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公子除名

  擂台之上,二人斗得厉害,擂台之下也是风起云涌。白玉家主玉江庭看着擂台上拼尽全力施为的玉千玮,大有欣慰之感。在他看来,自家孙儿能在这个年纪就达到如此境界,已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更何况此次大比,玉千玮已经触到了七品的门槛,回去之后,只需要静修感悟,晋升七品,指日可待。玉无涯转头看着面露喜色的玉江庭,不由笑道:“恭喜二弟。你们白玉一脉,又要增添一名七品的高手了。看来白玉一脉真是人才辈出啊!”玉江庭对于“二弟”这个叫法十分不满,但玉氏一族规矩如此,嫡系为长,他也没有办法:“那就借金玉家主吉言了。待我那不成器的孙儿晋升七品后,定然前去道谢。”玉无涯也不介意玉江庭称他为“金玉家主”而非“宗主”,呵呵一笑:“道谢就不必了。都是自家人,何必客气。届时本宗让斐儿和千玮侄孙多多交流交流,毕竟同龄人,话题也要多些。”“多谢金玉家主美意。”言罢,玉江庭不再理会玉无涯。玉无涯也不在意,回过头来,继续看着场上的大比。

  此时的玉斐和玉千玮,早已是战得难解难分了。玉千玮掌出如风,掌掌都向着玉斐的要害处攻去,显然已是要置人于死地的打法。玉斐手握长枪,一直紧守不攻,看似落入下风,实则步法纹丝不乱,招式之间未见分毫慌乱。“招式如此阴险毒辣。”玉斐抵挡之间,趁隙瞥了一眼玉千玮,“想不到白玉公子名声在外,实际上竟也是一个心胸狭隘的阴毒小人。”玉千玮冷哼一声,却并未还嘴,只是手上招式却越发的凌厉。玉斐一个闪身,躲过玉千玮直取心窝的一掌,长枪反手架住玉千玮的双掌:“怎么?白玉公子不想反驳,是默认了吗?”玉千玮并非不想还嘴,只是凭他六品巅峰的修为,尽管已尽全力,但是对付已经晋升七品的玉斐还是倍感吃力,哪里还有多余的力气再去和玉斐斗嘴?所以他只好选择闭口不言。

  很快,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快要过去,比拼即将进入尾声。玉千玮心头焦急,如果再不能将玉斐击落到擂台之下,这场比拼就要输了。而且他现在体力已经消耗到了极点,早已是强弩之末。反观玉斐,一招一式之间还是那么游刃有余。照这样下去,玉斐只要逮住一个机会便能将他打落擂台。若是如此,白玉一脉在后面的比拼中若想获胜便是难上加难了。玉千玮咬了咬牙,心中下了决定:按照规定,在时间结束之时,双方仍未分出胜负,就要同时被判输。若是无法将玉斐击落擂台,那就拖着他,不给他机会,保证在时间结束之后,两个人仍是平局之势。这样一来,就算是赢不了他,最起码也能保证不和金玉一脉拉开分差,后面的比拼也能降低些难度。玉斐心思缜密,如何能看不出玉千玮的想法。只是他并未拆穿,依旧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既不主动攻击,防守也不见加力,仍旧同先前一般,并未有任何改变。

  玉隐看着擂台上的一切,不由奇道:“这玉斐打的是什么算盘。明明有一击必胜的实力,何故还要如此游斗下去?岂不是浪费时间吗!”玉琉光摇了摇头:“玉斐的心思果然不能小觑。你再仔细看看。”玉隐闻听此言,又重新审视着场上的局势。片刻后,玉隐出声道:“游戏。这是一场猫捉耗子的游戏。”“不错。”玉斩天点了点头,“想不到几年未见,阿隐的眼界也增长了不少。”玉琉光看着仍在场上缠斗的二人,说道:“想不到以前竟是小瞧了玉斐。玉千玮目空一切,骄傲自大。玉斐此举正是给了他一个大大希望。与他游斗之间,就给玉千玮造成了一个错觉,让他认为自己可以凭借六品巅峰之势战胜七品高手。要知道六品巅峰与七品的差距之大,就如同云泥之别,不可同日而语。这样一来,玉千玮的自满就会膨 胀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地。这个时候,再将他打落悬崖,那么……”“废了。”颜沐璎打断了玉琉光的话,“玉斐动手了。玉千玮,废了。白玉公子,就此除名。”

  就像在印证颜沐璎的话一般,擂台之上的形式出现了巨大的翻转。用来计时的香即将燃尽,玉千玮仿佛看到了胜利在向他招手。白玉一脉,终于在这百多年的时光中翻了一次盘!就在玉千玮欣喜若狂之时,就在香烛即将熄灭的瞬间,就在裁判准备宣判的时刻,玉斐淡然一笑:“结束了。”突然,玉斐周身紫芒大绽,手中长枪一横,转身一击!枪尖处一道紫色的劲气呼啸而出,正中玉千玮的胸口!玉千玮毫无悬念地被玉斐一击,打下擂台。正如他先前将玉殊琳打下擂台一样,同样的情形,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不——”玉千玮重重地摔下擂台,口中鲜血仿若廉价的水一般不停地流出,原本的白衣混合着鲜血和泥土,此时已经污秽不堪。再看这原本风度翩然的白玉公子,此时如同街边的乞丐,躺在地上抽 搐着,怨恨着、怒骂着。“玉斐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算什么玉氏子弟!你不配!”玉千玮勉力伸出沾满血污的右手,指着依然站在台上,玉树临风的玉斐,“方才战中你便出言不逊,乱我心神。此刻又背后偷袭,重伤于我!你真真是卑鄙无耻至极!够胆的就再和我战一次!”玉斐面色如常:“白玉公子,我们彼此彼此。想想你重伤寒玉和白玉两位小公主的手段,我这个,只能叫小儿科。败了就是败了,难道你白玉一脉如此输不起吗?”“你放屁!”玉千玮赫然暴怒,“有种你……”“肃静!擂台之上,禁止喧哗!”裁判看了玉千玮一眼,“排位战第一场,三人混战,金玉玉斐,胜!”玉千玮这才愤愤然住了口,一边挣扎着,一边被救护弟子带去了场下,临走时那怨毒的眼神,令所有人都心寒不已。

  “排位战第一场,终。玉氏一族,六脉所属,得分如下:金玉一脉,十分;白玉一脉,八分;血玉一脉,暂无;寒玉一脉,暂无;墨玉一脉,五分;紫玉一脉,暂无。比分既出,不得疑义。”随着裁判将第一场的比分公布出来,此次排位战,各脉二十五岁以下直系弟子的比拼就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场下明眼人的心情却是五味陈杂。因为在今天,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天才的陨落!白玉公子,就在他们的眼前,除名。如果不是玉千玮临走时的那个眼神太过怨毒,他们宁可相信,玉千玮之前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心机太重,而非心胸狭隘。若是这样,那么玉千玮之名甚至会超过玉斐“第一天才”之名!因为在这样的庞大家族里,需要这样的城府深沉之人来维护家族的利益。若是选择下一任的宗主,他们定会去支持玉千玮。而玉斐,是要进凌霄塔的人。但是现在,玉千玮的一个眼神,就断送了他“白玉公子”之名,一个庞大的家族,不需要一个输不起的人来领导,不需要一个心胸如此狭隘的人来领导!

  但又一个令众人十分兴奋的点就是,天行大陆第一天才,金玉公子玉斐!玉斐果然不负这“第一天才”之名!身受重伤之下,竟然还能当场晋升七品,不借任何外力,一举夺魁!况且玉斐不光在修炼一途堪称天才,心机智谋竟也不在话下!取得这场大比的胜利并不困难,难的是硬生生地将六脉之一的公子除名!这就不仅仅需要武力了,更重要的是智力。虽然玉斐毁了白玉公子玉千玮,但所有人都没有去指责他,就连白玉一脉的家主玉江庭也没有。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件事,就是,在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弱者不值得同情。至此,金玉和白玉一脉的斗争算是暂告一段落。白玉公子玉千玮的意外除名,让白玉一脉在接下来的一百二十年,两次大比排位中都不会再有超越金玉的可能性了。

  议事厅。

  “如今看来,排位战第一场结束之后,总体的情况并没有超出我们的预计。”玉斩天对于现下的形式还是比较满意,“虽然此次墨玉一脉得了胜利,但后面的一场对于他们来说,情势不容乐观啊。”玉琉光点了点头:“确实。临清叔素来不喜战斗,下一场,的确是难了。”玉斩天又问道:“那依你们看来,下一场的大比,谁能拔得头筹?”玉琉光思索一下:“公正一点,自然是我老爹能赢。”“公正一点?”玉隐不由奇道,“公子的意思是这大比还能不公正一点?若是说外院弟子的比拼能够做一些手脚我还信,这直系的比拼还能换人不成?就连丹药都不能随意使用,如何做手脚?”玉琉光笑了笑,看着颜沐璎:“如何?璎儿可能明白?”颜沐璎白了玉琉光一眼:“若是如此做了,怕是事后爷爷都保不住你。”玉琉光嘿嘿一笑:“所以啊……这个事情还要爷爷来做啊。”

第二十五章 公子除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