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幽冥之地

  (昨日断更非常抱歉!小哈也不想的~只是家里突然有点急事要办,还请大家谅解啦!谢谢大家!)

一把揪下趴在玉隐肩头的螭吻,扔在地上,指着曾家众人,玉琉光冷声道:“螭吻,你若是还认我这个老大,你知道该做什么。”螭吻一怔,金黄色的龙眸瞪得老大:“老大,你……”玉琉光看着它,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去,还是不去?”

  螭吻纠结了:“老大……你看啊,我好歹也是一只神兽咩,你让我做这种事情是不是有点儿太掉价了啊?要不这样,改天,老大你找几个天神来,我保证让您满意!今天……今天就算了吧?啊?”

  玉琉光没有回答,就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螭吻,神色渐趋冷冽,你做还是不做?螭吻也同样是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玉琉光,老大咩,不要好不好。一人一兽就这样对峙着。

  半晌,螭吻突然扑倒在地,满地打滚:“老大啊!我不玩了咩!我手上还从来都没有沾过血啊!”玉隐在一旁听到螭吻这番话,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个满地打滚,撒娇卖萌求放过的小兽是个什么来历。这可是神兽,是龙神的化身!可就是这么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神兽,手上居然还没沾过血!

  旋即,他便释然了。如果不是螭吻没杀过人,那么当初在穆钟山时见,他到自己和玉琉光就不会是只挡住他们的去路了。说不好就直接一个水弹丢过了,他们俩就一命呜呼了。看着玉琉光冷冽的眼神,玉隐偷偷地笑了笑,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啊!哈哈哈哈!公子他绝对是故意的!故意要整整这个天天就知道卖萌的小混蛋!哈哈哈哈!

  可是突然,玉隐又想到了当初玉琉光逼他杀人时候的情形,脸色不由得白了几分,身上也是冷汗津津了。转头看着一边刚刚报完仇的玉冷,发现玉冷的脸色也有几分不正常,看向螭吻的眼神也又幸灾乐祸变成了万分同情。

  玉琉光看着一脸乞求的螭吻,冷声道:“现在你下不去手,我可以不逼你。但是日后呢?螭吻,他们不懂,难道你也不明白!真当我回到神界的那一天,面对那些敌人,你就真的下的去手吗?到那个时候,你是不是还要心慈手软?不害死我们誓不罢休?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希望你好好想清楚这件事!这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你想不通,那我还你自由!”

  不再理会一旁纠结的螭吻,玉琉光对着玉隐说:“刚才阿冷开启心剑的时候,螭吻已经让这些风雷帮的帮众暂时昏了过去,毕竟有些事情他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等他们醒来之后可能会有一些不适,你去告诉孟宣,给他们放个假,让他们好好休养一下。”玉隐点了点头:“是,公子。我这就去办。”

  玉琉光又看向脸色不太正常的玉冷,知道他这是因为第一次杀人而产生的不适之感。哪怕是仇人,也会有这样的感觉。“阿冷,你的心剑还需要琢磨。剑刃,不够锋利。”

  玉冷知道玉琉光这是话中有话。他的心剑剑身共分成了四个部分,剑脊,剑刃,剑锋和剑尖。分别对应了他的强者之心中的四个方面。剑脊为傲骨,这是他整个强者之心的支柱。就像剑脊支撑着剑身一样。没有剑脊,剑身就不能成型。同样的道理,一个没有傲骨的人,是不可能拥有强者之心的。傲骨是构成强者之心最重要的基础。

  而剑刃则对应着杀戮。一柄长剑,伤敌最多的部分便是剑刃。就好像是他的强者之心一样,成为强者最关键的一步就是杀敌。杀敌是自救,更是成为强者的必经之路。所以杀戮,是必要的。当然,玉冷也知道,杀戮不代表着滥杀无辜。他的心剑,只斩该杀之人。若是有一天,他的强者之心变成了杀戮之心,那么他的心剑必然会崩毁。就好像剑刃用多之后会有损伤一样。

  剑锋是守护。杀敌除了自救之外,更多的时候意味着守护。守护着亲人朋友。如果一个强者,他连自己的亲人朋友都无法守护,他又凭什么称之为强者呢?剑锋就在这样一个位置。它在剑刃之上,却隔开了最为锋锐的剑尖,避免这绝世的锋锐和杀戮连在一起。杀戮之上,意味着守护。

  剑尖是无敌。剑尖是整柄剑中最锋锐的地方,也是剑意最浓之处。成为强者的最终目的,在玉冷看来,就是成为天下第一。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讲的就是这样一个道理。习武之人都爱争出个谁胜谁负,谁强谁弱。就像是剑尖一样,那种锋锐之气所要追求的也是这样一种无人能敌的境界。只有真正的无人可挡才是真正的锋锐。

  玉冷当然知道玉琉光此刻说的正是他的杀意。他的杀意太弱。手刃仇人之后还会难受许久。虽然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作为他的心剑,他的强者之心,这样的剑刃,显然是还不够锋利,还不够伤敌。

  “在这里看着,今天,我会帮你好好磨一磨这柄剑。至于能够磨成什么样子,就看自己的领悟了。”玉琉光淡淡地说道。“是,公子。”

  玉琉光瞟了一眼依旧沉浸在纠结中的螭吻:“螭吻,别让公子错看了你。”

  螭吻一怔,似是想通了什么,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错了!全错了!无关天道,无关天道啊!生死轮回,何苦执着?但求,我心无悔!且看我螭吻铺就一条白骨路,助公子成就霸业!”

  蓝光一闪,螭吻竟然化作了本体!周围的建筑在螭吻庞大的身躯碾压之下,纷纷化为了废墟。螭吻本就是水属性的神兽,此时操控着体内的水之神力,他庞大身躯周围就好像是包裹了一层水膜一样。

  很快,水蓝色的水之神力犹如波纹一般荡漾而出,越散越大,直到把满院子的曾氏族人全部包裹在内才算罢休。“嗷~”螭吻发出一声龙吟,“冰凝!”水蓝色的神力又是一阵波动,把曾家众人抵抗时发出的各色天行之力全部同化。

  突然,气温骤然下降,曾家众人就那么在一瞬间活生生地被冻成了冰雕,就连脸上的挣扎之色、恐惧之色都清晰可见。螭吻又是一声低喝:“爆!”螭吻一声令下之后,并没有出现激烈的爆炸。只是冰块碎裂的声音纷纷响起,然后越来越密集。

  仔细看去,一道道冰裂的痕迹在曾家一众冰人身上出现。突然,轰的一声,曾家六百八十四人,在一瞬间统统碎裂开来,变成了遍地的碎冰。那碎冰铺满了整个院子,竟然快达到了一人之高!

  在螭吻的控制之下,水之神力又是一阵颤动,数量庞大的碎冰就在一瞬间汽化成了雾。水雾弥散在曾家大宅上方,任凭风如何吹都吹不散。

  玉琉光站在一旁,看着螭吻所做的一切,点了点头。又看着空中弥漫不散的水雾,缓缓说道:“身死万事休,这一世,我与各位恩仇已了。诸位本是冤魂,不能进入幽冥之地轮回转世。我玉琉光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这便开启幽冥,送诸位进入轮回。”

  说罢,玉琉光从体内逼出一滴金色的神血,以神血为引,在水雾弥漫的空中画出了一个无比复杂的阵法。双手结印,一道虚无的波纹没入了金色的大阵之中。顷刻间,空间就如同被撕裂了一般,露出了一个黑色的洞口。玉琉光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开启幽冥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也是消耗巨大的。“诸位,幽冥已经开启,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玉琉光话音刚落,阵阵阴风伴着水雾就吹入了洞中。原本水雾弥散的天空。此刻也开始渐渐放晴。

  这时,一个尖利刺耳的声音从洞中传来:“何人大胆!竟敢撕裂幽冥,擅度冤魂!”玉琉光早料到会是如此,手指一弹,一道金色的光芒冲入洞中:“九皇子琉光在此,鬼差不必惊慌。此乃本王金符一枚,尔可交予鬼王,鬼王必不会为难。”

  片刻之后,那尖利阴森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来是琉光冕下。鬼王座下灭魂鬼差,参见冕下。小人身为鬼差,不能现身人界,不能面见冕下,还望冕下恕罪。”玉琉光双手结印不变:“无妨。”那鬼差继续说道:“我王有谕,请冕下在至尊之境后,前往幽冥鬼域一叙,我王有要事和冕下相商。另则,冕下可再带修为在神品之境的五人同行。还请冕下届时务必赏光,我王必会扫榻相迎。”

  玉琉光眉头一皱,无奈地说了一声:“这个索涯,又搞什么?劳烦灭魂鬼差带话,琉光届时必定前去叨扰,请鬼王放心便是。”灭魂鬼差桀桀地笑了两声:“多谢冕下。灭魂还有公务在身,不便久留,先行告退。这些冤魂已经进入轮回,冕下请放心。”玉琉光轻轻点了点头,手印一撤,黑洞缓缓消失。原本水雾弥散,十分阴郁的天空,此刻也重新恢复了晴朗。曾家之事,就此了结。

第五十九章 幽冥之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