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排位三场(二)

  “玉琉光,你说他不是紫玉之人,可有何证据吗?”裁判耐着性子询问一句。虽说他觉得是玉琉光在胡闹,但毕竟事关重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要好些。“我有证据!”谁想到玉琉光竟然真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这就是证据!玉文康的身份腰牌!”

  “你从哪里搞来的这东西?”玉斩天一把夺过腰牌,“孽障啊!孽障!”裁判看着玉斩天的反应,情知玉琉光这回说得可能是真的,便道:“既然你说这是玉文康的身份腰牌,那么一试便知。”旋即,裁判看向玉文康:“玉文康,上前来。”玉斩天无奈之下,只得也派人将腰牌递了上去。

  众人看着擂台之上,心下都有些幸灾乐祸。这腰牌可以算作是一种法器,专门用作鉴别身份。每个腰牌只能对应一个人。只需将持有者的鲜血滴在腰牌之上,腰牌内储存的信息便会显现出来。是以天行大陆上各个门派都给自己的门人制作了此种腰牌,为的就是鉴别身份,以备不时之需。此刻若是真的查出这腰牌是玉文康的,那玉文康所属的势力就遭殃了。若是属于玉氏六脉,则玉文康所属之脉就要被剥夺本场比拼的参赛资格。若是外面的势力,那么这个势力就要受到玉氏一族的倾力追杀,直到覆灭为止。但无论怎样,紫玉一脉的参赛资格都是必然要被剥夺的了。

  玉文康此刻简直要杀人的心都有了,本来以为这次的事情是个美差,以他的实力,完成这次任务并非难事。事后宗主许给他的好处可是令人眼馋的很。但是现在被玉琉光这个混蛋一搅和,所有的事情都完蛋了。不仅自己可能成为替罪羊,而且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两说。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玉文康看向玉琉光的目光早已经杀死玉琉光千百回了。

  玉斐此刻亦是气急败坏。本来已经是到手的鸭子,都煮熟了,结果又给飞了!“这个废物!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把玉文康捅出去,对他们紫玉有半点好处吗?真是个废物!”玉无涯强压着心里的怒火,看着玉琉光嚣张的身影:“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但我怎么都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啊。”玉斐一听这话,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呼:“该不会是……”玉无涯也猛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这个规则已经数百年没有人用过了……”

  擂台之上,裁判强行抓着玉文康的手,取了一滴鲜血,滴在了腰牌之上。突然,腰牌光芒大绽,一行闪着金光的文字在半空之中显示:“玉文康,系凌霄宗玉氏金玉一脉分支。此令牌持有者。”“完了!”玉文康、玉无涯、玉斐三人心中同时闪过了这个念头。“果然!”裁判冷哼一声,“来人,将玉文康带走,听候发落。”擂台两边立刻上来两队人马,将玉文康押了下去。裁判看着玉琉光:“玉琉光,虽然此话并不该问,但还是问上一句。你这么做,对紫玉,半分好处也没有。你何故还要如此?”裁判这个问题,几乎是问出了场上所有人的心声。玉琉光哼了一声:“贫者不食嗟来之食。我紫玉一脉虽然不济,但也不用你们接济!”

  听完玉琉光的回答,所有人都是哑口无言。想不到这个纨绔还有这么强的骨气!但是他这骨气用得并不是地方。或者是说,这已经不能叫骨气了,而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就为了他这所谓的骨气,紫玉一脉永远告别了排位战,永远失去了参加排位战的资格。永远只能在六脉之中陪坐末位,再无翻身的可能!或许,要不了多久,紫玉一脉就会变成历史了吧。裁判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玉琉光,神色复杂:“紫玉一脉、金玉一脉,涉嫌在排位战中交换选手,暗通曲款,有作弊嫌疑。现经查实,剥夺紫玉一脉、金玉一脉本次排位战第三场的参赛资格。判罚既出,概不更改!”

  尽管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裁判此言一出,还是引得台下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原本实力最强的金玉一脉竟然被禁赛了!玉无涯此刻的脸黑得如同锅底,饶是他再老谋深算,面对这样的变故,也不禁怒从心头起。看向玉琉光的眼神也变得狠辣无比。

  “肃静!”裁判道,“白玉一脉,安志;血玉一脉,楚元良;寒玉一脉,玉正豪;墨玉一脉,玉十二,出战!由于金玉一脉、紫玉一脉被剥夺参赛资格,现将规则调整如下:由下三家挑战上三家。先进行一对一挑战,胜出者累计五分。而后再次进行二人对战,胜者加三分,输者无分。每场比拼均为一炷香的时间,超出时间仍未决出胜负者,同时判输。排位战以最终留在擂台之上的一方为获胜方,比拼中有掉落擂台者,则裁定为输。裁判叫停或一方投降后,不得继续进行攻击。如有违反者取消本场比赛资格,积分为零。墨玉,玉十二,选择你要挑战的人。”

  十二挑衅地向玉隐看了一眼,旋即道:“白玉。”裁判继续说道:“排位战第三场,对战顺序如下:墨玉,玉十二对战白玉,安志;寒玉,玉正豪对战血玉,楚元良。排位战第三场第一对战,开战!”

  十二站在擂台之上,静静地看着安志,既不进攻,也不防守,就这样静静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安志被十二看得心头有些发毛,不由得大喝一声:“白玉一脉安志,向阁下讨教一二!”说罢,安志手上紫色光芒一闪,一柄长剑赫然出现。安志长剑在手,抖了一个剑花,直取十二眉心。

  “一招。”十二出声了。谁也不知道他在和谁说话。玉隐坐在看台之上,看着稳如泰山的十二,心知这句话必然是十二对自己说的。看着安志的动作,玉隐暗暗叹了一口气:“我终究还是不如他。”玉琉光轻笑一声:“你和他,不一样。”玉隐死死地盯着十二,生怕漏掉他一个小小的动作:“可不如就是不如。”玉琉光摇了摇头:“杀人,你不如他。但是修为,他这一生,都不及你。”

  擂台之上,安志的剑尖已经触到了十二的眉心。突然,十二在原地消失了!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凭空消失不见。安志心下一惊,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他狠狠地眨了眨眼睛,发现十二确实已不在原地。于是他赶忙转身,向自己背后看去。现在的他,可是背后空门大露!但是他还未来得及转身,便觉得一丝凉意由下自上穿过了他的身体。他转过身去,看见十二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黑色的匕首。而十二,此刻正站在那里看着他,就如同刚才一样。十二的眼神里,没有一点感情,也没有一点色彩。对了!这是看死人的眼神!死人!这是安志脑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他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台下的观众全都瞪大了眼镜看着场上发生的一切。所有人都觉得这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所有人也都明白了十二刚才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只需要一招,他就可以杀了安志!就在刚才,众目睽睽之下,十二在安志的剑尖抵到他眉心的那一瞬间,突然向后倒去,然后就同一条蛇似的,扭曲着身体转到了安志的身后。只是这一切来的太快,以至于让人觉得十二是凭空消失了一般。然后,众人只记得十二扬了一下右臂。对!就是普普通通地扬了一下右臂,安志的身体就突然停止了动作。紧接着,安志的身体毫无征兆地从中间裂开,整个人如同一堆烂肉,摊在了擂台之山。鲜血、内脏、肠子流了一地!

  “啊——”

  不知道是谁一声尖叫,引爆了整个校场。此时的凌霄宗校场,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有人惊恐,有人兴奋,有人震惊,有人嫌恶。白玉家主玉江庭此刻面色阴沉,到现在为止,他们白玉一脉的排位战已经彻底结束了,累计下来的分数居然只得八分!“玉哲明!你们墨玉这是什么意思!”玉江庭一声怒喝,镇住了全场。玉哲明也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他知道玉琉光既然能把十二派到墨玉一脉来,就证明十二确有过人之处。但是没想到,十二居然这么狠!仅仅一个照面就将对手斩杀。“就是这个意思。”玉哲明看着玉江庭,毫不相让,“怎么?堂堂白玉一脉,竟然也输不起吗?”“放屁!”玉江庭此刻已经气得跳脚,“若不是……若不是……”话到嘴边,玉江庭还是咽了下去,恨恨地白了玉哲明一眼,狠狠地坐了下去。玉天泽咳了两声,神色一片黯然:“爹,孩儿不孝。”玉江庭看着孱弱的玉天泽,眼中尽是复杂:“泽儿,这不关你的事。你好好把身子养好就是了。”

  “墨玉,玉十二,胜!”裁判差人将擂台打扫干净后,宣布了十二的胜利。十二转身下了擂台。楚元良迎面走来,笑意盈盈地看着十二:“十二?你,是我的。”十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招。”言罢,十二径直向台下的休息区走去。留下楚元良依旧一脸笑意,但神色却越加冰冷。

第三十一章 排位三场(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