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纷至沓来

  玉斩天看着跪地不起的玉临清,也是一样,快要崩溃了!紫玉一脉的计划,到现在也只有墨玉家主玉哲明一人知道。为什么玉哲明要把本该代表墨玉一脉出战的泰鸿派到紫玉来。因为根本就是玉琉光把十二派到墨玉一脉,替墨玉一脉出战了好么!玉哲明现在根本就是高枕无忧!此次排位战结束之后,必然是晋升上三家的了!但是现在,玉哲明居然把这两个麻烦丢到这里来!玉斩天的肺都快气炸了:好你个玉哲明,你这个老小子居然敢摆我一道?真真是气煞我也!“临清啊!”玉斩天真的是已经没有办法了,“你就听伯父一句劝,回去吧!你爹他不会说什么的。”“伯父,临清已经说过了,您今天若是不答应,我是坚决不会回去的!”

  “好小子!老夫就不信今日治不了你!”玉斩天突然怒喝一声,“玉啸霆!给我把这个混小子扔出去!”“好嘞!”玉啸霆早就在一旁摩拳擦掌,急不可耐了。他也很清楚玉琉光在谋划什么。自己的宝贝儿子筹谋了那么久的事情,怎么能让别人搞破坏呢?兄弟?兄弟也不行!我玉啸霆的宝贝儿子憋屈了那么久,是时候让他在众人面前大放异彩了!“对不住了,兄弟!”玉啸霆邪笑着走上前去,一手一个,架着玉临清和泰鸿就往门外拖去。玉临清和泰鸿面对着玉啸霆,根本就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只能是任由着玉啸霆把他俩拖出去。

  玉临清拍打着玉啸霆粗壮的手臂:“玉啸霆!是兄弟的就把我放下来!”玉啸霆嘿嘿一乐:“就因为是兄弟才不放呢。”言罢,玉啸霆把二人往门外一放,闪身进门:“不送了二位!早点回去歇息吧!”还未待二人反应过来,玉啸霆嘭地一声把门关上了。“玉啸霆!”玉临清一个箭步冲到门前,使劲拍打着大门,“你给我把门开开!让我进去!”玉啸霆隔着门嘿嘿笑了两声:“对不住了兄弟!父命难为,这门啊,我今天是说什么也不能给你打开了。你呀,还是早点回去洗洗睡吧!还有那个什么泰鸿,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好好替你们墨玉一脉争光啊!”“玉啸霆!”玉临清真是快急疯了!说得好听,回去洗洗睡吧?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回得去?“大人……”泰鸿在旁边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咱们现在……怎么办啊?老太爷那边恐怕是回不去了。”玉临清气声道:“我也知道回不去!回不去那就等!就坐在这等!我就不信他紫玉今天不开门!”言罢,主仆二人就这么往浅棠院门口一坐,干脆就不回去了。

  浅棠院里。

  玉琉光看着一头大汗的玉斩天,嘿嘿一笑:“看来我这个临清叔也是个牛人啊!能把堂堂紫玉家主玉斩天大人逼迫到这种地步。真是难得啊!”玉斩天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这个小兔崽子,别在一边说风凉话。要不是为了你,我至于吗!”“是是是。”玉琉光依然难掩笑意,“都是孙儿的不是,孙儿给爷爷赔罪啦!”“去一边去!”玉斩天摆了摆手,“你个臭小子,哄鬼呐!”玉琉光笑了笑:“我哪敢哄您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才是第一个。一会儿……怕是不少人要来吧?”玉斩天狠狠往椅子上一坐:“来吧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今日能来几个!”

  玉斩天话音刚落,一个小厮便从门外进来:“家主,凌霄宗玉斐求见。”“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玉斩天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请。”玉琉光看着小厮出去的背影,神秘一笑:“其实爷爷大可不必和他们费心周旋。孙儿倒是有一条妙计……”玉斩天一听这话,不由得眼中闪起精光:“是什么?快快说来听听!”玉琉光俯身在玉斩天耳边说了些什么。玉斩天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突然,他大喝一声:“妙计!”旋即,玉斩天召来了玉啸霆:“快!快去看看玉临清那个混小子走了没?没走就赶紧把他叫进来!快!”

  “见过六爷爷。”玉斐见面先施一礼,翩翩风度,着实引人注目。玉斩天和蔼地笑了笑:“玉斐侄孙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当得起这‘第一公子’的称号。”玉斐淡笑着道:“六爷爷言重了。”“不知侄孙今日来此有何贵干啊?”玉斩天也懒得和他废话,见着外面玉啸霆已经带着玉临清和泰鸿进了院子,便直接问道。玉斐见玉斩天直言相问,也不再废话:“斐儿今日前来,是想送给六爷爷您,一份大礼。”“哦?是何大礼?”“排位战第三场的积分。”玉斐笑眯眯地看着玉斩天,“这个礼,够大吗?”玉斩天笑了一声:“还有这种好事?”“这是当然。”玉斐也不急躁,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们玉氏一族,六脉连枝。都是一家人,我们金玉一脉怎么忍心看着紫玉沉沦呢?自然是要助您一臂之力的。”

  “玉斐侄儿这话说得好!”玉临清也不是傻子,一打眼就瞧出了状况,“既然同时助人,那便由我墨玉一脉代劳吧!我们墨、紫两脉世代交好,于情于理,这忙,也该我们墨玉一脉来帮。”玉临清进了厅堂,对着玉斩天作了一个揖:“临清拜见伯父。”“好啊!”玉斩天满意地点了点头,“临清啊,这玉斐侄孙也是要来帮忙的。你看我这个两边都不好拒绝。不然,你们自己决定吧!”玉临清微微一笑:“如此也好,这样也省得伯父您为难。”

  “既然都是来帮忙的。那怎么能少了我血玉一脉?”玉殇云同样带着一个年轻人从门外进来,见礼,“殇云拜见伯父,伯父万安。”玉斩天看着这一群人:“也罢!该来的都来了,那就都坐吧。”待众人坐好之后,玉斩天才说道:“如今排位战的形势我也就不多说了。说句实话,我紫玉一脉现在也确实需要一个助力。现在三位都愿意帮我紫玉这个忙,我玉斩天不胜感激。”玉临清忙道:“伯父何出此言?兄弟有难,帮一把是天经地义的。”玉斩天笑了笑:“既然你们都是来帮忙的,那老夫也不好拒绝。你们自己商量便是。不管怎样,今日这份情,我玉斩天记住了,来日定当报还!”

  玉斐看着满脸感激之情的玉斩天,心下不由腹诽:这个老狐狸!玉斩天的原意就是让这三家相互争斗,免除自己单独与之纠缠之苦。但这一举动在玉斐看来,简直就是无耻之极!摆明了就是想把利益最大化!找出三家之中的最强者来帮助自己渡过难关。但是自己偏偏又不能退出。想要得到紫玉雕龙的力量,这个交易明显就是最划算的。不然的话,再想得到紫玉雕龙的力量,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而且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白费了。

  暗自思量一番,玉斐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为难六爷爷。同是来帮忙的,那么就找实力最强的那个吧。”玉临清摇了摇头:“话也不能全这么说。毕竟我们墨紫两脉世代交好,兄弟有难,我们出手相助,不是天经地义的吗?”“那照你这么说,我们血玉一脉,是最应该出手相助的了。”玉殇云看着两人,毫不相让,“排位战第二场,我们血玉欠紫玉一个人情。我们还人情,这才是天经地义的事。又如玉斐侄儿所说,我们血玉一脉的人,实力也不差。该当是最合适的人选吧?”

  玉斩天看着这三个人,心中有了计较。金玉一脉的目的自是不必多言。玉斐此来怕也是玉无涯的意思。分明就是想和他继续之前的交易。墨玉一脉更不必多说,玉临清纯粹就是来捣乱的。或者是说,玉哲明料到金玉会有这么一手,故意把玉临清和泰鸿派来,将水搅浑。玉哲明明知道紫玉的计划,但还是忍不住要将玉临清派来,不让金玉的计谋得逞。玉斩天知道,这份兄弟之情,自己怕是这一辈子都无以为报了。只是血玉一脉的动机就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了。之前玉凌风已向自己提过此事,但是被自己拒绝了。为何此时他仍要派人前来呢?玉斩天看向玉殇云的目光也不由得变得玩味起来。

  玉斐看着眼前的局面,不由得也感到十分棘手。之前的交易是建立在紫玉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的。但是现在,莫名其妙地就多出来墨玉和血玉帮忙。这样一来,便使得金玉一脉的形势最为不利。玉斩天不傻,他怎么会放着墨玉和血玉这种无偿帮忙的不用,偏偏跑来和自己做交易呢?除非……想至此处,玉斐微微一笑:“就如小侄方才所说,同是来帮忙的,那这个忙总要帮成才好。殇云伯父,若是此战你们帮助了紫玉,那不知道贵脉上三家的地位还能不能保住。各脉弟子均非庸手,临时换人……只希望到时三爷爷不生气才好。”玉殇云看着一脸笑意的玉斐,一时语塞。正如玉斐刚才所说,他所派来的人正是准备代表他们血玉出战的,而且,自己是背着父亲玉凌风偷偷来的!若是临时换人……后果,他还真的不敢想。

第二十九章 纷至沓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