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设计逼供

    玉澈眼底闪过一丝精光,继续用那种无比真诚的语气对着玉震虎说:“所以,大人您仔细想想,他们在将来,会为您所用吗?如果您的推断是真的,那此时再留着他们,就不是简单的不停您调遣的问题了。而是在毁掉属于您的基业啊!”

  玉澈这几句话说的玉震虎是心中大动,可是他依旧不能完全相信玉澈,是以一直在心中来回盘算着利害得失。玉澈也看出了玉震虎在担心什么,不由得轻笑一声:“在下知道大人在担心什么。的确,我也不想隐瞒大人,如果您将消息告诉我们,那我们紫玉一脉定然会以雷霆万钧之势扫荡整个金玉门庭。但是大人,咱们的合作也快有三年了吧?什么时候,我们紫玉一脉答应过您的事情没有办到?如果在下记得不错的话,从来都没有过!”

  “这件事如果办成了,我们紫玉一脉确实是少了一个心腹大敌。可是您呢?您同样也获得了登上金玉一脉家主宝座的机会啊!这可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大人您仔细想想,我们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要从您手上夺下金玉一脉。我们要对付的只是玉无涯而已。事成之后,金玉一脉,还是您玉震虎大人的!”

  “但是您想想,如果您没有告诉我们,那也没有关系。您觉得凭我们紫玉现在的能量,覆灭金玉一脉还要多久?可是这样的话……您也说了,那些死士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毁灭金玉,而后自绝。纵然届时您掌管了金玉一脉,可是有他们在,您能掌握一个完整的金玉吗?你能顺利掌管金玉吗?大人,请您三思啊!”

  玉震虎听着玉澈那无比真诚的话语,心思活动的越来越厉害了。可是他的眼中依然闪烁着犹豫不决。玉澈见状,知道只需要最后一把火,就可以让玉震虎完全失去理智,于是开口说道:“既然大人一时半会儿拿不定主意,那也无妨,您先回去休息。什么时候有了决定,请您还是按照老方法通知在下。我们公子已经承诺过了,您,金玉玉震虎大人,永远都是紫玉一脉的朋友。”

  玉震虎知道,他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出选择的,他需要一点时间来仔细考虑考虑。于是,他轻轻点了点头,准备离开。玉澈随手按了一下密室的控制机关,一道石门晃啷啷缓缓打开,一个侍从由门外进来。玉澈吩咐道:“将玉震虎大人安全地送回去,如有闪失,拿你是问!”“是,澈大人!”

  玉震虎此时满脑子都是玉澈刚才的话,现在的他脑中简直就是一团浆糊,完全没有头绪。因为心思翻涌,他也没有理会玉澈,直接就跟着那侍从离开了。待他走后,玉隐从一旁进来,怒声问道:“你怎么放他走了?刚才明明就可以套出话来!”玉澈看着他,笑道:“见过隐大人。在下就问您一个问题,是我们逼问出来的东西多?还是他自己说出来的东西多?”

  玉隐想了想:“当然是他自己说出来的东西多。”玉澈眼中闪过一丝得意:“所以,我安排了另外一条路给他。有些东西,他亲眼看到了,比听别人说,更能让他崩溃。只有崩溃的人,才能真的说出公子想要东西。”

  玉隐不是傻子,听到玉澈如此说,也隐约猜到了玉澈给玉震虎安排了什么。想通这里,他看向玉澈的眼神中都变得多了几分惧意:“难怪公子要将凌霄宗交给你来打理,就连爷爷都没有出言反驳过。玉澈啊玉澈,希望你有一天不要站在公子的对面才是。”玉澈微微一笑:“隐大人说笑了。若说这天下间,还有一个人不会让我背叛,能让我心甘情愿臣服,那就只有公子了。”

  玉震虎眉头紧锁地跟着侍从走在幽暗狭长的地下甬道之中,满心里想着的还是刚才那件事,也没有抬头看看周围的环境。突然他抬起头来,发现自己竟然还身处甬道之中,并没有回到地面之上,不由得心下一惊,大喝一声:“站住!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那侍从闻声回头,恭敬道:“回大人的话,咱们现在走的这条路是新修的地下密道,这条路是直通您的住所的。因为刚刚接到线报,凌霄宗四供奉独自前往金玉驻地与玉无涯及玉斐密谈,所以为保证您的安全,澈大人特意吩咐过要带您走这条密道,把您安全地送回去。”

  “密谈……密谈……”玉震虎眼中的恨意愈来愈浓,“好一个密谈!这么些年了,你们究竟拿我玉震虎当什么!这样的密谈,我堂堂一个金玉一脉的嫡子居然不知道!既然你们无情,那就休怪我无义了!”旋即,玉震虎用他那泛着滔天恨意的双眼看着侍从:“带路!我要回去!找玉澈!”

  “是,大人。”侍从转了个身,带着玉震虎原路返回。玉震虎跟在侍从的后面,眼前浮现的,耳边响起的,尽是这些年受到的屈辱……

  那一年,老祖宗来宗门议事。玉斐年纪尚幼,玉无涯正在闭关,无法面见老祖宗。他带着玉斐去见老祖宗。老祖宗见到两人后,居然连正眼都没瞧过他!而是直接吩咐“斐儿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吧!”这房间里一共就三个人!他玉震虎不就是那个其他人吗!强忍住心中的屈辱感,他退出了房间。

  后来,老祖宗来得勤了些,但每一次,每一次!都只对他说过一句话:“你退下吧!”哈哈哈哈!他心里竟然怒极而笑:退下吧!我玉震虎,这么多年,听到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退下吧!

  排位战之后,他被玉琉光重伤,险些丧命。勉强挽住性命之后,他这一身修为,也是被废的七七八八。可是,若真的是玉琉光下手狠毒,他也不会这么恨了!但是事实呢?那一日,他已经醒来,却没有睁开眼睛。就听见房门响动,进来了两个人。

  “你父亲他怎么样了?”

  “回爷爷的话,父亲现在姓名已经无忧,只是经脉郁结,只有用药才能散开。否则的话,怕是父亲这一身的修为也就废了。孙儿正要去药房拿药,您就来了。”

  他没有睁开眼睛,听到这里,他的心中还是很暖的。一直以来被老祖宗轻视的屈辱之感也在这两句话的作用之下,稍有缓解:毕竟……父亲他还是关心我的!可是,接下来的话,就成了他玉震虎一辈子的噩梦,直到现在,午夜梦回,都是一腔的恨意。

  “既然没有拿,就不用拿了。”

  “爷爷,为什么?只需要一颗续魂丹,父亲的伤势就可以痊愈了啊。”

  “续魂丹?这可是保命的圣药!拿来疗伤,太奢侈了!既然死不了,那就用些调养的药就行了。”

  “可是爷爷……”

  “行了!咱们现在被赶出凌霄宗,手上还有几颗这样高品质的丹药可用?这样的药,还是留下来给你们保命吧。白白浪费在他的身上,暴殄天物!斐儿,你父亲他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了。这么大岁数了,才只有八品高阶。终生再难寸进!你和他不一样,你可是要冲击神品的人!这丹药,留给你保命,比拿给他疗伤有效得多!”

  “……是……爷爷……孙儿知道了……”

  “好了,我走了。他既然没有大碍,你也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让你妹妹来照顾他就行了。”

  “……是。爷爷慢走。”

  他躺在床上,听完了这段对话。就算是没有睁开眼睛,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玉无涯在看着他时那种嫌恶的目光。哈哈哈哈!他此刻的心里,没有什么想说的话,他只想笑。埋在被子下的双手虽然还不怎么能动,但是他硬生生地将双手握成了一个拳头。筋骨被强行拉伸的痛楚让他的额头沁出了大滴大滴的冷汗。可是这点痛,比心里的痛,算得了什么呢?

  “玉无涯……玉无涯……”玉震虎目眦欲裂,低声嘶吼道,“你毁了我的一生,那我便要毁了你的一切!我要让你看看,谁才是金玉一脉的掌权者!”

  从新回到密室之中,玉澈看着浑身散发着煞气的玉震虎,奇道:“大人您怎么回来了?难道是那条密道也走不通吗?”“少废话!”玉震虎重重地坐在椅子上,恨声道,“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

  玉澈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真诚地说道:“大人,您还是先喝口茶,消消气吧。看您气成这个样子,对身体不好。这事,不着急,等你决定了再说也不迟。现在也不早了,若是您回去得晚了,万一玉无涯有所察觉,就不好了。”

  “够了!”玉震虎一掌拍碎了玉澈递过来的茶杯,“我现在已经决定了!想知道什么!你快点说!玉无涯算个什么东西!老子今晚不回去,他能那老子怎么样!”

  玉澈知道现在的玉震虎已经失去理智了,于是不再刺激他,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缓缓问道:“大人,在下想知道,关于‘墨魂’的事情。”

第七十四章 设计逼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