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排位战前

  夏秋之交,暑热未消,沉寂了许久的凌霄宗此刻也热闹开了。事关玉氏一族六脉的排位战即将开始,六脉子弟均已入住凌霄。而大陆各大势力也均在默默关注此事,玉氏一族的排位势必将影响到大陆局势的发展,于是就在凌霄宗内风起云涌的同时,天行大陆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静。大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凌霄宗。

  浅棠苑内。

  玉啸霆看着多年未见的儿子已经从一个孩童长成一个翩翩公子,不由心下激动,使劲拍了拍玉琉光的肩膀:“臭小子,不错啊!”玉琉光一个不妨被玉啸霆拍了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玉啸霆见儿子身体如此单薄,又想起传到他耳中儿子的斑斑劣迹,刚才还激动的心情此刻再也激动不起来了。“四品天行师?”玉啸霆这回是彻底怒了,“你个不长进的东西!在凌霄宝地修炼这么多年竟只得个四品!排位战将近,你说,玉氏一族年轻一辈你能胜过谁!你知不知道若是今年我紫玉再拿不到个好名次就永远都要排名最后了!你说说你这个小兔崽子,真是一点也不给老子省心!那墨玉一脉的小公主玉殊琳已经是六品初阶了!那‘凌霄双璧’,玉斐六品高阶,就连和你同岁的玉锦璇都已是五品高阶了!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若非看在老子就你这么一个儿子的份儿上,老子真想一巴掌扇死你!”

  玉琉光求救般地躲到了玉斩天身后,哀求道:“爷爷爷爷,你快救救我吧!要死人啦!”玉斩天甚少见到这个天资不凡的孙儿吃瘪,当然是乐意看戏的,无奈玉啸霆的吼声中气十足,怕是整个凌霄宗都听到了。俗话说家丑不外扬,于是玉斩天喝道:“喊什么?喊什么?还嫌不够丢人吗?你给老子把嘴闭上!”玉啸霆顿时哑火:“可是老爹你看这个不争气的小玩意儿……”“闭嘴!”玉斩天一声怒喝,“光儿如今这般全怪得了他吗?咱们爷俩儿都脱不了关系!你光骂他作甚?怎么不骂自己没用?眼巴巴地把儿子送来断了前程。”玉啸霆这回是真的沉默了,他如何不明白其中的关窍?只是除此之外,再无他法去宣泄自己的情绪。对于玉琉光,他心中亦是万分歉疚,是以这么多年也未再要第二个孩子,这也算是对玉琉光的一种补偿吧。

  颜沐璎看着沉默的玉啸霆,轻声道:“‘琉璃有光,玉之穹苍;琉璃有光,山河莽莽。君子如玉,志在四方。君子如玉,天地以为皇。’记得琉光哥哥的名字便取自此首《琉璃》吧。”玉啸霆看着只有十五岁的颜沐璎:“璎儿,这是谁告诉你的?”颜沐璎微微一笑:“姨夫,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告诉我这些的人还教会我,永远不要坚信眼见为实,要相信自己的心。不管您看到的琉光哥哥是什么样子,只要您心里相信他是天行大陆第一天才,那他就是传奇。您,相信他吗?”玉啸霆心中猛然一震,旋即正声道:“我信!琉光是我的儿子,我如何不信?”颜沐璎笑着点了点头,看向玉琉光。玉琉光亦是微笑:“父亲,孩儿不会让您失望的。”玉啸霆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便算是他一辈子都如此了又怎样呢?只要他不认输,他就是我紫玉一脉的好儿郎!

  雪茉苑,凌霄宗墨玉一脉驻地。

  一个精瘦中年人听到玉啸霆的咆哮之后不由皱了皱眉:“这啸霆侄儿怎的还是如此?都四十好几的人了,一点利害关系也不懂得。和天哥年轻的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说话之人正是墨玉家主玉哲明。其子玉临清站在他身边,笑道:“有其父必有其子,您也算看着霆哥长大的,他的性格您还不清楚吗?”玉哲明叹了口气:“唉……这说归说,可琉光毕竟是紫玉的嫡子,这样在凌霄宗里训斥,还毫不遮掩,搞得人尽皆知的。这让这孩子以后怎么抬头?”玉临清亦是感到一阵惋惜:“这孩子也是被毁了。想当年他未上凌霄之时,虽说天资不算上佳,但也还是中上之资。以紫玉一脉的能力,进阶八品也并非全然不可能。可是现在呢……数年未见,听说那孩子现在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纨绔子弟,修为也只得四品。这孩子呀,怕是就此废了呢。”

  玉哲明轻叹一声:“唉,家门不幸。我们两家向来同气连枝,也同样人丁单薄。好容易我们墨玉出了个琳儿,可是他们家却……紫玉一脉怕是完咯。”玉临清冷声道:“世事无常啊!当年琉光这孩子出生即能言语,更是引动天地异象,那也是名噪一时的天才。现在这个样子,若说与那位毫无关系,我便是打死也不相信!他这和断了紫玉的香火有什么分别!我怕下一个便是咱们墨玉了!”玉哲明按了按儿子的手:“出门在外,言辞谨慎些。走吧,随爹去看看他们,也有好些日子没见过了。”

  “爷爷,爹爹!”一个穿着鹅黄色罗裙的少女蹦蹦跳跳地进了屋子,“你们这是要去哪啊?”来人正是墨玉小公主玉殊琳。玉临清皱着眉头:“你这个疯丫头,你母亲一不在就没人管得住你了是吧?你看看你,今年都二十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以后怎么嫁人啊!”玉殊琳哼了一声:“爹爹你真是的,这就把琳儿往出赶呢!小心我告诉我娘,让她三天不让你进门!”玉临清当着父亲的面儿被女儿揭了老底,不由得老脸一红:“你!你这个死丫头,给我过来!看我今天不打你的!”玉殊琳一看父亲脸色不对,赶忙躲到爷爷玉哲明身后:“我才不过去!”玉哲明哈哈一笑,把玉殊琳护在身后:“好了临清,你这每次说打,哪次动过手啊?装装样子就行了。赶紧收拾收拾走了。”

  玉临清这才罢手,无奈地看了玉殊琳一眼:“你个死丫头。”玉殊琳朝父亲做了个鬼脸,挽住玉哲明的手问道:“爷爷,你们这是要去哪啊?我也去好不好?”“你呀,真是一刻也闲不住。”玉哲明宠溺地摸了摸玉殊琳的头,“我和你爹爹要去你天爷爷那儿叙叙旧,你若要来便跟着吧。”玉殊琳大叫道:“紫玉一脉?那莫非能见到玉琉光了?我可是来的路上就听说了,什么炎国第一纨绔公子,天炎城四害之首。我可是一直想见见他呢!”“琳儿!”玉临清眉毛一沉,“到了紫玉一脉可不能这么说,听到了吗?”“哦,听到了。”玉殊琳吐了吐舌头,小声嘀咕着,“本来就是嘛,干嘛还不让人说。”玉临清轻喝一声:“琳儿!”玉殊琳撇了撇嘴,垂头道:“是,爹爹。琳儿不说就是了。”玉临清这才点了点头:“爹,咱们走吧。”

  且说这玉哲明父子二人刚刚进入浅棠苑,玉斩天便与玉哲明来了一个熊抱:“哈哈哈,你这老小子,咱们可是有些日子没见了啊!”玉哲明对于玉斩天的性子显然是习以为常了:“可不是。自从你金碧城戒严之后,我们可是甚少见面了吧?”玉斩天眼中泛起一丝苦涩:“是,许久未见了。”玉哲明一听,面色也不太好看,又看着玉斩天苍老的面庞,叹道:“这些年,就属你们过得不易。你看看你,都已老成这副模样了。”玉斩天看着依旧是中年模样的玉哲明,不由苦笑一声:“现在紫玉不比从前了。虽说在世俗之人眼中仍是高不可攀的所在,但你也清楚现如今我们的处境。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啊!”“罢了!”玉哲明笑道,“今日不谈这些,你我兄弟二人好不容易见面,别被这些事坏了兴致!”玉斩天亦是哈哈一笑:“是极是极!不谈那些,早知道你得过来,酒都备好了,就等你上门了!走!喝酒去!”

  看着娇俏可人的玉殊琳,玉斩天啧啧赞道:“这便是琳儿吧?这么些年没见了,小丫头也长成大姑娘了!琳儿还没忘了你天爷爷吧?”玉殊琳甜甜一笑:“琳儿当然记得天爷爷!小时候天爷爷你可常常去看我呢!还偷偷瞒着我爹娘给我买糖人吃呢!”“诶,这孩子……”玉斩天是哭笑不得。“天伯。”玉临清瞪了玉殊琳一眼,笑道,“这丫头从小野惯了,您别见怪。”玉斩天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在意。玉殊琳却眨了眨眼睛,问道:“天爷爷,我听说琉光弟弟也在这儿住。我们两家乃是世交,可琉光弟弟来凌霄宗早,到现在我还不认识他呢。”玉临清眉头一蹙,轻咳一声:“琳儿!”玉哲明也有些尴尬:“呃……这个……是啊……天哥,琉光侄孙他……”玉斩天却是毫不在意:“那个混小子啊,马上就来了。”

第十九章 排位战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