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凌霄之行

  天行历10536年,神祭之夜,金碧城紫玉门庭书房。

玉斩天依旧坐在宽大的桌子后,对站在书桌另一侧的琉光道:“光儿,你是我紫玉一脉千世不出的奇才。此番到凌霄宗后,你有何打算?”九岁的琉光已不再是一副稚子模样,穿着一袭紫袍,少年之资却颇具几分雍容气度。习惯性地淡淡一笑:“在我看来,唯八字尔!”眼中闪过些许厉芒,“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好!”玉斩天抚掌大笑,“好!好!好!继续说下去。”这一连四个好字,已经充分证明了玉斩天对琉光的极度赞许。虽说玉斩天身上似乎总有那么些许洗不掉的草莽气,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个粗糙的汉子。相反,身居紫玉门庭家主的高位,使他的眼光格外的高,这么多年来,很少有人得到过他的赞许,更别提像今天这般连说四个好字了。可见他对琉光这个孙儿是打心眼儿里推崇的。

对于玉斩天的赞许,琉光却是没什么反应的,原因无他,听得太多了呗:“凌霄宗是玉氏一族精英的所在之地。这近千年来,金玉势大,一直占据嫡系之位,依祖制入主凌霄,掌管大小事宜。所以,现在的凌霄宗,虽说也有一些旁系子弟和外姓之人,但终归难成气候。凌霄宗已成金玉的麾下势力,这点,不容否认!”玉斩天深以为然,点了点头:“说下去。”“金玉野心,人尽皆知。就拿这次拜师的事来说,明摆着就是在打着吞并我紫玉一脉的主意。所以,光儿此上凌霄,名为拜师,实则软禁。既然如此,那光儿就要借他凌霄宝地好好修炼一番。待来日,神功有成,凌霄宝地……必成我紫玉的囊中之物!”

玉斩天欣慰地点了点头:“好!不愧是我玉斩天的孙子!有魄力!只是光儿……”玉斩天眸中泛起了深深的忧色,“此去凌霄,玉无涯根本不可能放过你!……你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啊!”玉斩天吞下去,没有说出口的话,正是“爷爷放心不下你”。但是面对琉光,这样的话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琉光的独立、果断、坚韧甚至是狠辣都要远远超出同龄的孩子。面对这样的天才时,玉斩天觉得这样的话说出来,是对琉光这些年不懈努力的亵渎!但是他又忍不住说了出来,却是一个爷爷,一个老人,对孙儿最真挚的爱!

琉光自然明白玉斩天的意思,眼眶一热,险些流下泪来。他并不是一个很擅长表达自己情感的人。当初在神界面对神王时,琉光明明很爱他,却处处给他惹是生非,让他头痛不已。人人骂他顽劣成性,却不知他如此做,只是想让日理万机的父王多看看他。面对沐璎时,琉光明明被她的真情打动,对她萌生爱意,却依旧是一副不咸不淡,不冷不热的样子。人人骂他薄情寡性,却不知,他是在用这种方式保护心爱的姑娘不受伤害。此刻,面对玉斩天这样一位老人,琉光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被拨动了。就是这样一位老人,他为了保护孙子,为了掩盖孙子的惊才绝艳,一直在背后默默付出着。琉光深知,若不是玉斩天一直默默地为自己打点,单凭自己在九风阁里搞出的阵仗,自己根本不可能平安无事地渡过九年!但这位老人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任由他的孙儿如此肆无忌惮地发展着,任由他的孙儿一次次把紫玉推上危险的边缘,自己再默默地将紫玉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看着玉斩天鬓边的些许白发,琉光猛然意识到,这九年来,压力最大的不是他琉光,而是爷爷,玉斩天!放心吧爷爷,我琉光这一世入了紫玉门庭,就必然要护得紫玉周全!只因这一世,我叫,玉琉光!

“爷爷,孙儿自知这几年不加收敛,为紫玉平添了许多危机。若非是爷爷暗中替孙儿周全,孙儿今日定然已是尸骨无存。此去凌霄,危机重重,但请爷爷放心!孙儿定会荣耀归乡,重振紫玉昔日风采!”玉斩天听过这话,不禁老泪纵横。人老成精,玉斩天纵然不知琉光的真实身份,但这个孙儿往日里的作派却让老爷子从心里感到一种疏离,一种冷眼观世的疏离。这个孙儿面上虽未表现出来,但那种感觉却是真实存在的。更何况,这个孩子言语中自称“光儿”,从未说过“孩儿、孙儿”之类的话语。也独独只对生母云紫晨有那么些许亲近,但仅仅是些许而已。此刻,琉光言语中用上了“孙儿”二子,却是让玉斩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但作为一名八品巅峰的天行圣,玉斩天知道,那感觉骗不了人!就在他说了那句话之后,琉光沉默了,再次开口的时候,那种疏离感竟然减少了很多!但玉斩天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疏离的消失仅仅只是针对紫玉,面对其他人,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冷眼观世的玉琉光!可是这又有何妨碍呢?他玉琉光终究承认了是我玉斩天的孙儿,承认了是我紫玉门庭的玉琉光!这,就够了!

玉斩天老怀大慰中,眉宇之间仍是化不开的忧愁:“光儿啊,如你所说,此去凌霄,定然危机重重。凭你一人之力,独在凌霄……爷爷……终究是放心不下啊!”玉琉光心中一暖:“的确,仅凭孙儿之力并不足以扳倒金玉一脉。毕竟这天行大陆,根基还在三国啊!”玉斩天剑眉轻挑:“光儿的意思……取,而代之?”玉琉光摇了摇头:“不。孙儿虽小,却也懂得这个道理。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世俗权利更迭频繁,修炼世家若是参与其中,必然导致消亡过快!一时的极致辉煌无异于杀鸡取卵。所以,取而代之的不是我们,而是龙国后裔。”

“龙国后裔?!”玉斩天惊道,“难不成龙国皇室还有血脉遗存?”玉琉光轻轻点了点头:“是。龙国皇室还有一个嫡孙存世。爷爷可还记得孙儿手下潜龙五十卫的首领苏玄吗?”“你是说那个七品高阶的天行帝?”玉斩天似乎想起什么,突然,“苏?他姓苏?!龙国国姓苏氏?”“是。苏玄正是龙国皇室嫡系血脉的最后遗存。”看着玉斩天瞪大的双眼,玉琉光促狭地笑了笑,“爷爷,你这样子……嘿嘿……”玉斩天被孙子一阵打趣,不由得老脸一红:“去去去,臭小子!说正事,你有什么打算?”

玉琉光道:“孙儿打算助苏玄复国。”“嗯。”玉斩天点点头,“这你不说,爷爷也能猜到几分。”“孙儿此次前往凌霄宗,炎国之事您与苏玄商量即可。包括潜龙,我也留在金碧城。还请爷爷暗中打点。”“这是小事。不过……”玉斩天眉头紧蹙,“光儿,这样一来,你此去凌霄宗要带谁去?难道……”玉斩天眼前一亮。“姜果然是老的辣!”玉琉光从袖中掏出一份名单递了上去,“您猜的没错。这些人就是我手下的另一支队伍,名为‘暗影’。”玉斩天接过名单,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能逃过紫玉的情报网,暗中建立一支新的队伍,他这个孙儿,确实不简单!“爷爷,这些人中有部分在紫玉军中任职,还有一部分却是孙儿从他处寻来的。您看着把他们的身份洗白吧。”玉斩天沉吟片刻:“嗯,这不成问题。只是你马上就要动身,时间上有些紧张啊!”玉琉光嘿嘿一笑:“这点小事,怕是难不到爷爷吧?”“你个臭小子!”玉斩天有些哭笑不得。

突然,玉琉光双膝跪地:“爷爷,孙儿此去,不知何时方能回转金碧。但请爷爷放心,孙儿必将使紫玉,登上无冕之王的宝座!这是孙儿欠紫玉的!还有,无论如何,孙儿都是玉琉光,都是紫玉门庭,公子琉光!”玉琉光此举,正是由打心里承认了紫玉门庭。要知道以他的狂傲,便算是面对神王,也从未有过双膝跪地之举!但今日,他跪了!不是他不狂了,不是他不傲了!而是为了紫玉,他心甘情愿这么做!只因为这一世,他是紫玉门庭,公子琉光!玉斩天看着跪倒在地的玉琉光,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他深知这个孙儿骨子里带出来的傲气是不容许他向任何人屈膝的!但今日,为了紫玉,他跪了!玉斩天看到的不再是那个冷眼观世的琉光,而是一个为了家族未来,牺牲了自己的童年,义无返顾迈向危机的少年!将玉琉光从地上扶起来,玉斩天什么也没说,而是把孙子搂入怀中,手掌用力地拍了拍他的后心。玉琉光犹豫一下,还是从背后抱住了爷爷。在他的记忆中,爷爷,已经很久没抱过自己的孙子了!这一抱,玉斩天所有的担忧和欣慰、玉琉光所有的愧疚和坚定,不言而喻。

玉琉光离开了书房。玉斩天沉思良久,拍了拍手,一名黑衣人应声出现在他的面前:“家主。”玉斩天点了点头:“从现在开始,紫玉进入戒严状态,家族内部的脏东西全部清理干净!金碧城的所有势力必须要一一彻查!如有不服,杀!”“是!”黑衣人心生寒意,玉老爷子这一声令下,金碧城内怕是要被鲜血清洗一遍了!不过我紫玉门庭沉寂久了,也该动一动了,“家主,戒严令持续到何时?”玉斩天眸中泛起杀意:“没有时限!直到公子归来!”“是!”

九风阁。

“公子。”玉隐从门外进来,“老太爷……下了戒严令。”玉琉光的双眼陡然睁开,玉隐下意识地低了低头,回避玉琉光眼中爆出的令人不敢直视的锋芒。“嗯,我知道了。”玉隐问道:“公子,老太爷这么大的动作……”笑了笑,玉琉光指着一旁的椅子:“阿隐,坐。爷爷他这么做,是做给金玉看的。这是一种姿态。金玉强行要了我去做人质,紫玉若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不正常了。如此姿态,就是要告诉金玉,若敢动我一根毫毛,紫玉必会血拼到底。懂了吗?”玉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样一来,不光金玉会放松对咱们的警惕,就连其他四脉也会对我们唯恐避之而不及!其他势力见我紫玉这般动作,在大陆局势并不安定的现在,也不会不开眼的凑上来。老太爷这一动作,可为咱们争取了大把的时间啊!”玉琉光微微一笑:“没错,在别人看来,现在的紫玉就是一只逮谁咬谁的疯狗,你会没事闲的招惹一只疯狗吗?所以说啊,咱们家最奸诈的不是公子我,而是老太爷。正所谓老而不死是为那啥啊。哈哈。”

玉隐直接无视了玉琉光,开始下一话题:“公子,你想好怎么安顿沐璎丫头了吗?”玉琉光一听这话,眉头瞬间拧成了一个疙瘩:“哎哟……怎么把这个丫头给忘了?真是愁人啊!”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转世的原因,颜沐璎对自己是黏得很!一天十二个时辰,除了睡觉上厕所,几乎寸步不离地跟在自己身旁。这次去凌霄宗,连玉琉光自己都不知道要走多久,怎么可能把她带在身边?玉隐看着琉光纠结的样子,暗暗笑了笑:“公子,你是关心则乱。要照隐的意思呢,就把沐璎丫头带在身边。在金玉,看似危险……实际上却是比紫玉要安全多了!”玉琉光眼前一亮:“没错!就这么办!”

次日清晨。天色尚未大亮,紫玉门庭就已经敞开大门了。在众人的簇拥下,玉斩天领着玉琉光和颜沐璎从大门内出来。在他们身后,玉隐带领着五十名身着玄衣的汉子,一路护卫着二人。玉老夫人看着这爷孙俩,微微叹了口气:“老头子,照顾好光儿!”玉斩天看着玉老夫人的眼睛,半晌,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会的!”玉琉光一掀衣摆,重重地跪倒在地:“奶奶,父亲,母亲……光儿走了!您们,多多保重!”言罢,玉琉光对着他们连磕了三个响头,方才起身。云紫晨再也抑制不住眼泪,冲上去一把将玉琉光抱住,用手帕轻轻拭去玉琉光额上的灰:“光儿,到了凌霄宗以后,不要与人争斗。那里不比在家里,处处有人照应,能不惹事就不惹事啊!记得要多吃饭,多运动,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要亏了肚子!还有,照顾好你表妹,别让人欺负她!经常给娘来个信,娘想你……”说至此处,云紫晨早已泣不成声。玉琉光把头微微仰起,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将眼泪憋了回去,目光转向云紫晨时,他脸上已是挂着淡笑了:“放心吧,娘!孩儿都记下了。终有一天,孩儿必会荣归金碧!”云紫晨不停点着头:“娘信!娘信!”

双目通红的玉啸霆伸出手,将云紫晨拉了回来:“晨儿,光儿该走了。我紫玉门庭的子孙,没有孬种!”玉琉光抬眼看着父亲玉啸霆,这个不多言不多语的汉子,却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现在的他,心里一定十分窝囊吧!一个男人,却要亲手将儿子送去做人质,他一定在恨!玉琉光如是想到。尽管不舍,云紫晨还是最后替玉琉光整了整衣衫,不再多言。最后看了一眼紫玉的大门,古朴厚重得仿佛似一个垂暮老者一般。“紫玉,等我回来!”心中暗暗说了一句,玉琉光不再留恋,头也不回地牵着颜沐璎的手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驶入晨雾,云紫晨挣开玉啸霆的手,朝着马车冲了过去:“光儿!光儿!娘等你回来!”这一句“等你回来”,透支了云紫晨全身的力气,她一下子栽倒在马车驶过的路上。抚摸着马车刚刚留下的车辙,云紫晨的心似要被撕裂一般!明知琉光此去凌霄宗很可能终此一生都不能母子相见了,但云紫晨不得不亲手将儿子送去那里!“我好恨!光儿……娘好恨啊!”猛然吐出一口鲜血,云紫晨晕倒在了地上。

玉啸霆赶紧冲过去抱起云紫晨,却见地上鲜血色泽浓重,凝若实质,分明就是心血!不敢再有任何大意,玉啸霆赶紧用手抵住云紫晨的后心,一道精纯的天行之力度了过去,这才稳住了伤势。爱子离去,发妻重伤,玉啸霆,这个坚毅的汉子却什么都没有说,甚至是没有丝毫表情,只是抱着妻子,一步一步走回了紫玉门庭,而在他的身后,光洁的青石板路,皲裂,破碎。

第八章 凌霄之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