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笑抿恩仇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白玉门庭正厅内依然是鸦雀无声。玉琉光坐在一旁品着茶,神色间一派淡然。但是,他的精神力却已经覆盖了整个白玉一脉,只要是他们稍有异动,等待白玉一脉的必然会是万劫不复!

  玉隐坐在玉琉光下首,眼睛看着鼻尖,神色甚是恭敬,只是他全身肌肉绷紧,已是蓄势待发。颜沐璎则依旧站在正厅中央,不言不语,默默看着神色变幻不定的玉江庭,在等着他的答案。

  而一旁的水球之中,玉老夫人正焦急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只是她被螭吻禁锢在这水球之中,眼能看,耳能听,却是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此时的她眼中又悔又恨,又有希望,又尽是绝望,种种信念,不足为外人道也。

  “呼……”吐出一口浊气,玉江庭看着颜沐璎,双眼之中布满了血丝,此刻他的声音竟然已经沙哑,“颜姑娘,你待如何?”颜沐璎知道玉江庭这是让步了,微微一笑:“小东西,将禁制解开吧。”

  螭吻得了令,屁颠屁颠地跑到水球前,张开大嘴,用力一吸,那水球便化成一道水柱,被他吞回了肚子。只是水球虽撤,禁制未解。站在那里的玉老夫人已经是动弹不得。

  颜沐璎手中银色的天行之力涌出,瞬间便凝成了一柄细刃。玉江庭看着颜沐璎的眼睛都直了,这丫头今年才十五岁吧!十五岁的七品天行帝!这天赋简直与玉琉光那个怪物不相上下!

  轻轻挽了一个剑花,眼中杀机一闪而过。颜沐璎没有丝毫迟疑,细刃直直地便朝玉老夫人的颈间削去,眼见着就是血溅五步。

  玉江庭已经闭上了双眼,眉宇之间尽是痛苦、不甘、无奈……在他对颜沐璎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表示他已经做好了准备,选择放弃白玉老夫人,放弃自己的发妻。尽管不甘,但是他确实是无奈。他是白玉一脉的家主,同时也是整个白玉一脉的支柱。只要是他倒下了,那白玉一脉,就算是真的完蛋了。

  他也知道,如果今日不向颜沐璎低这个头,那玉琉光是决计不会放过他们白玉一脉的。别看那玉琉光现在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但是玉江庭不傻,他知道玉琉光已经蓄势待发。就等他的选择了。真要是他选择不交人,那么等待整个白玉一脉的必然会是玉琉光的雷霆之击。

  到时候,就算是凌霄塔的供奉大人们降罪于他紫玉一脉又如何?白玉已经完了!就算是拉了紫玉一脉做垫背,那也改变不了白玉一脉灭亡的事实!更何况,要是玉琉光当真发现了密室中的玉天泽,那么他白玉一脉可就真的变成大陆公敌了!不说别人,就是玉氏一族内部都不会放过他!

  玉江庭只能选择牺牲白玉老夫人,用他结发之妻的鲜血,来换取白玉一脉的延续和希望。只要白玉一脉还在,只要玉天泽没有被发现,那么,他白玉一脉就是最大的赢家!所以,他痛苦,他不甘,他无奈,但是,他并不阻止。

  白玉老夫人此刻看着那道银光离自己越来越近,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她身在白玉一脉的点点滴滴。她是家主夫人,地位何等的尊崇!她的儿子又那么的孝顺,孙子又那样的乖巧。夫妻之间更是相敬如宾大半辈子!她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只是因为一时的贪念,就是那么一时的贪念!她的娘家人一夜之间死了个干干净净,而她自己,如今也要因为还债变成刀下亡魂。白玉老夫人此时的心中,只剩下了无尽的悔恨……若是……若是时光倒流,能够重来一次的话……

  银色的刀刃急速飞来,带起了阵阵凉风。轻轻划过脖颈,那冰寒的感觉激得白玉老夫人身上汗毛倒竖。但是此时,她轻轻闭上了双眼,心中默默地唉叹了一声:都结束吧!

  却看颜沐璎手持银刃,动作迅疾如同闪电一般,转瞬之间便到了白玉老夫人的身边,手中银色的匕首此刻也已经横在了白玉老夫人的颈边。颜沐璎眼中一道杀机一闪而逝,就要下杀手。

  可是就在刀刃划过玉老夫人脖颈的那一刹那,颜沐璎手腕一翻,银刃向上一挑,带起了玉老夫人颈后的一缕头发。银白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光芒,紧接着落在了颜沐璎的手中。白玉老夫人身上连一丝伤口都未曾留下。

  玉江庭在颜沐璎挥剑的那一瞬间,已经是心如死灰。可是,他并没有像预料当中那样,听到刀刃划破皮肤,割断喉管的声音。他不由得睁开了双眼,但见颜沐璎手中握着一缕银发,正嘴角含笑地看着他。

  “颜姑娘!你……你这是……”玉江庭在极度惊异之下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颜沐璎心念一动,银刃重新化作天行之力收回了体内,笑了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今日取老夫人一缕头发,权作赔偿了。白玉家主,紫玉一脉并不想与您为敌。沐璎留老夫人一命,也是给我紫玉一脉留了一条后路。”

  玉江庭神色不断变幻,看着颜沐璎,沉默不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他涩声道:“颜姑娘,今日之情,我白玉一脉记住了。”颜沐璎微微颔首示意。玉江庭又转向玉琉光:“琉光公子,我白玉一脉,从今日起,将与紫玉一脉……重修于好。”

  玉琉光这才放下茶杯,笑道:“叔爷爷客气了。咱们都属同族,关系向来亲厚。难道不是吗?”玉江庭苦笑着点了点头,唤来侍女将白玉老夫人搀回房间好好休养。螭吻见状,也将设在白玉老夫人身上的禁制解除了。

  玉琉光起身,拜别玉江庭:“叔爷爷,琉光这里还有些事情,就不在您这里久留了。您留步,玉琉光告辞了。”玉江庭看着他,并未答话。半晌,他才说了一句:“玉琉光,你的眼光不错。为紫玉一脉找了一个好主母。”

  玉琉光牵起颜沐璎的手,笑道:“告辞。”说罢,他挽起颜沐璎,转身离开了白玉门庭。玉江庭看着这三人一兽远去的背影,身形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玉氏一族的天,要变了。天行大陆的天,也要变了。”说完,他召来一个侍卫:“去,把那些房契地契派人送到颜家。那份礼单,连同上面的东西,派人送到金碧城,紫玉门庭。”

  在回去安陵城的路上,玉琉光坐在马车里,将颜沐璎轻轻拥入怀中:“璎儿,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刚才你眼中的杀机,我看的是清清楚楚!你是真想杀了那白玉老夫人,对吧?”颜沐璎靠在玉琉光的肩上:“是啊。我是真想杀了她。可是她的一条命,还没有这么值钱。”

  玉琉光顿了顿:“璎儿,谢谢你。”颜沐璎精致的面庞浮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我知道,现在还不到和白玉一脉翻脸的时候。不能为了我,坏了大事。那个白玉老夫人的命,不值。用她一条命,换白玉一脉一个人情。这个买卖,不算亏。”

  玉琉光轻轻地抚着颜沐璎如墨锦一般的长发:“苦了你了。只是你这么做,却是眼下最有利的选择了。”颜沐璎点了点头:“我就是知道。你在那里不能全然替我做主,势必要将白玉老夫人带离白玉门庭。这样,对白玉一脉可就是红果果的打脸。那玉江庭不跟你翻脸就怪了!可是我去了就不一样了。直接在白玉一脉将事情解决。既保住了白玉一脉的面子,不和他们彻底撕破脸皮,又能让白玉一脉欠咱们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玉琉光点了点头:“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层原因。”“什么?”“还记得曾怀仁那日说的天阶功法之事吗?我今日让螭吻悄悄去白玉门庭内部探查了一圈。螭吻刚刚和我说了,他并没有在白玉门庭发现什么异样。只是他感觉白玉门庭内部,有一些不寻常的血气。这种血气不同于人身上所散发出的血气,但是又好像没有什么区别。一时间他也拿不定主意。”

  “况且我今日在白玉门庭内,不断刺激玉江庭的底线,但不管我怎么刺激,他都尽力的忍了下来。就包括我提出要将白玉老夫人带走的时候,玉江庭的反抗都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强烈。他这分明就是有所顾忌。”

  “一上来就给了我那么大的好处,无非就是想让我早些离开白玉门庭。后来他的种种表现,也都能看出他并不想把局势闹僵,想让我赶紧拿了好处走人。这就说明了,白玉一脉一定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以至于玉江庭今日的表现那么反常。如果换做是他人,我这样一再挑衅,恐怕早就忍不住动手了吧?所以我敢断定,白玉一脉从颜家夺走的那部功法,必定是天阶功法无疑!”

  “而且,根据玉天泽之前身体虚弱的状况来看,这部天阶功法应该不是完整的功法。但是玉江庭这么紧张,恐怕不是完整的,也差不了多远了。不然白玉一脉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只是希望,他们不要用那些不该用的办法,来弥补这部天阶功法的缺失吧。若是当真如此,那这天行大陆,恐怕就要生灵涂炭了……”

第六十二章 笑抿恩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