师尊?我哪里来的师尊?可转念他就明白了,玉老爷子肯定是认为自己如今的成就必然是背后有一位极为厉害的师尊在暗中指点。“咦?爷爷您怎么知道我师尊的?”看着琉光惊讶的神色,玉斩天心中颇为得意,你个小鬼头,还想和爷爷斗心眼,还不是什么都被我诈出来了:“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小鬼头,快快从实招来。你和你这师尊怎么认识的?”

琉光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这叫我怎么编?哎,对了!编一个师尊:“我师尊……就是在三年以前才收我为徒的。他说我天资过人,就帮我滋养经脉,又传了我功法。后来……”到这里,琉光实在是编不下去了,只好耍赖,“爷爷,求求您了,师尊他不让我把后来的事告诉给别人。我能不能不说?”玉斩天剑眉一横:“混账!爷爷是别人吗?再说,无缘无故跑到我紫玉门庭,收了我紫玉小公子做徒弟,万一他心存歹意怎么办?你若是不说,我便把和你接触过的人全都叫来,一个一个地查!”“爷爷,我师尊他……我师尊他不是坏人!”面对这样一个比自己还无赖的爷爷,琉光急的是百口莫辩。玉斩天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琉光:“不是坏人你就接着往下说。”琉光深感无力,突然,他咬了咬牙,父王啊父王,事到如今,只好把您给卖了啊。不然看今天这架势,没完了啊。凭紫玉门庭的势力,我就算编一个子虚乌有的人出来,也迟早会被戳穿。所以啊,您就好人做到底吧。谁让您当初连带着神识一起把我贬下凡人界呢。这事儿说起来您还真逃不了责任。神色挣扎了许久,琉光终于说道:“那……那好吧。可是爷爷你得答应我要保密。这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玉斩天点了点头,神色渐冷: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偷偷摸摸跑到我紫玉门庭来收徒!真当我紫玉无人么!“好,爷爷答应你保密就是。”

琉光这才缓缓说道:“前一段日子,师尊他说该传的东西都已经传完了,就看我日后造化如何。然后我就问师尊他是不是要走了。师尊说在其位,谋其政,不能出来太久,若是以后有缘,自会相见,届时再做一番指点。师尊说完这话,天突然就暗下来了,然后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一群身着金甲的武士就站在云层之后,齐齐地跪在地上,说什么恭迎王上云云的话。然后师尊就不见了。所以爷爷,师尊他不是坏人,他是神仙!”玉斩天听过琉光的话后,就那么呆滞了。神仙!金甲武士,王上……我的傻孙儿哟!那哪里是什么神仙,分明就是神王啊!想通此节,玉斩天无比郑重地扳着琉光的肩膀:“光儿,关于你师尊的事情,今后再也不许和任何人提起,知道吗?你爹爹和娘亲都不许说!就算以后娶了媳妇儿,连媳妇儿也不能说!记住了吗?”琉光点了点头:“是,爷爷!光儿记住了!”玉斩天慈爱地摸了摸琉光的头:“乖孙,快去玩儿吧!”琉光这才长舒一口气,飞也是地逃出了书房。

在门外候着的玉隐只看到门开了,一个白影闪出来,却是自家公子。还没待玉隐细想,就听书房里玉斩天玉老爷子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天不负我!天不负我啊!老子今晚要喝酒!老子今晚要吃肉!哈哈哈哈!”书房外伺候的人一听老爷子发话了,哪里还敢怠慢,马上吩咐厨房将窖里藏的好酒启出来,又现杀了牲畜,给老爷子准备酒肉。这么大的动作,后果就是……玉老夫人怒气冲冲地杀到了在花园赏月的玉老爷子面前:“你个老货!抽风了啊?还要喝酒、要吃肉?堂堂紫玉家主,端的是一点风度都没有……”

一个月后,九风阁。

琉光双眸含笑,看着面前的五十人。他真的很满意,非常满意!这些人本身的修为就不低,在紫玉军中的常年训练,也使得他们的根基十分牢靠。经过上一次的考核之后,所有人均达到了四品巅峰,更有几个天赋稍好些的,已经跨入五品天行宗的行列。至于首领苏玄,更是达到了五品巅峰!这才短短的四个月时间,这么大的进境,琉光怎能不满意?“启禀公子”苏玄上前一步,跪倒在地,“此次抓获神风门眼线共计四十七人,全部斩首,无一例外!首级已秘密送至神风门总部门前。”“哈哈哈!好!”琉光快步向前扶起苏玄,“神风门主风敖,有何反应?”苏玄起身:“风敖他……没有反应。”琉光眉头一蹙:“没有反应?哼!他倒是能忍!”

旋即,琉光看向列阵整齐的五十卫兵:“今日,公子很满意!”听到公子这话,五十卫兵脸上虽无表情,但眼中却依然能见到欣喜之色。玉隐上前一步,双手捧了一块红色的事物给琉光。琉光亦是双手接过那事物,转而递到苏玄手上:“把它展开!”苏玄依言接过那事物,迎风展开,竟是一面血色大旗!上面绣着两个暗金色的大字:潜龙!“从今日起,你们五十人,名为潜龙!苏玄,他们从今日起,归你了!”

苏玄大惊,扑通跪倒在地:“玄,谢公子大恩!”琉光送他的这份大礼,让苏玄如何不惊!潜龙五十卫的实力和潜力有多大,苏玄再清楚不过了!有了他们,苏玄复国的希望便足有七成!今日,琉光一言就将他们转送给自己,这份恩情,苏玄知道,终此一生也还不尽了!将苏玄扶起,琉光认真地说道:“别的不多说了。只一句,苏玄,你若败了,那么公子……必败!”苏玄如何不懂,琉光这是将身家性命都托付到自己手上了!单就这份信任,苏玄便决定这一生都要为琉光肝脑涂地:“请公子放心!玄,不会败!”

此刻,书房中,玉斩天手中握着一份卷宗,一个黑衣人站在一旁:“家主,小公子这次的动作……实在是有点大了。”玉斩天盯着卷宗,却并未回话。黑衣人咬了咬牙,继续说道:“家主,眼下金玉虎视眈眈,大陆局势也是暗流涌动。小公子此次派人将府中所有的神风门奸细一个不漏,全部斩首,首级尽都送到了神风门总部的大门口!这样做,无疑是在向神风门宣战啊!小公子他……”玉斩天放下手中的卷宗:“我何尝不知道光儿此举有多危险!但是你知道吗?那五十卫兵只用了四个月就生生拔高了一个阶位!四个月!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尽力保他的原因了。这小子身上,秘密太多了!问题是他天天在我眼皮下面晃悠,哪来这么多秘密?真是头疼……”

第五章 玉老太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