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斩草除根

  曾怀仁死了,曾世安也死了,曾家之事到此结束了吗?不,至少玉琉光没有这样认为。替颜沐璎将绣帕收好之后,玉琉光脸色渐寒:“阿隐。”玉隐听到之后,立马明白了玉琉光的意思:“是,公子。”旋即,他转身出了曾家大门。

  趴在玉琉光肩头的螭吻看着玉琉光将颜沐璎抱起,送到了后面的厢房中休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老大,当真要如此吗?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无辜的。”玉琉光替颜沐璎细细地掖了掖被角,又伸手理了理她额前的乱发:“我知道。可是现在,他们不是无辜的了。我毁了曾家。因为我,他们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乱,原本该锦衣玉食,享受荣华富贵,现在却不得不流落街头,食不果腹。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螭吻,我问你,若是有人毁了你们龙族,杀了你的亲人。你会放过他吗?”

  螭吻一怔,又辩驳道:“可是这不一样。他们都是普通人,以你的天赋,你用得着怕他们吗?”“普通人?”玉琉光出了厢房,向正厅走去,“这世间最可怕的就是普通人。仇恨,能带给一个普通人堪比神祗的力量。螭吻,你太小看凡人了。”

  螭吻十分不解。玉琉光继续说道:“在神界,有姓氏的家族当中,原本神界的原住家族只剩下不到四成,其余的都是新晋之神。这些神祗,无一例外都是从下界修炼成神的凡人。凡人的潜力,才是无穷的。若是只有我一人,我自然是不怕他们。可是螭吻你别忘了,我现在是紫玉一脉的人。他们之中,若是有一人天赋异禀或是碰到奇遇。这偌大一个家族,只要出现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就是我紫玉一脉的末日。”

  “为了紫玉一脉,我不得不这样做。我不敢拿他们的命去赌,更不能拿紫玉一脉的万年基业去赌。就如同曾怀仁一样,很多时候,善与恶,界限并没有那么分明。为了家族,总有一些事情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螭吻沉默了,它知道玉琉光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如果玉琉光现在是孤身一身,那些曾家弟子或许性命无忧。但是现在,玉琉光身后还有一个家族,有亲人朋友。他不可能允许别人对他们造成一点点伤害,哪怕是复仇也不行。这既是人之常情,也是玉琉光所要背负的无法推卸的责任。若是此时因为妇人之仁留下了隐患,那么最终痛苦的会是谁?若是当真有这么一天,恐怕玉琉光自己都不会饶恕自己。所以,现在这些出逃的曾氏族人必须死,没有任何可以回转的余地。就像是玉琉光所说的,不是他心狠手辣,而是一种身在氏族的无奈。

  或许,善与恶之间,真的没有那么分明的界限吧。螭吻看着从外面回来的玉隐,心中如是想到。“公子,都办妥了。”玉隐身后还跟着两名玄衣大汉,看服制,应该是隶属于风雷帮。玉琉光点了点头:“嗯,知道了。你们两个把他们的的遗体抬下去吧。好好装殓一下。弄好之后,曾怀仁就送去曾家的祖坟厚葬了吧。至于我岳父……好生送回金碧城,和我岳母葬在一起。”

  两人应声而动。玉隐看着他们,叹道:“生不能同眠,死后同穴,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慰藉吧。”玉琉光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不知又想起了什么。待二人离去之后,玉隐才说道:“公子,曾氏一族连同家族死士在内,合共六百八十四人,全部带到了。此刻都在前院。”玉琉光点了点头,起身向前院走去。

  饶是曾家大宅的前院占地面积很大,此刻六百多人再加上不少风雷帮众全部集中在这里,也是显得十分拥挤。玉琉光站在台阶之上,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些人。螭吻趴在玉琉光的肩头,亦是看得真真切切。这些人眼中的滔天杀意恨不能将玉琉光生吞活剥了!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明白玉琉光方才那番话的真正意义。若是当真将这些人放了,那么在玉琉光回归神界之后,紫玉一脉,不,应该说是玉氏一族,恐怕就真的安危难测了。螭吻不禁摇了摇头,转身跳到了玉隐的肩上,尾巴冲前,却是不再说话了。

  “诸位曾家老少。”玉琉光看着他们,朗声道,“我就是紫玉一脉的玉琉光。既然现在我站在这里,那么想必各位也应该能够猜到,曾家,从今天起,没有了。我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把大家召集在这里,不用我说,大家也应该知道原因。我玉琉光不求各位能够原谅我今天的所作所为。势比人强,便是如此。各位,走好吧。”

  “呸!就凭你?我曾家上上下下六百余人,一人一口口水也淹死你了。”

  不知是谁,在下面暗骂一声。就像是导火索一样,这一句骂,瞬间引发了曾氏一族众人的杀机。六百多人的杀意混合在一起,饶是玉隐这个天行圣也大有吃不消之感。反观玉琉光,如同没事人一般,说道:“在场的诸位和曾怀仁的关系都未超出三代。我玉琉光并未对你们曾氏一族赶尽杀绝。这还是看在你们曾家的曾世安是我岳父的面子上。多说无益,各位尽早上路吧。”

  说罢,玉琉光身上同样爆发出了强烈的杀意,那杀意瞬间便将曾氏一族六百多人汇集而成的强大杀气消弭,令四周的温度都生生地下降了几分,使人不寒而栗。此时的曾家众人才知道为什么曾怀仁要让他们连夜出逃,原来这玉琉光当真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恐惧、绝望、愤怒、怨恨、哀求……种种情绪充斥在曾氏族人之间,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但是在这些曾家族人当中,唯有一个站在角落里的年轻人,眼中流露出来的,竟是一种解脱。这眼神绝对不是一个只得二十岁的年轻人该有的神色。这就像是一个饱受苦难折磨的,对生活已经失去全部希望的老人在死亡来临时才会出现的眼神。只是,在这样的眼神当中,还有着一丝遗憾,像是有什么心愿未了一样。

  玉琉光看着他,仿佛看到了还在神界时的自己。那时的他,尚且年幼,周围没有一个人愿意和他说话,和他玩耍,人人都躲着他。唯一疼爱自己的神王,又因为事务繁忙,还要经常闭关,甚少看他。那时的他是那么的孤独无助。那些古老的氏族神祗认为他血脉不纯,从不承认他的皇子身份。虽然碍于神王,没有对他直接下手,但是仍旧是对他百般刁难。想让他受不了这种折磨,自我了断。有一次,他也真的受不了天天生活在这样的折磨之中了,便想着服毒自尽,一了百了。那时候,他的眼神就是这样,解脱,又带着一丝遗憾。

  “那个站在角落里的青年,他是谁?”玉琉光偏过头,向玉隐询问。玉隐顺着玉琉光的眼神看去,一眼便看到了那个与众不同的青年。从一名风雷帮众手中拿过名册,一一对照。片刻后,他便找到了此人的资料:“禀公子,此人名叫曾济玄,应该算是沐璎丫头的堂哥。此人虽是曾世安的亲弟弟曾世宁的亲子,却并非曾家嫡系。他的母亲是一名歌妓,被曾世宁强行掳回曾家,生下曾济玄后便撒手人寰,至死也没有一个名分。所以曾济玄在曾氏一族的地位非常低。但是此子天赋极高,在没有任何灵药辅助的情况下,凭借一部最低端的黄级功法就达到六品。那个时候,他只有十六岁。只是就在他刚刚突破六品之时,便被暗害,导致修为全无。”

  玉琉光听到玉隐说他已经修为全无之时,心下不由一阵失落。若是他修为尚在,这天赋倒是可怕得很,较之玉斐都不遑多让。别看玉斐刚满二十就已经突破七品,他生在凌霄宗,从小有各种天材地宝进补滋养,又修炼的是一部堪比天阶的功法也有一定的原因。可是这曾济玄呢?只凭借一部满大街都有卖的黄阶功法,并且在没有任何灵药辅助的情况下就能达到六品,这样的天赋,让玉琉光都不由有些咂舌。玉琉光毫不怀疑,若是给他一个好的环境,他有八成的可能会闯过金门关,晋升神界。只是现在……

  玉琉光暗自摇了摇头,正当他要将目光从曾济玄身上拿开之时,忽觉不对。若是他当真半分修为也无,为何仍然面色红润,双目有神呢?玉琉光又仔细观察着曾济玄。一直趴在玉隐肩头的螭吻此刻也突然转头,看着这些人,眼中露出疑惑之色。玉琉光看到螭吻异样,不由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异常吗?”

  螭吻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在感应,可是……并没有什么头绪。”玉琉光又说:“你看看那个站在角落之中的年轻人。看他是否真的半分修为也没有了。”螭吻顺着玉琉光的指示看去,将目光锁定在了曾济玄身上。半晌,他开口道:“老大!你这会可真的是捡到宝了!这年轻人并不是修为尽废,而是自我封印了!这可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啊!”

第五十六章 斩草除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