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阴谋阳谋

  说话间,沈老板递上一封书信:“公子,这是金碧城来的信,苏玄大人亲笔。另外,还有一条从炎国皇宫传来的消息。”玉琉光接过信:“皇宫的消息?”“是。”沈老板答道,“炎国国主的小女儿若云公主将于明年二月初二招驸马。炎国国主木宏亲自下令,凡青年俊杰,非奴籍出身者,无论国别,均可前往。这旨意应该就快下来了。”玉琉光听罢微微一笑:“这倒是个好机会。如此一来,天炎城内必是人才济济,借此机会拉拢一些谋士门客才是正道。”沈老板应道:“这个不消公子吩咐,属下已经着人在做了。”

  玉琉光颔首:“嗯,不错。但是千万要小心,不要漏了紫玉的底。我总是觉得此事怕是与金玉脱不了干系。与其说这是木家在战前扩大势力,倒不如说是这金玉在大乱之前的探底。这玉无涯倒是和我想到一处去了,我倒也想看看,这天行大陆的诸多势力,有哪些是图谋天下的。“玉隐剑眉紧蹙:“可是公子,看清金玉目的的人恐怕不在少数,他们还会继续吗?”“怎么不会?”玉琉光冷笑一声,“这就是玉无涯的可怕之处啊。此次机会千载难逢,任谁都不可能放弃的。就算明知道是个坑,他们也不得不跳下来。”玉琉光此言说罢,众人尽皆冒了一头的冷汗,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玉无涯的可怕。尤其是沈老板和玉隐,更加为自己以前妄图贸然对抗金玉的想法感到可笑。

  见众人面色如此沉重,玉琉光笑了笑:“不必如此,你们便对我这点信心都没有吗?”颜沐璎轻摇螓首:“非也。若说这天下还有一人可和玉无涯相较高下,沐璎相信,除琉光哥哥外,便再无第二人了。”玉隐也点了点头:“小璎儿这话我确是及其赞成的。”玉琉光笑而不语,片刻后,他问道:“对了老沈,拉拢门客这事是谁在做?”沈老板眼中闪过一丝钦佩:“回公子,是风雷帮的军师,欧阳澈。”“怎么?”玉琉光奇道。“老沈,我观你提到此人时面露钦佩之色,此人有何异处不成?”老沈点了点头:“确实如此。风雷帮初被我们收编之时仅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帮派,短短几年之内,风雷帮便成为炎国黑道的龙头,仅天炎一城的妓院、赌场、酒楼、茶馆、瓦肆,风雷帮在幕后操纵的便足有七成!而风雷帮能有如此成就,便与这欧阳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啊。”

  “欧阳澈?”玉隐想了想,“这欧阳澈什么来历?”沈老板答道:“这欧阳澈今年不过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入帮五年。自他入帮后,风雷帮便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飞速发展,因此他也有个‘天才军师’的称号。但此人身份神秘,我们全力调查之下也仅是发现其与炎国国主木宏有些仇怨。”

  “哦?这倒是奇了。此子倒是有些神秘呢。明天你带他来见我。”琉光如实说道。颜沐璎此时却在一旁喃喃自语:“木宏……欧阳澈……木宏……欧阳澈……”玉琉光看向她:“想到什么了?”“啊?”颜沐璎回过神来,“我记得禁地的卷宗里似乎提到过木宏在登基似乎有一个庶子,后来不知所踪了,但对外却说是暴毙。算算年纪,若他那庶子尚在人世,年纪也刚好是二十出头。”玉琉光听完微微一笑:“有意思……欧阳澈?木宏?呵呵……”

  举起茶杯,玉琉光复又问道:“那诏书大概何时才能下来?”沈老板默默算了一下:“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的话……先要向风、月两国递去国书,然后国内才可下诏。这一来二去,怕是要半年了。层层选拔之后,重头戏怎么也要到今年神祭之后了。”玉琉光点了点后,又问玉隐:“阿隐,前日爷爷传来的消息,那玉氏一族的排位战可是要开始了?”玉隐答道:“是,排位战就在一个月之后。”玉琉光面色忽然变得阴沉起来,陷入了沉思。颜沐璎看着玉琉光,反复思量,突然惊道:“金玉怕是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底细!”“不。”玉琉光摇摇头,“恐怕不是如此。玉无涯这是要对紫玉下手了。”玉隐经此点拨亦是恍然:“玉无涯打得好算盘!若是此次排位战吞并了我紫玉,那他金玉的势力可谓是一家独大了!而后的招亲便是排除异己的开始。战争尚未开始,金玉便已占尽先机……这玉无涯……好狠!”

  玉琉光轻喝一声:“不行,断然不能让他得逞!排位战,我倒是有七成的把握不至紫玉被吞并,但招亲一事万万不能顺利进行!如若排位战失败,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沉思片刻,玉隐眼中杀机一闪:“杀!”玉琉光冷笑一声:“杀!”颜沐璎蛾眉微蹙:“不可。你们真要如此做么?这分明就是在害人!那若云公主本就是无辜之人,何苦连累她一条性命?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别的办法?”玉琉光看着颜沐璎,大声喝道,“此时若还有别的办法你当我愿意去对一个弱女子下手吗?如果不让她死,那死的就是我们!是爷爷,是父亲,是母亲,是紫玉众多无辜的人!甚至有可能是我!但我更怕死的是你!”玉隐按住情绪激动的玉琉光,看着颜沐璎:“小璎儿,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不忍伤害无辜。可是如果若云公主死了,那么招亲一事就此作罢。按律,炎国皇室至少三年不能举办任何庆典。就是这三年的时间,对我们来说却是救命的三年啊!小璎儿,听哥哥一句劝,别固执了。公子他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便可以残害无辜吗?若是这样,这点好,我宁可不要!“颜沐璎怒视着玉琉光,眼里竟沁出了泪水。

  玉琉光神色复杂地看着颜沐璎,他心中毕竟是有些感动的。他知道,眼前的颜沐璎还是那个神界的沐璎,无论是在神界还是在人界,都不曾变过。可玉琉光也知道,自从他选择下界的那一刻开始,所谓的良善、所谓的道义,便都与他再无干系!此刻,看着颜沐璎,玉琉光不得不冷声说道:“璎儿,我知道你年纪尚幼,但有些道理我相信你懂。若是你跟定我走这条路,从今以后,你便不能将自己再看做是一个孩子。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没有取死之道。为了达到某些目的,我不得不,也必须不择手段!也许在你的眼中,我是一个君子,是一个英雄。可璎儿,你去问问他们,问问我手下的所有人,他们哪一个不知道我玉琉光是一个枭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固然,我去当一个英雄,今日救得了那若云,明日又救得了别人,可若这般下去,终其一生我能救多少个人?十个?百个?又或者成千上万个?这些人与天下苍生相比又算得了什么!我承认我虚伪,打着天下苍生的名义去杀害无辜。可我说的都是事实!若是我们胜了,苏玄会是个好皇帝的。璎儿,你若是懂了,便继续留在我身边。若是不懂,过几日爷爷便会过来,你随他回金碧去吧。”看着颜沐璎陷入沉思,玉隐颇为担忧地对玉琉光说:“公子,这会不会……她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孩子?”玉琉光苦笑一声,“你我又何尝不是在孩提之时便开始谋划这些了吗?无妨,早些让她认清也好。”玉隐亦是苦笑:“是。”

第十五章 阴谋阳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