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三方协定

  果然不出玉琉光所料,神风门与月神殿很快便联合发出了公告,将于天行历10545年的九月二十三日,前往凌霄宗拜贺紫玉一脉添掌凌霄之喜。另,也将前往金碧城,拜贺紫玉一脉晋升玉氏嫡系尊位。所有人都明白,所谓的前往凌霄宗贺喜,不过是例行公事。谁都知道,现在紫玉一脉真正做主的人,是那个曾经的炎国第一纨绔,现在的大陆第一天才,紫玉小公子,玉琉光。

  时光荏苒,很快,便到了九月二十三日。

  紫玉门庭,正厅。

  玉啸霆坐在那里,转头看向一脸无谓的玉琉光:“你个臭小子。两大宗门来访,你可曾派人迎接?”玉琉光突然被玉啸霆一吼,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派了派了。我派阿隐去的。”“嗯,派阿隐去的。”玉啸霆点了点头。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又是一声大喝:“混账!你怎么把那个臭小子派去了?平日里就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派他去呢?”玉琉光一脸无奈地看着玉啸霆:“我说老爹啊!阿隐他好歹也是你的义子吧?你至于这么嫌弃他吗?”

  “我这哪里是嫌弃?”玉啸霆虎目一震,“我这是对你们的严格要求!义子也是儿子,我严格要求他,也严格要求你!一会儿,人来了,你和他们交谈。我只在关键的时候说说话。其他的就交给你了。你也这么大,该为爹处理点问题了。”“是——”玉琉光一脸的无语,心道:说得好像那么回事。这本来就是我的事啊……爹啊爹,你可真行!

  二人等待了不过片刻功夫,便有人来报:“禀大人,公子,隐公子已经引了两大宗门的客人前来,现在已经到了门口了。”玉啸霆示意那侍卫退下:“嗯,知道了。”侍卫刚刚退下,玉隐便带着两大宗门的人过了前厅,来到了中庭。玉啸霆一脸的笑意,迎了上去,满口文绉绉的客套话:“两大宗门的贵客光临,有失远迎啊。”

  一个身着月白色祭祀长袍的男子亦是客气道:“紫玉家主客气了。”又看向玉琉光,那人笑道:“琉光公子果真是一表人才啊!”玉啸霆眼中尽是自豪,嘴上却道:“大祭司谬赞了。就是混小子一个,哪里算得上是什么人才啊。”

  众人看着玉啸霆那张咧得都能看见后槽牙的嘴,纷纷绝倒:你这儿子确实是不算人才,那是比天才还天才的妖孽啊!您可着这满天行大陆上打听打听,谁家儿子才十八岁就是八品巅峰了?再看看您那个义子玉隐,这不声不响的,修为竟然也到了七品!以前就一个玉斐,就把大家稀罕成什么样儿了。现在您家里悄默声地出了俩比玉斐还天才的天才!您就擎等着乐吧!还在这里张口闭口的说什么混小子?真真是暴殄天物!您要是不想认这儿子,我们领回家当祖宗供着去!

  玉琉光站在玉啸霆身后,微微颔首:“大祭司,风门主,二位远道而来,想必也是累了。不如请您二位移步,咱们进去边喝茶边聊?”“也好。”大祭司和另外一个身着深青色锦袍的中年人,也就是神风门的门主风敖一道,进了正堂。二人身后,分别还跟着几个衣着相似的青年。

  “大祭司,风门主。”玉琉光见宾主落座之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二位远道而来,也不是专程来听客套话的。那小子就直言了,二位前来,所为何事?”大祭司和风敖也知道,现在的紫玉一脉虽说是玉啸霆在做家主,但实际上的话权人却是这个是有十八岁的少年。

  风敖看着玉琉光,心中充满了不屑:若不是为了神风门的利益,本门主才不会与尔等小辈交谈。你算个什么东西?想当年老子名震大陆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什么时候轮的上你在这里跟老夫摆架子?当真是半点规矩也没有!但是想归想,事实就是事实。现在的紫玉一脉,有事情还真得和玉琉光这个毛头小子谈。

  风敖笑了笑:“小公子干脆,那老夫也不废话了。现下您紫玉一脉刚刚执掌凌霄,想必也需要一个相对安稳的环境。大陆现在并不太平,眼见着就是征战四起。所以我二人今日前来,就是想着携我们三家之力,先把这大陆局势暂时稳上一稳。”

  玉琉光看着风敖,似笑非笑地说道:“哦?竟还有这样的好事?风门主,您有什么条件还是直说吧。正所谓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风敖眼底闪过一丝冷厉,面上却是笑道:“小公子痛快!我们是希望,凌霄宗日后不要插手大陆之战。”玉琉光没有答话,而是看向大祭司:“敢问大祭司,你们月神殿也是这般决定的吗?”大祭司眉头微蹙:“不瞒琉光公子,这确实是月神殿和风门主的决定。”

  玉琉光听后,对着大祭司微微一笑:“多谢大祭司相告。”玉琉光明白,这是大祭司在告诉他,这可不是他大祭司个人的意思。毕竟月神殿的决定并不等于大祭司个人的决定。玉琉光转头看向风敖,声音一寒:“风门主,你既然如此说,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天行大陆修炼宗门不得参与世俗争战的规矩,作废了?”

  风敖冷哼一声:“本门主并未如此说。小公子可不要误会了,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暗中插手。”“那就是说,”玉琉光紧咬不放,“您,风门主要暗中插手了是吗?”“你!”风敖怒道,“满口胡言乱语!玉琉光,有些话,可不能乱说!”玉琉光依然没有放过他:“风门主,您这算是恼羞成怒吗?”“黄口竖子!”风敖愤然起身,“你不过是个后生晚辈,怎敢如此说话?今日本门主也就是念在你年纪尚轻,不与你计较。不然,定要向你讨个说法!”

  玉琉光看着怒气腾腾地风敖,冷笑一声:“不是不讨,是不敢吧?风门主,你确定你能胜过那玉无涯?如果不能,就不要在这里大呼小叫!记住!这里是紫玉门庭,玉氏嫡系!不是你神风门!你还当这里是原来那个排座末位的紫玉吗?风门主,本公子给你个面子,尊你一声门主。你若是当真不识抬举,能叫你站着进来,就能让你横着出去!”“你!你当真以为我堂堂神风门怕了你不成?”

  “二位稍安勿躁。”大祭司眼见着两人肝火越来越盛,就要动起手来,不由得劝阻道,“三大宗门同气连枝,何必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琉光公子,刚才您也说过,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您有什么条件,说出来我们商量一番也不是不可以。”

  玉琉光转脸一笑:“让大祭司见笑了。你们的条件我不是不可以答应,但是我希望这个时间能延长到十年。如何?”大祭司眉头一皱:“十年?琉光公子,这十年未免有些太长了吧?”玉琉光淡淡地说道:“长吗?我倒是不觉得。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十年似乎刚刚好吧?除非,是有人暗中怂恿,不然不会那么快的。”

  大祭司沉吟了片刻:“十年……也不是不行。但我希望,公子可以出手,携三家之力联手控制局面。”玉琉光摇了摇头:“大祭司玩笑了。你们也清楚现在玉氏一族的状况,我并没有多余的精力,这点我相信二位都明白。而且这件事情最终受益的人是您二位,我玉氏一族不过是多了一些安内的时间,仅此而已。所以这件事,请恕琉光难以从命。”

  风敖冷哼一声:“三大宗门共同的事,难道你们凌霄宗想要坐享其成吗?”玉琉光懒懒地往椅背上依靠:“凌霄宗存亡与我何干?玉氏兴衰又与我何干?乱世之中,我玉琉光想保全我紫玉一脉也并非难事吧?只要我紫玉无恙,便算是天下人都死绝了,也与我无关。风门主,不要企图拿这些东西来威胁我,没有用的。我玉琉光不在乎。”

  风敖和大祭司同时一怔,很快便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在玉琉光身上,看不到半点对于天下苍生的敬畏。他可以对天下苍生视如草芥,却对他紫玉之人倍感珍惜。就算是亲眼看着全天下所有人死在他面前,他也无动于衷;但是只要伤他紫玉一人,他必定是要血债血偿!他不是君子,却也不是小人。他就是他,紫玉一脉,公子琉光!

  大祭司和风敖相视一眼。大祭司说道:“公子这话就是说笑了。您的条件我们可以答应,但是还请公子务必保证,玉氏一族以及凌霄宗不得插手大陆之战。”玉琉光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大祭司放心便是。我玉琉光说到做到。”

  玉隐看着自家公子那个蒙人的样子,不由得暗自撇嘴。虽然玉琉光嘴上是如此保证的,但是再也没有比玉隐更清楚事实是什么样子的了。将来若是战争爆发了,苏玄他们必定会是一股强劲的势力。但是苏玄是什么人?那可是公子一手调教出来的!还有他的潜龙五十卫,十二所属的暗影……这可都是公子的人啊!若是叫大祭司和风敖知道了,估计他们哭都没地方哭吧!公子啊公子,你可真是太坏了!再这样下去,我纯洁的幼小心灵都要被你玷污了!

第三十八章 三方协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