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临行前夕

  玉老夫人听玉琉光此言,心下悬着的一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这么多年,颜莞儿的事情一直吊在紫玉门庭众人的心上。前些年颜沐璎年纪太小,加之局势不稳,所以玉琉光一直不主张由颜沐璎亲自出面来解决此事。虽然他嘴上说的要颜沐璎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可是现在终究还是要替颜沐璎出这个头,不忍心看颜沐璎受难。毕竟害死自己母亲的罪魁祸首是父亲,这样的事,不是谁都能接受得了的。

  掏出一块紫玉玉佩,玉老夫人拉着颜沐璎的手,将之放到她的手中:“璎儿啊,这是我紫玉门庭的家族玉佩,打你一出生那会儿,奶奶就给你备下了。只是前些年形势不好,奶奶怕早些给了你,对你不好,也就一直放在这里了。这些年,奶奶一直带在身上,就想着哪一天能亲手交给你。如今,你也算是我紫玉门庭的媳妇儿了,奶奶就把这个玉佩交给你,你留着,有用。”

  颜沐璎接过玉佩,感动得险些掉下泪来。她知道玉老夫人此时便将玉佩交给她的原因。紫玉门庭是个大家族,规矩众多。虽然老夫人之前没说,但是她也知道,之前不给她玉佩,是因为她还姓颜。虽然住在紫玉门庭,但终归不是紫玉门庭的人。就连玉隐,身为玉啸霆的义子,这玉佩都是在他成年之时,作为成人之礼才给的。若是在她与玉琉光成婚之前就给了她,那只能是她被收为紫玉门庭的义女,从此与玉琉光兄妹相称这一种可能。但是现在,玉老夫人破例提前将玉佩交给她,就是要用这紫玉一脉的家族玉佩来震慑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告诉他们,这是我紫玉门庭的人。

  紫玉门庭,书房。

  玉啸霆坐在书案之后,昏昏欲睡地听着玉琉光在他面前滔滔不绝地讲着什么。“爹,我刚才和您提的,关于曾、颜两家的事,依您看如何处理?”玉啸霆迷迷糊糊之中听到自己的儿子再问他什么,于是习惯性地回了一句:“哦,你说这个事情啊!我觉得很好,就按你说的办吧。”玉琉光看着玉啸霆迷蒙的双眼,心知他老爹这是又犯困了,无奈道:“我说爹啊……我是问您要怎么办啊。”“呃?问我?”玉啸霆这下子清醒不少,“这种事情你问我干嘛?你自己定吧!没事儿赶紧走,老子这里忙着呢!”玉琉光一头黑线,腹诽道:我看您是忙着睡觉吧。

  “爹呀!你可真是我亲爹!我成亲这种事情也要自己拿主意吗?”玉琉光看着又快睡着的玉啸霆,“不是,爹啊,你到底听没听我在说什么?”“听了听了。不就是成亲嘛。”玉啸霆咂了砸嘴,挪了挪身子,找了个舒服点儿姿势,准备美美地睡一觉。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猛然坐了起来,大吼:“什么?!成亲?!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玉琉光揉了揉被震得嗡嗡作响的耳朵:“我这不是就是来和你说这事儿的嘛。你又不听,还让我自己拿主意。”玉啸霆尴尬地一抹鼻子:“那……那这么大的事,你找你娘商量去。我听你娘的。”说完,玉啸霆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小兔崽子,终于肯把沐璎丫头娶进门了?”

  玉琉光点了点头。之前一直迟迟未曾表态,除了因为这一世,颜沐璎生母之事一直悬而未决,以致她迟迟不能归家之外,也是因为颜沐璎本就是神祗之身,先前未脱去神籍时才只是个低阶神祗,现在又是戴罪之身。玉琉光怎么敢善作主张,就和她成亲。如此一来,两人都违背的皇族的族规,就算是神王也救不了他们。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颜沐璎神籍已脱,本命神珠被毁,神魂又是从幽冥之地取回来的。只要日后闯过金门关,重回神界,便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况且又得了神王的首肯,玉琉光自然敢将颜沐璎迎娶回家。

  玉啸霆欣慰地笑了笑:“一晃这么多年了,你这个小兔崽子也要娶妻生子了。你爹我也老咯!有什么事情,你决定了就去做吧。别打扰你爹我工作了。去吧去吧。”玉琉光看着重新闭上双眼的玉啸霆,嘴角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他知道玉啸霆这样的脾气,让他整日里坐在这书房中,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但是现在他身为紫玉家主,自然不能和外院的紫玉军再混在一起了。所以他也只好躲在这书房了昏昏欲睡。

  紫玉一脉向来人丁单薄,不比其他几脉,除了嫡系的子孙,旁系的分支都数不过来。在玉琉光出生之前,玉啸霆也是整个紫玉一脉的希望之所在。看着他整日里一副不堪重任的样子,其实细细想来,能成为整个玉氏一族这一辈人中最厉害的那个,玉啸霆此人,又怎会如此不堪呢?只是为了紫玉一脉,为了这个家,才不得不如此去做。

  紫玉门庭,倚云阁。

  云紫晨斜卧在一张软榻之上,手捧着一卷书,细细品读着。玉琉光站在她的身后,轻轻为其摇着罗扇:“娘,光儿这些日子要出趟远门。您多注意休息,这伏天暑热,最是难耐。家里虽然冰块不少,但是您也不要贪凉,生了病可不好。”“好好好。”云紫晨放下书卷,笑道,“娘记着呐!谁说我们光儿是个纨绔?依娘看啊,我们光儿才是这天底下一等一孝顺的。”玉琉光轻笑一声:“娘就会哄光儿开心。”

  云紫晨坐起身子,拉着玉琉光,让他坐在榻边:“光儿,你和娘说,你是真的要娶璎儿吗?”玉琉光坚定地点了点头:“是!这次出门,就是要到颜家提亲,让璎儿光明正大的嫁到咱们紫玉门庭来。”云紫晨应了一声,肃声道:“光儿,也不是娘说你。你这个性子,睚眦必报。对那些个不相干的人又是冷漠无情。这样的性子成大事固然是好,可是处理这种纠纠缠缠的家事,你可要仔细思量。不管怎样,那曾世安都是璎儿的生身父亲,颜家也和娘有着那么半分亲戚关系。听娘一句劝,凡事莫要做绝了。因为一些不相干的人,再让你俩心里有了龃龉,得不偿失啊。”

  玉琉光沉默半晌,点了点头:“娘,您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让璎儿自己拿主意的。只是……若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娘,您一定要相信光儿,不是光儿心狠,只是这世间的事情,快刀斩乱麻,才没有那么痛。”

  云紫晨也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便不再多言,又嘱咐了几句,便让玉琉光退下了。云紫晨不知道,为何玉琉光这小小的年纪,便要把这世事看的这样透彻,便要把世人看的这样无足轻重。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幼便没了父母照顾,独自在凌霄宗艰难度日,才养成了这么个凉薄的性子吗?

  九风阁。

  玉琉光召来了玉隐和苏玄。三人围坐在一个亭子里。“玄,暗影的人可都安排好了?”苏玄点头道:“回公子的话,早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嗯。”玉琉光这才接着道,“公子要出趟远门。你且让他们留意着金碧城的动静。这三年来,我们捏死的蚂蚁可不在少数啊!只怕我这一走,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出头了。”

  苏玄自然知道玉琉光的意思。自从紫玉一脉强势崛起之后,前来交好的人不少,可是暗地里捣鬼的人更多!这三年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玉琉光,只盼他死了,紫玉一脉就再无翻身的可能了。“公子放心出门就是,苏玄明白,该怎么做。放任了他们三年,也是时候教训教训他们了。”

  玉琉光笑了笑:“你做事,我自然放心。阿隐,你收拾一下,跟着公子出去。另外,再给凌霄宗发个信儿,告诉老太爷,过段日子我就去凌霄宗一趟。也不知过了这三年,有些人可曾忘了我。”玉隐知道玉琉光说的是凌霄塔里的那几位供奉大人。之前他们没有什么表示,可不意味着紫玉一脉就没有动作:“是,公子。凌霄宗那边有玉澈照料着,目前也是没有什么状况。只是怕这一趟,路上不太平啊。神风门那边,小动作一直没断过。”

  玉琉光听得“神风门”三字,不由冷笑一声:“风敖他还不敢如此和我们对着干。当年三方订盟之时,都已经那个样子了,也没见他真的动过手。他也就敢背地里搞些小动作,不足为虑。我现在真正担心的,是白玉一脉。”

  “白玉一脉?”玉隐很是奇怪,“这有什么好担心的?”玉琉光沉声道:“还记得白玉一脉的玉天泽吗?”玉隐想了一阵,说道:“记得。不就是玉千玮的父亲,那个病怏子嘛!他怎么了?”玉琉光道:“当年我们就在怀疑颜家之事背后有白玉一脉在捣鬼。之前说是因为一部地阶功法才引起了这个事情。之前我们就觉得这应该是一部天阶功法。但也都是猜测,并无证据。后来过了两三年,突然传出消息,白玉一脉的玉天泽因为修炼走火入魔,导致一身修为尽废,只捡回了半条命。从此再无修炼的可能。这件事我一直没放在心上。只是近来重提颜家之事,我忽又想起此事,越想越觉得不对。”

  “公子,你是说……”

第四十四章 临行前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