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玉冷心剑

  正在曾济玄沉浸在心剑的威凌之中难以自拔之时,玉琉光的话突然又在他耳边响起:“想要拔出心剑,光靠看是不行的。用心拔出来的,才叫心剑。你的心,是什么心。”

  玉琉光这一席话仿佛如暮鼓晨钟一般,狠狠地敲在了曾济玄的心上。看着眼前这柄精美绝伦、霸气无双的心剑,曾济玄喃喃说道:“我的心……是什么心……是什么心……”

  嘴里一边说着,眼前却浮现出了另外的画面……

  “哈哈哈!打他,狠狠地打这个小野种!我爹说过,他修为高,打不死的。”

  “你们看他的样子,像不像大街上的野狗?被人打都不敢还手。”

  “哈哈!野狗!野狗!曾济玄是野狗!哈哈哈哈——”

  一群年纪并不大的小男孩嘻嘻哈哈地指着一个被围攻的同龄男孩肆意地笑着。另一旁,一个衣着简朴的小男孩此刻正蜷缩着身子,在一帮五大三粗的家丁壮汉的脚下勉力挣扎。那些身强体壮的家丁人人会武,面对着这个瘦弱的小男孩,他们没有半分怜悯之心,拳脚之间牟足了力气向小男孩身上招呼。

  小男孩像一只虾米一样,弓着背,双臂护在头上,减少自己所受的伤害。他已经撕裂的眼角此刻被又咸又苦的泪水碾过,袭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不要哭!曾济玄你不能哭!小男孩强忍着疼痛,心中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很快,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来的不再是恐惧和委屈,转而变成了仇恨和杀意。等我修炼有成,必然要亲手杀了这几个讨厌的家伙!不……我要让他们变成大街上的野狗!让他们在我的脚下摇尾乞怜,生不如死!

  曾济玄突然睁开双眼,眼中充斥着血色:“这就是我的心……杀戮……杀戮……不——”曾济玄眼中的血色突然消失了,另一幅画面又在他脑海中浮现。

  “都住手!”

  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喝止了家丁们对曾济玄的拳打脚踢。一个中年男人快步走过来,怒斥一声:“你们几个太放肆了!”话音刚落,这男子狠狠地甩了几个家丁一人一个耳光:“这里是曾家!在我曾家的宅院内,殴打我曾家的少爷!你们几个涨胆子了!来人,给我拖下去,打断一条腿,扔出去!”很快,几个家丁便被拖了下去。

  “大伯……”几个主使的小男孩此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男子冷哼一声:“还有你们几个,太不像话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们的弟弟!亲弟弟!连着外人一起,殴打自己的弟弟。这要是叫你们父亲知道了,看他不打断你们的腿!”

  “大伯……”其中一个小男孩嗫嚅道,“我……我爹他不管的。他说……这……这不是他的儿子……说他是他娘那个贱婊子和野男人的孩子……我们就算打死他……也,也没关系的。”“这话是你爹说的?”中年男子剑眉一竖,问道,“这话是你爹说的?”“是……是我爹亲口说的。”

  中年男子沉默了。依然躺在地上的小男孩也沉默了,原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竟然……竟然也认为自己是个野种。哈哈哈哈……男孩心里笑着,眼角却流出了泪水。再一次传来的钻心刺痛,此刻比起心里面抽搐的痛感,竟然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以后,少招惹他。”中年男子发话了。那一群小男孩如蒙大赦一般作鸟兽散去。“你也回去吧。住处还有伤药吗?待会儿我叫人给你送去。”中年男子看着浑身是伤的小男孩,眼中露出一丝不忍,“还能走吗?”

  小男孩悄悄擦干了眼泪,又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强忍着痛楚站起身来,努力挺直的腰杆:“多谢大……大老爷关心。小人告退。”没有片刻停留,小男孩转过身去,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回到住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赶忙迎了出来。一见小男孩浑身是血,登时急道:“玄少爷!玄少爷你这是怎么了!老奴马上就去给您拿伤药!”

  就在这时,之前打他的那帮小男孩突然冲进了他的小院子。进来便是一顿打砸。为首的男孩看着他,冷声道:“好啊!曾济玄!今天因为你,我们被大伯好一顿臭骂!现在大伯去我爹那里告状了!你说!这事要怎么办!”

  小男孩看着他们:“你说,你想怎么办?”

  男孩邪邪地笑了笑:“怎么办?”突然,他叉开双腿,指着两腿中间,冷声道:“钻过本少爷的裤裆,再给我磕三个响头,今天这事就算是了了。”“我要是不呢?”小男孩听完这话,不由得怒火中烧。

  “不?”为首的男孩四下看看,突然将目光锁定在了老仆的身上,“你今天要是不照做……大伯不让我们打你,但是没说不让我们打他!这老东西的命,今天就交到你的手上了!该怎么办,你自己掂量!”

  小男孩看看他们几个,发现他们几个并没有带着随从,不由冷笑:“来找我的麻烦,你们居然敢不带随从!我看,今天活腻歪的是你们!”说罢,小男孩突然发动。强忍着伤痛,凌空跃起,当头一脚就将为首的那个男孩踹出了自己的小院。

  其他几人见状,立刻转身向外跑去。小男孩冷冷地看着他们:“下次,想找我的麻烦,先带上你的狗!光凭你们几个人,想要打我,哼!还嫩着呢!”为首的男孩被小男孩这一脚踹得是七荤八素,好不容易挣扎着站起来,恨恨地说道:“曾济玄!你给我等着!这事儿没完!我们走!”

  就在他们刚刚离去,小男孩突然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这才是我的心!”曾济玄眼中的血色彻底地消退。走到心剑面前,曾济玄双手握住了剑柄,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突然从掌心处传来。曾济玄双臂用力,奋力将心剑向上拔起:“我之心,乃强者之心!强者之心,一曰傲骨!”仓啷一声,心剑出鞘,剑脊露了出来。剑脊之上,刻画着一只巨龟,巨龟身上却缠着一条长蛇,吐出的蛇信恰好在剑脊之上延伸。

  “强者之心,二曰杀意。”

  又是一声金属摩擦的声音传来,心剑的剑身已经出来近三分之二了。此刻,剑刃也显露了出来。剑刃之上,两条巨龙相互交缠,所散发出的威凌之气已经让人无法直视了。

  “强者之心,三曰守护。”

  刷的一声,剑锋也从剑鞘之中被拔了出来,露出了本来面目。剑锋之上,一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大鸟张开了双翼。双翼环抱之处,刚好覆盖了整个剑锋。

  “强者之心,终曰无敌!”

  终于,最后的剑尖也被拔了出来!剑尖之上,一只猛虎,状若奔行,势如前扑。剑尖一处,整柄心剑散发出了极其凌厉的锋锐之气。曾济玄一声大喝:“心剑,出鞘!”

  就在曾济玄拔出了心剑的那一刻,整个曾家大宅以曾济玄为中心,被笼罩在了一片金光之中。螭吻感受着那金色光芒之中所蕴含的能量,赞了一声:“好强大的心剑!老大,这会你可算是捡到宝了!”

  玉琉光脸上现出几分得意之色:“那是!但凡能开启心剑的人,无一不是绝世高手。但是据我所知,一般人开启心剑至少都需要一个时辰,更有甚者,能够长达半年之久。如曾济玄这般,仅用了半个多时辰就能将心剑开启的人,便算是在神界都不够一掌之数。这样的天赋,确实令人咂舌啊!”

  金光持续了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才慢慢消散。原本只是浮现在曾济玄脑海之中的心剑,此时正被握在曾济玄的右手之上。轻轻睁开双眼,曾济玄感觉前所未有的好!原本消失不见的天行之力,此刻正如同大江奔流一般,在他体内的经脉之中游走。久违的强大之感令曾济玄感到无比的舒适。

  “嗯?七品初阶!”玉琉光看着解开天行之力自我封印的曾济玄,惊异了一下。玉隐此刻已经完全被曾济玄所展现出的天赋震惊了:“这……这一下子就到了七品初阶了吗?比他修为被废之前还要整整高出一个品阶!”

  螭吻也细细打量着曾济玄:“按照常理,自我封印开解之后功力并不会增长,反而会有所衰退才是。但是看他现在的情况……天行之力在体内运行,毫无滞涩之感,经脉畅行无阻,韧性十足。嗯……想必是他在天行之力自我封印的期间也没有放弃过修炼,这期间所增长的修为虽然因为天行之力的自我封印而完全没有体现,但是厚积薄发之下,才有了今日解封时的异变。这曾济玄,是个真正的天才!”

  没有丝毫迟疑,曾济玄提剑走到那几个曾家之人面前,冷声道:“善恶终有报。今日,我曾济玄,便拿你们来祭剑!”那几个曾家之人此时此刻面上尽是惊恐。其中一人颤抖着说道:“弟弟……弟弟!我是你亲哥哥啊!以前是我们不对,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了!”

  面对着他们的哀求,曾济玄心中没有一丝动摇:“恩仇,便在今日了结吧!”言罢,右手提剑一挥,心剑之上立马爆出一道金色的光芒。没有任何迟疑,金色的剑芒瞬间划过了几人的脖颈。他们,至此身死道消。

  玉琉光笑着拍了怕曾济玄的肩膀:“我玉琉光果然没有看错人!”曾济玄双膝跪地:“从此,我便是公子手中的一柄剑,与曾家再无瓜葛!请公子赐名!”玉琉光伸出双手,将他扶起,看着他一身白衣,缓缓说道:“冷月高悬,九重华殿,此间白衣少年。从今起,你名,玉冷。”

第五十八章 玉冷心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