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金玉之谋(二)

  “金玉图谋什么,待我见过玉无涯,一切便知分晓。”玉斩天问道,“光儿,你对这排位战了解多少?”玉琉光回过神来:“我只知道这排位战共分三场,采取淘汰制。各脉二十五岁以下直系子弟战一场,这后辈的较量只为各脉的展示,点到为止;第二场则是各脉实力的较量,上场的直系子弟均为各脉的中坚力量,记载中……这一场有伤亡;第三场则是外院弟子的比拼。排位战的次序为下三家即寒、墨、紫三脉挑战上三家金、白、血三脉。紫玉优先,墨玉次之,寒玉最后。每场挑战胜出者获五分,并参加三人混战,输者淘汰。混战胜者再得五分,而输掉的二人则需再次进行对战,胜者得三分,输者无加分。如此三场过后,以总分确定排名。若分数相同,则由家主一战定胜负。而且……若是连续三次排名皆为末位,便再也没有机会参与排位战了,永远都只能当最后一名!”玉斩天点了点头:“赛制的确如此,我紫玉已经连续两次陪坐末位了。若是此次……那我紫玉便再无机会!但还有一个规定,其他旁系分支可以直接挑战嫡系,一人独战包括嫡系家主在内的五人,全胜者即可成为嫡系。但只要输一场,哪怕是平手,都要沦为末位。”玉琉光听闻此言,眼中不由泛起笑意。

  夜,议事厅。

  玉老爷子看着气势外放的玉琉光三人,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玉琉光微笑道:“高手之间皆能感应到同级武者的气息,白天身在凌霄,不敢轻易告诉爷爷。此刻在这里却是无妨了。”玉隐怕玉斩天担心,继续解释道:“家主放心,这里早被公子布下层层阵法与外界隔绝,便是玉无涯站在议事厅上方,也断然发现不了这里。”玉斩天这才点点头:“如此便好,可你们这修炼的速度……老子我一辈子也不过是个九品高阶。可你们……你们……”玉琉光笑道:“所以叫爷爷不必担心的。璎儿天资极好,日前已要冲击六品,因为要扎实基础,这才强行压回五品初阶。阿隐他也不差,排位战前应该能冲至七品初阶。孙儿虽已可以冲击九品,但排位战将至,此时突破并不是时候,所以停滞在八品巅峰之境。爷爷这下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玉斩天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当然满意!怪不得你小子今天笑得那么诡异。”一直未曾说话的颜沐璎此时道:“爷爷,琉光哥哥为了今日,费心筹谋这许多年,若是早知还有这么一条规矩,倒省了我们许多事呢。如此,也不必白白牺牲掉若云公主一条性命了。”“什么?”玉斩天惊道,“若云公主死了?是你们做的?”颜沐璎点点头:“是我们,确切的说是风雷帮做的。”“这下可是糟了……”玉斩天眉头紧锁,“你们赶紧把详细的经过告诉我。”玉琉光一见爷爷如此,也不敢怠慢,当下便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玉隐更是急忙将欧阳澈叫了过来。

  “你们这次可当真是太鲁莽了!”玉斩天叹道,“若是玉无涯的心思能这么好猜,他便不是玉无涯了!”欧阳澈闭着双眼想了片刻:“果然是我们低估了他。若是若云没死,招亲进行的时候,玉无涯就能得到他想要的情报。可若云一旦死了,想对若云动手的人也就是玉无涯要消灭的人,动了手的,便是玉无涯最终要找的势力!”玉斩天道:“没错,玉无涯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现在,你们要尽全力保护好欧阳澈,不让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被泄露。然后,断开与风雷帮的一切联系,直到排位战后。明白了么?”玉琉光点点头,神色凝重:“孙儿明白。玉无涯,看来此战,我若是不胜了你,紫玉便要死无葬身之地了。玉隐,传我的命令下去,所有人做好一切准备,排位战后,紫玉崛起!”“是!公子!”

  玉斩天颇有深意地看着玉琉光:“你如此筹谋,助苏玄复国,可是别有用心?”玉琉光正色道:“爷爷,记得孙儿同您说过,要让紫玉成为这修炼界的王者,世俗的力量不可或缺。我要的是苏玄治下的所有人都膜拜紫玉,将紫玉作为信仰,取代那些高高在上的神祗!”玉斩天直直地看着他:“但你可知,若是败了,就是死。”玉琉光同样回以目光:“现在收手已经晚了。”玉斩天良久不语,沉默半晌:“你们都决定跟着他了吗?”颜沐璎挽住玉琉光的臂膀,莞尔一笑:“爷爷早该知道,沐璎这辈子跟定了琉光哥哥。”玉隐亦是点头:“蒙紫玉不弃,收下阿隐为义子,阿隐自当跟随公子,绝无二话!爷爷又何来这一问呢?”“也罢。”玉斩天看着眼前这三人,“你们想好了就去做吧。爷爷支持你们。”玉琉光深知玉斩天这是将全家老小的命全部交到了自己的手中,只为陪他赌这一场:“爷爷放心,孙儿,不会输!”玉斩天拍了拍他的肩膀:“如若事不可为,万不要勉强自己。”玉琉光心下一暖,就算到了这种时候,玉斩天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自己的孙子。

  翌日清晨,一个侍卫来报:“六长老,宗主请您到凌霄金殿一叙。”玉斩天轻叹一声:“该来的终归要来。”玉琉光笑笑:“无妨,爷爷只管去就是了。”

  凌霄金殿,偏殿。

  抿了一口清茶,玉无涯缓缓道:“听说六长老昨日动手打了琉光这孩子?”玉斩天冷哼一声:“我便是要教训教训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怎么?宗主可不要忘了,光儿虽然在凌霄长大,但终归还是我紫玉的血脉!”玉无涯也不恼,淡淡笑道:“六长老不必如此。琉光永远是你紫玉一脉的子孙,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变。”“宗主有话便直说吧。”玉斩天实在不愿和玉无涯浪费时间了,因为他不知道玉无涯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此,我也就直说了。”玉无涯放下茶杯,看着玉斩天,“六长老应该也能猜到一些吧,此次的排位战,你紫玉可是打算继续陪坐末位?据我所知,紫玉已经连续两次位列最后了吧?”“哼!”玉斩天冷哼一声,“玉无涯你不用想了。我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便算是我紫玉永远陪坐末位,也是决计不肯从属于你金玉的!”

  玉无涯微微一笑:“六长老多虑了。六龙所属,易主玉碎的祖训我还没忘。我们六脉自成一家,哪有谁从属谁的道理。只是排位战将近,同属一族,我这是在替你紫玉担忧啊。除去啸霆侄儿和琉光,你们紫玉的外院……形式不乐观啊。”玉斩天冷声道:“你想怎样?”“不是我想怎样。”玉无涯看着玉斩天,“是你想怎样。百年已过,这排位也该动一动了,不是吗?你我兄弟一场,我可借你一人出战。啸霆侄儿在第二场中的得分想必也不会低,琉光……呵呵,只要外院那一场拿了八分,你紫玉必可超过墨玉一脉,缓解眼下的危机。如何?”玉斩天皱着眉头:“这么好的事你不会白白便宜了我。说吧,你想要什么。”

  玉无涯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紫玉雕龙。”“不可能!”玉斩天一声怒喝,“这个我决计不能应允!紫玉雕龙若是归了你,我紫玉一脉便名存实亡了!”玉无涯依旧淡笑:“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要的是你紫玉一脉子弟的安全,而我要的是紫玉雕龙的力量。如此合则两利的事情,我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拒绝我。”玉斩天怒道:“紫玉雕龙的力量?还不是一样?玉无涯,你敢发誓光儿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同你半分关系也没有吗?六龙所属,易主玉碎!玉无涯,你想害了玉氏一族吗!”玉无涯面色如常:“我说过了,我要的只是紫玉雕龙的力量!至于东西属不属于我不重要!玉斩天,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了,紫玉雕龙我可以不要,但你必须在我需要的时候用它帮我!二十年为限,我一共只借用三次!玉斩天,你可不要再逼我了!”

  玉斩天眉头紧蹙,心中无比挣扎,他现在真的很后悔把那一条规矩告诉玉琉光。他的本意是想自己以燃烧生命为代价,取得这一次的胜利,替孙儿争取机会。但自从他发现玉琉光的真实修为后便知道玉琉光是绝对不会让他如此去做的!相反倒是玉琉光自己一定会去尝试!他太了解玉琉光的个性了!若是能不走这一步,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只是不知道玉无涯到底打的什么算盘。盘桓良久,玉斩天终究是舍不得让孙儿冒险:“我如何才能相信你?”玉无涯笑道:“你只能选择相信我。我可以保证,我只借用紫玉雕龙的力量,而紫玉雕龙永远都是你紫玉的。”玉斩天咬咬牙:“好!我答应你!”玉无涯哈哈一笑:“痛快!如此我们便说定了!此次排位战若是紫玉仍陪坐末位,我金玉一脉的金玉腾龙便无偿借你使用一次,没有年限!”玉斩天的脸色稍缓,告罪一声,便匆匆离去了。

  待玉斩天走后,玉斐从一旁走出来:“看来紫玉这回是真的油尽灯枯了,不然玉斩天也不会拿紫玉雕龙的力量作为交换。”玉无涯点了点头:“看来是我多虑了。此次排位战结束后,我要约见风敖和大祭司。大陆之战也该开始了。”“是!”

第十八章 金玉之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