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玉斐之伤

  “公子,接下来我们要去凌霄宗了吗?”玉隐出声问道。玉琉光点了点头:“嗯。此番我们前去白玉一脉大闹了一场,玉无涯定然会借机发难。此去凌霄宗,怕是没有那么轻易就能下来的。”

  玉隐沉声道:“若是公子……六大供奉可有胜算?”玉琉光仔细思虑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半分胜算也无。六大供奉清修已久,当年咱们前往凌霄宗之时,我便感觉那六大供奉恐怕不是易与之辈。更何况如今已经十多年过去了。只怕是那六位大人会更加恐怖了。若是单单对上一人,我应该还有胜算。可是这六人向来是形影不离,想要胜之……谈何容易啊!”

  颜沐璎却不太同意玉琉光的看法:“琉光哥哥此言差矣。那六大供奉本也是出自六脉之人,总要顾忌着点香火情面。更何况只有他玉无涯有老祖宗坐镇,我们便没有吗?我倒是觉得无需和那六位供奉大人硬碰硬。见机行事即可。”

  玉琉光面色一沉:“我如何不知你所说之事。但是……怕就怕玉无涯已经和他们金玉一脉的老祖宗串通一气了啊。”玉冷却是全然不在乎这三个聪明人的顾虑:“公子放心便是,若是有难,阿冷绝不会死在公子后面便是。”

  南天城,金玉一脉。

  玉斐皱着眉头,问道:“爷爷,我们当真要这么做吗?现在……并不是好时机啊!而且老祖宗那边也没有再传过话来。我们会不会过于轻举妄动了?”玉无涯一脸的阴沉,看着周围远远不如凌霄金殿来得华丽的金玉门庭正厅,冷哼一声:“轻举妄动?自从我们离了凌霄宗之后,老祖宗便明显失去了对我们的信心。你没发现我们来了南天城三年,这三年老祖宗就只传回来一次消息。这次机会难得,若是还等着老祖宗的消息,我看咱们这辈子都别想扳倒紫玉,重回凌霄宗了!”

  玉斐暗暗叹了一口气,自从离开凌霄宗之后,自己的爷爷玉无涯的性格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偏执了。现在看他,哪里还有当年那个智珠在握的样子!也难怪老祖宗会传话回来说,计划暂停实施,静候时机了。像玉无涯这个样子,还怎么掌控整个大局?这怕是这一次,他便要将整个金玉一脉彻底葬送了吧。

  “既然爷爷有万全的把握,那孙儿这便去布置了。最多三日,我们便可启程。”玉斐见劝阻无效,只得按照玉无涯的意思,上下打点,为前去凌霄宗做好万全的准备。玉无涯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嗯,去吧。你父亲人呢?”

  玉斐沉吟了片刻,还是决定如实向玉无涯汇报他父亲玉震虎的行踪:“父亲他还是一样,整日里在外面流连。偶尔回来,也是拿了钱便走。”自从十几年前,在凌霄大殿上,玉无涯狠狠地训斥了玉震虎一顿之后,玉震虎整个人就有些不一样了。原先的时候,虽然老祖宗没有让他参与到整个计划的核心部分之内,但是他在外围的工作也是尽心尽力地完成。

  可是自从那次之后……玉震虎就开始慢慢脱离家族了,整日里流连在外面的花街柳巷之中,夜不归宿。尤其是前两年,母亲病逝,给玉震虎的打击就更大了。也是从那时起,就连玉斐这个亲生儿子,都不知道玉震虎整日里都在做什么。对于这种情况,玉斐虽然聪慧绝伦,却也是并不能想到什么好办法。这是心病,若是爷爷和老祖宗不退一步,玉震虎就永远都会是这个样子。可是想让他们两尊大神退一步……玉斐只有苦笑,只能叮嘱账房,玉震虎的一切开销可随意取用,无论多少。哪怕是玉震虎一个人将金玉一脉的家底全部败光了,他要多少,就算是抢,也要给他抢回来。

  果然,玉无涯在听了之后,怒骂一声:“哼!这个废物!斐儿,此去凌霄宗,把他也给我带上!省得他整日里浑浑噩噩,再把我金玉一脉的家底败光了!”“是。”玉斐的脸色又暗了几分。“好了,你去吧!”玉无涯摆了摆手,让玉斐离开了。

  坐在一张红木书案之后,玉斐眼中神色不定,思虑良久之后,他终于还是拍了拍手:“墨鳞。”突然,空间突然扭曲了一下,一个身披黑色斗篷,面带黑色面具的,难辨男女的人出现在玉斐面前:“主人!”那黑衣人张口,声音竟也是不男不女,甚是难听。

  玉斐剑眉紧蹙,低声道:“情况有变,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此去凌霄宗定然会危机重重。你带着我们的人,赶紧撤离南天城。外海之中,有一片我们的基地。你乘船过去,在那里等我的消息。若是一年之后,我还没有回来,金玉一脉,就交给你了!届时所有的一切,由你全权处理。”

  那黑衣人唯一露出的黄绿色眼睛之中,完全没有一点担忧之色:“是,主人。”玉斐点了点头,又从怀中摸出了一块金色的令牌递给他:“这个你拿着。出了东海,它自然会给你指路。上了基地之后,那里的一切全部由你调配,这块令牌,就是凭证。只要有它在,不管你在哪,只要我回来,都能找到你们。”

  黑衣人毫不迟疑地接过令牌,他苍白的手上黑雾一闪而逝,令牌也不见了踪迹。玉斐这才算放下心来:“你去吧。现在就走!越快越好!”黑衣人此刻突然犹豫了一下,手中的黑雾再次腾起,一颗漆黑如墨的珠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主人,这个,给你,保命。”“墨鳞!”玉斐看着那颗珠子,低声喝道,“不要闹了!这东西保不住我的命!可是没有它,你的命呢!”

  黑衣人这一次并没有对玉斐言听计从,而是依然固执地将珠子用手托住,送到玉斐面前:“能保命!我不会死。”玉斐看着他,第一次,从他毫无情感的黄绿色眼眸中看到了属于人类的一种固执。两人就这么僵持在这里,谁也不曾让步。半晌,玉斐长叹一声,伸手将珠子拿回,一口吞入了腹中。

  黑衣人黄绿色的眼眸中一丝柔情一闪而逝,旋即又恢复了冰冷空洞。这一点变化,就连玉斐都不曾看见。“墨鳞。”玉斐看着他,突然说道,“能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吗?”黑衣人的身躯微微滞了一下,只是玉斐第一次,用征求的语气和他说话。

  玉斐见他没有反应,自顾自地问道:“你到底是男是女?”黑衣人第一次,在玉斐的询问之下没有说话,可是他的身躯却突然开始微微地颤抖。玉斐何等聪明,一看到黑衣人的反应,就知道了他的意思。瘫坐在椅子上,玉斐喃喃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走吧……”

  黑衣人站在原地没有动,身上却颤抖得更厉害了。黄绿色的眼眸之中,明显的波动比刚才不知道剧烈了多少。“你走啊!”玉斐突然站起身,大喝一声。黑衣人还是没有动,就那么颤抖地看着玉斐,眼中的挣扎之色越来越明显。

  “滚!”一向温和如玉的玉斐此刻爆出了平生以来的第一次粗口,“你给我滚啊!”黑衣人依然没有听玉斐的话,而是用颤抖的右手缓缓拉开了蒙在脸上的黑色面罩。玉斐第一次看见了他的脸。苍白的脸颊上有着不同于玉斐的英俊。如果说玉斐的英俊来自于他温润恭俭的气质,那么的墨鳞,就是隐藏在暗夜之中的毒蛇,阴冷,无情,麻木不仁,毫无人性。

  只是,就是这样的一条本该冰冷的蛇,脸上却有了一丝足矣将他炙烤而死的暖意。“主人,保重。”墨鳞第一次恢复了男声,那声音依然是那么阴冷嘶哑。玉斐怔怔地看着他,看着他摘下面具,看着他苍白的脸,又看着他消失在面前。第一次,玉斐向来控制的很好的情绪崩溃了。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玉斐伏在案上,放声痛哭。

  玉锦璇已经站在门外很久了。如果是平时,玉锦璇早就被他们二人发现了。可是今天,是个例外。玉斐和墨鳞,谁都没有发现玉锦璇的到来。玉锦璇,什么都听到了。此刻,玉斐在屋中撕心裂肺的哭声,传到玉锦璇的耳朵里,就如同针扎一般。这毕竟是她的亲哥哥啊!而且,只有她才知道,玉斐这些年到底承受了多少。

  原本的大陆第一天才,现在在众人眼中只是个笑话!他的一切努力、一切天赋、一切的一切都被玉琉光掩盖了。人们只有在谈起玉琉光的时候,才会想起,还有一个曾经风靡大陆的第一天才,名叫玉斐。玉锦璇知道,他是骄傲的。可是这么多年,他心里的苦,却从未对外人说起过。在别人看来,他还是那个谈笑风生的金玉公子,可以玉锦璇知道,他,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玉斐了。玉琉光当年那一击,打败的不只是玉无涯,更是玉斐,还有整个金玉一脉。

  “哥……”玉锦璇终于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累了就歇会儿吧!”

第六十七章 玉斐之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