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抱歉今日第二更迟了一点~不过还好,总算给大家补上了!求个收藏和推荐啊~)

翌日清晨,凌霄宗校场之上人头攒动。但看来人数量,竟然远远超出昨日排位战第一场所来的人。若说昨日的排位战第一场是玉氏一族六脉所属的后辈弟子的比拼,那今日的排位战第二场则是六脉直系弟子的中流砥柱,尽都是各脉下一任的家主继承人。昨日的排位战若还是小打小闹的话,今日的比拼就是真刀真枪了。毕竟昨日上场的都是各脉的未来种子,就算争斗得再厉害都不会有人真的下杀手。哪怕是除了玉千玮白玉公子名头的玉斐都不敢将玉千玮杀死,顶多是重伤。玉千玮偷袭玉殊琳时亦是如此,还没有下杀手,只是伤势较之往常严重些,就差点引得墨玉一脉和白玉一脉刀剑相向。但今日不同,不涉及未来之说,也就不存在绝人香火之事,那么,下杀手,也就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了。因此,来观赛的人,自然也就比昨日更多。毕竟今日大比的精彩程度,远非昨日的比拼可以比拟的。

  “玉啸霆你个小兔崽子,好好表现听见了吗?”玉斩天虎目圆睁,呼喝着玉啸霆,“拿不回第一,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校场上来来往往的人对于这一幕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试问整个玉氏一族,有谁不知道紫玉一脉的玉啸霆天天得被自家老爹玉斩天揍上个十次八次的。据说有一次,紫玉家主玉斩天老爷子坦言,若是一天不踢上玉啸霆一脚,都感觉自己浑身不舒服。于是,玉啸霆怕老爹这个事情,也成了玉氏一族众人皆知的一大笑料。玉啸霆看着来来往往不住偷笑的人,臊得满脸通红,哀声道:“我的亲爹啊!求求您老了!您在家怎么打骂我都行,这出门在外的,您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啊!”玉斩天一听,声音又大了几分:“面子?你还给我要面子?你个小兔崽子,老子告诉你!今天你要是赢不了血玉家的那个混小子,老子当着玉氏一族所有人的面,把你吊在擂台上面打!”玉啸霆一看自家老爹这个态度,哪还敢说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事,缩着脖子赶紧蹿上了擂台。饶是这样,还听着自家老爹在后面怒喝:“玉啸霆你个小兔崽子,到底听清楚了没?今天你要是赢不了,看老子打不死你的!”

  在擂台之上站定后,玉啸霆这才悄悄抹了把额头上沁出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道:“奶奶个熊的,吓死老子了。”玉啸霆几口粗气还没喘匀,就听得身后一个戏谑的声音传了过来:“哟,霆哥!您这是又被伯父修理了?怎么脸色这般惨白?”玉啸霆闻声回头,来者正是墨玉一脉的玉临清。玉啸霆看着自己兄弟那张满是揶揄之色的脸,不由得有些羞恼,喝道:“笑笑笑!老子就是被我老子修理了!怎么的?”玉临清赶忙上前赔不是:“哥哥诶,我错了还不行?你瞧瞧你这个脾气,不怨你家老爷子修理你。”“你还说!”玉啸霆虎目圆睁,铜铃般大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玉临清,好似要吃了他一般。“不说,不说行了吧?”玉临清赶忙说道。

  “肃静。”就在二人闲聊之际,裁判上到擂台之上,“排位战第二场,金玉一脉,玉震虎;白玉一脉,玉天泽;血玉一脉,玉殇云;寒玉一脉,玉承宣;墨玉一脉,玉临清;紫玉一脉,玉啸霆。出战!”六个中年男子,应声而来。按上三家与下三家分列两排而站。裁判就站在这两列中央:“按规则,由下三家挑战上三家。在先进行一对一挑战,胜出者进行三人混战,混战胜出者赢得比赛,输者进行二人对战。每场比拼均为一炷香的时间,超出时间仍未决出胜负者,同时判输。排位战以最终留在擂台之上的一方为获胜方,比拼中有掉落擂台者,则裁定为输。排位战中禁止恶意杀伤对手,裁判叫停或一方投降后,不得继续进行攻击。如有违反者取消本场比赛资格,积分为零。紫玉,玉啸霆,选择你要挑战的人。”

  玉啸霆下意识地向台下望了一眼,但见自己老爹怒目相视,不由缩了下脑袋,脱口而出:“血玉,玉殇云。”在场几人见到玉啸霆的尤有余悸的表情,不由得会心一笑。就连玉殇云那个万年不化的冰山脸上都有了一丝笑意:“那就战吧!”玉啸霆闻声抬头,看着玉殇云,双眼之中燃起了熊熊战意:“虽说是奉家父之命,必须要与你一战。但自从上次大比之后,你我二人再也未曾交手了吧?今日,便来一决胜负!”

  没有理会斗鸡似的玉啸霆和玉殇云,裁判继续说道:“墨玉,玉临清,选择你要挑战的人。”玉临清看着中气十足的玉震虎和病怏怏的玉天泽,洒然一笑:“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趁人之危的事,在下还做不出来。若是这般胜了,也是胜之不武。孩子的事,便随他们去吧。区区五分,我墨玉,不要也罢!金玉,玉震虎。”玉临清话音刚落,校场之上掌声雷动,就连玉无涯都举起双手,拍了两拍。玉临清,是个真正的君子!玉天泽看着玉临清,微微点了点头,并未多言。裁判看着玉临清,眼中亦是赞许有加,却未曾多说什么。玉承宣看着玉天泽微微一笑:“既然临清做了好人,那我今日便做一回恶人。天泽兄,令郎与小女的账,我们今日便来好好清算一番,如何?”玉天泽原本毫无神采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如君所愿!”裁判这才说道:“排位战第二场对战顺序如下:紫玉玉啸霆对战血玉玉殇云;墨玉玉临清对战金玉玉震虎;寒玉玉承宣对战白玉玉天泽。排位战第二场第一对战,开战!”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玉琉光转头冲着玉斩天嘿嘿一笑。玉斩天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早都办妥了。你这个混小子!等一下你爹要扒了你的皮,你可别找我救你!”玉琉光咧嘴笑了笑:“不会的,不会的。一会儿该是爷爷你先扒了我老爹的皮才是。毕竟这场比拼,老爹他输定了。”

  且不管看台之上,玉斩天和玉琉光这爷孙俩在密谋什么。擂台之上,火药味已经浓到了极点。玉啸霆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体内奔涌的天行之力,他微微地笑了。也不知是为何,今日玉啸霆觉得自己的状态出奇地好。这么些年来,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感觉浑身上下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一样。看着对面同样蓄势待发的玉殇云,玉啸霆大喝一声:“战!”话音刚落,玉殇云一直闭着的双眼陡然睁开,一道血色的厉芒从他眼中爆射出来:“战!”

  玉啸霆反手一抄,一把闪着寒光的大刀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中。玉啸霆去势不减,倒提长刀,似离弦之箭一般,向玉殇云冲了过去,速度之快,带起罡风阵阵。面对玉啸霆如斯威猛的攻势,玉殇云巍然不动:“来得好!”言罢,玉殇云双手之中突现两把圆月弯刀,整个人成燕翅型向玉啸霆冲去。仅是瞬间功夫,二人便已相遇。玉啸霆调动体内澎湃的天行之力,抡刀便向玉殇云头上砍去。玉殇云也不惧那大刀来势汹汹,手中两把弯刀一转,交叉架在头顶,刚巧拦住玉啸霆的长刀。玉殇云见机,将两柄弯刀向左右两方一拉,恰巧将玉啸霆的长刀牢牢锁住。得此良机,玉殇云手上猛然发力,使劲将手中弯刀向两侧来开。不料——长刀带着玉啸霆扑棱棱被甩了出去!

  此刻,玉啸霆脑中一阵空白,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体内的力量仿佛在一瞬间就被抽光了,整个人都变得虚弱不堪,连站立的力量都没有了。玉殇云也完全蒙了。照常理来说,玉啸霆的修为与他本就难分伯仲,甚至更胜一筹。刚才玉啸霆那一刀也是势大力沉,来势汹汹,他接下来已经是极限。锁刀那一招本也是顺势而为,想要借力而已。但怎么就能把玉啸霆连人带刀甩了出去?玉殇云实在是想不通了。

  很快,“砰”地一声,玉啸霆连人带刀狠狠地砸到了擂台之下。这就……结束了?所有人的脑中同时闪过这样一个问题。无数双眼睛瞬间集中到了裁判的身上。裁判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刚才二人交手的过程他看得一清二楚,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说什么也都没有用了。于是,裁判清了清嗓子:“排位战第二场,第一战,血玉一脉,玉殇云胜!”

  “等等!”玉殇云突然出声,“血玉质疑。”裁判看着玉殇云:“血玉,玉殇云。你有何疑问?”玉殇云看着倒地不起的玉啸霆,朗声道:“有人下毒!紫玉,玉啸霆在此战之前被人下毒!”玉殇云突然抬头,看着看台之上观战的玉无涯:“以致,比拼之中,毒发。”玉无涯同样看着玉殇云:“既然如此,那就请裁判大人劳驾,查查看吧。”

第二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