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形势危急

  “爹。”玉琉光一掀衣摆,双膝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孩儿不孝,但请爹爹责罚!”玉啸霆伸手将玉琉光扶了起来:“傻小子,说什么蠢话?虽然你从不告诉爹,但是爹知道,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但是爹和你娘,从来都没有阻拦过你。就是因为爹和娘知道,我们的光儿,定然不是传言中那样不堪!”“爹……”玉琉光一直在眼角徘徊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淌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玉琉光真的无法想象,他的爹娘这么多年是怎样过来的。听着那些接连不断的不堪之言,忍受着亲子分离之苦,还要装着不知道他的计划,不让自己分心……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好了。”玉斩天悄悄抹了抹眼角沁出的泪水,哼道,“两个大男人,婆婆妈妈地像什么样子!都给我坐好了!”玉斩天的话刚一出口,就见玉啸霆下意识地抖了一下,连忙坐好。之后还不忘怒喝玉琉光:“小兔崽子赶紧坐好!皮痒痒了不成?”玉琉光无奈地摸了摸鼻子,依言坐到了座位上去。

  “如今,我紫玉一脉已连输两场。”玉斩天见二人均已坐好,颜沐璎、玉隐也从门外进来坐下,开口道,“必输之局,现下已基本能确定了。”“爷爷所言不错。但,孙儿一直有个疑问,今日之局,玉无涯……怕是会怀疑吧?”玉隐眉头紧蹙,似是非常担心一般,“义父今日无故出局,输掉比拼,其中蹊跷便是三岁小儿亦能觉查。如玉无涯这般老奸巨猾之人,如何能不怀疑?”玉斩天呵呵一笑:“阿隐这便是多虑了。我们要的便是玉无涯的怀疑。”

  “还请爷爷解惑。”

  “你们呐,还是太嫩了。”玉斩天慢慢悠悠地呷了一口清茶,这才缓缓说道,“我与玉无涯相识多年。此人生性多疑,就算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他都要怀疑很久。这一次,我们摆他这一道,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因为……在他眼里,我们紫玉一脉,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凌霄金殿。

  “爷爷。”玉斐从殿外进来,看着眉头紧锁的玉无涯,“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烦心吗?”“哦,是斐儿啊。”玉无涯闻声抬头,“外面的结果如何?”玉斐道:“第一战已经结束了。父亲、玉殇云和玉承宣胜了。”玉无涯点了点头:“嗯,不出所料。玉临清不善武道,你父亲胜了他是应该的。玉承宣对战玉天泽,也是必胜之局。只是这个玉殇云啊……”“爷爷是在怀疑紫玉,动了手脚?”玉斐问道。玉无涯摇了摇头:“没道理啊……紫玉怎会对自己唯一的胜面动手脚?此事最大的受益人便是血玉一脉,又加上他们第一战失利,怎么看都像是他们所做。”“可是爷爷,”玉斐疑道,“若然真是血玉一脉所为,那玉殇云又何必当场指出?”玉无涯双目微眯,冷声道:“除非……就连玉殇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

  “是玉凌风?”“若是没错,便是他了。”玉无涯点了点头,“血玉一脉首站失利,白白便宜了墨玉一脉。上三家只有血玉全无积分。玉凌风怕是着急了吧。一场比拼积分为零,想要保住上三家的地位,可是没那么容易的。只有干掉威胁最大的玉啸霆,他们才有机会出头。如此一来,今天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玉斐点了点头:“爷爷,那现在,紫玉一脉的形式,十分危急啊。我们不如送他个人情。将外院的弟子派去一个,最好再能帮他们赢一场……”玉无涯展颜一笑:“是啊。锦上添花有什么意思?人呐,最看重的还是雪中送炭啊。”

  浅棠院。

  玉斩天笑眯眯地看着玉隐:“阿隐,这一次排位战的第三场听说是你代表咱们紫玉一脉参战啊。”玉隐心头觉得有些发毛,但还是硬着头皮回道:“回爷爷的话,是这样的。”玉斩天颔首,继续笑道:“那阿隐觉得此战,你可有必胜的把握?”玉隐仔细衡量了一番,说道:“并无十全把握。公子将十二派到墨玉一脉,替墨玉出战。阿隐对上十二,胜面只有五成。”颜沐璎看着玉隐眼底的慌张,不由轻笑一声:“既然如此,那么,阿隐哥哥,你就输了吧。反正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输给十二了。再输一次也没关系的。”“什么?”玉隐惊呼一声,“又让我输给十二那个家伙吗?”玉琉光亦是笑着点了点头:“爹爹都输给玉殇云了,你也输一下又有何妨呢?”玉隐无奈地点头应了:“既然公子发话了。那么,输便输了吧。”玉琉光认真看着玉隐:“阿隐,公子和你一样,都在输,都在等。”玉隐狠狠地点了点头:“公子,阿隐明白。”

  就在金玉一脉与紫玉一脉各自筹谋之时,校场之上,排位战第二场的最终比拼结果也已经出来了。“排位战第二场,终。玉氏一族,六脉所属,得分如下:金玉一脉,八分;白玉一脉,暂无;血玉一脉,十分;寒玉一脉,五分;墨玉一脉,暂无;紫玉一脉,暂无。比分既出,不得疑义。”裁判站在擂台中央,高声宣布了比赛的结果,“直至现下,六脉累计得分如下:金玉一脉,十八分;白玉一脉,八分;血玉一脉,十分;寒玉一脉,五分;墨玉一脉,五分;紫玉一脉,暂无。”

  玉临清坐在看台之上,转身向自己的父亲询问:“爹,您看。现在紫玉一脉的形式可是十分危急啊!咱们不能坐视不理啊!”“哼!”玉殊琳一声娇哼,“还不都是那个臭小子自己作的!爹,要我看,咱们管他作甚?谁叫他口出狂言,目中无人的!”“琳儿!”玉临清喝道,“别人怎么做是别人的事。我们墨玉一脉与紫玉一脉多年的情分摆在这里,现在他们紫玉危在旦夕,我们怎么可能不出手相助?爹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是啦……”玉殊琳极不情愿地应了一声,转过身去,独自生着闷气,不再和玉临清说话。“这孩子……真是……”玉临清看着玉殊琳的反应,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玉殊琳那天被玉琉光气得不轻。何况是玉殊琳,便算是他自己,都被玉琉光那个混小子给气得够呛。但毕竟是兄弟之子,多年的兄弟情分在这儿,怎么可能说不救,就不救?这不是他玉临清的风格。

  “临清。”玉哲明吩咐道,“你带着泰鸿去浅棠院安顿下来。想尽办法也要给我留在那儿!不然,你也别回来了。”“是,父亲!”玉临清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这泰鸿是他们墨玉一脉外院最出色的一名弟子,原本是这次要代表他们墨玉一脉上场参战的人。但是此刻,玉哲明竟然将他派去紫玉一脉,足可见墨、紫两脉交情深厚。但玉临清此时也是十分头痛。那天自己父亲提出要出手相助时,玉斩天的反应大的令人瞠目结舌,便知今日便算是他带着人去了浅棠院,估计九成的可能性会被玉斩天轰出来。玉斩天的脾气,怎么可能接受泰鸿?玉氏一族谁不知道玉斩天就是一头老犟驴,他认准的道理,别人就算说破大天也没有用。以转念之下,玉临清打定了主意,今天就算是睡在浅棠院门口,也要把泰鸿留在那!

  浅棠院。

  “临清,你回去吧!”玉斩天看着玉临清和泰鸿,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和你爹说,他的好意我玉斩天心领了。但是要我做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伤害兄弟这种事,是万万不可能的!”玉临清苦笑一声,他早就猜到会是这种结果。“伯父,抛弃兄弟这种事,我墨玉一脉,也做不到!还请伯父成全!”说完,玉临清携着泰鸿,两人嗵地一声跪在了玉斩天的面前。玉临清抱拳道:“伯父,家父之命,临清不敢违背。今日您若是不收了我二人,那临清便一直跪着。跪倒您同意为止!”玉斩天被玉临清这一手玩的是哭笑不得:“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不!”玉临清也是跟玉斩天卯上了,“您若是不答应,临清就长跪不起!”

  玉临清此刻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若是玉斩天当真不答应,那他今晚和泰鸿两个人可是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这还不算什么,若是紫玉当真输掉最后一场排位,从此被永久剥夺了参加排位战的资格,那不用别人说,他自己就要自裁谢罪了。身为玉氏族人,玉临清太知道排位战对于各脉来说意味着什么了。排名越是靠前的支脉,在凌霄塔内就拥有越多的权限,就能在里面获得越多的资源,得到六位供奉大人越多的指点。这些,都是一个家族产生高手,增强实力的必要条件啊!而排位战,则是保证玉氏六脉活力的手段。有竞争,才有动力!若是哪个支脉被永久剥夺了参加排位战的资格,没有了发展的活力,那么这个支脉,用不了多久就会消亡。现在的紫玉,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墨、紫两脉,唇齿相依。若是没有了紫玉一脉,墨玉一脉必然会成为下一个被吞没的目标。于公于私,于情于理,出手相助紫玉一脉,都是墨玉一脉必须要做的事情。

第二十八章 形势危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