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少女心思

    玉江庭一张老脸此时阴晴不定,显然是在做什么重大决定。玉无涯胸有成竹地看着他。他不相信玉江庭不选择和他站在一起。受了这么大的侮辱,如果不报复,那就不是他玉江庭了!哪怕是金白两脉向来不和,但是在这种时候,玉无涯坚信,玉江庭会和他站在一起。

  玉哲明也是看着玉江庭,眼中略微流露出一丝担心之色。如果玉江庭选择和玉无涯站在一起,那么支持处死玉琉光的就有三家了,已经占了半数。这样的情况下难保玉凌风不会在族会上改变站位,从中立变成支持金玉一脉,处死玉琉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危险了。

  作为当事人玉琉光,他所在的紫玉一脉是不允许在此次族会上发言的。所以,支持玉琉光的就只剩下他们墨玉一家。这种情况一旦出现,就算六位供奉有心袒护,只怕也要照顾一下其他四脉的心情。玉琉光这一次……就看玉江庭怎么选了。

  足足等了有半柱香的时间,玉江庭终究是艰难地动了动嘴唇:“白玉一脉……中,立……”玉无涯一怔,立即问道:“玉江庭,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玉江庭疲惫的连眼睛都懒得往起抬一下,声音艰涩:“白玉一脉,中立。”

  “你……”玉无涯此时简直要杀了他的心都有了,“玉江庭你不可理喻!受了玉琉光那么大的屈辱,你居然还要中立!你白玉一脉的傲气都去哪了?平日里对我们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怎么今日彭上玉琉光,连声大气也不敢喘了吗?玉江庭,让别人骑在头上耀武扬威,你这个家主连个屁也不敢放吗?”

  玉无涯的激将法在平时或许一定会奏效。毕竟以玉江庭这种高傲的性子,是断然无法接受这种刺激的。可是在现在……玉无涯还是低估了玉琉光当日给玉江庭带来的震撼。同时他也不知道,玉江庭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件事了了,不想让别人把目光都集中在他们白玉一脉身上了。所以,他宁可选择忍气吞声地中立,也不愿意和玉琉光对立,把矛盾激化。

  但是面对着玉无涯,玉江庭的脾气可就没有那么好了。难道因为不想引人注意选择忍气吞声的玉江庭,面对着玉无涯的挑衅就不生气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冷冷地哼了一声,玉江庭斜睨了玉无涯一眼:“玉无涯,你别得意的太早!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撂在这,玉琉光,不是你们能惹的起的!就算是加上六位供奉,那也不行!三年前,他能当众把你轰出凌霄宗,三年后的今天,你要是在凌霄金殿杀了你,我都不觉得奇怪。玉无涯,咱们等着瞧吧!”

  凌霄宗的一处花园之内。

  金玉小公主玉锦璇伸手抚摸着那一簇开得正艳的花,不觉之间,愁思如泉,涌上心头。这花,还是当年她和哥哥玉斐亲手在这里栽下的。如今花开依旧,却是人事全非。此次前来凌霄宗,为了什么,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对于玉无涯的计划,不光是玉斐,就连她,都觉得心中有那么几分不安。她的直觉总是让她觉得这次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只是因为玉琉光强闯白玉门庭,胁迫同族之事,有必要惊动六大供奉吗?

  如果说是因为玉琉光名声太大,天赋太强,是玉氏一族的未来这一点,才引得六大供奉一同出手。虽然也可以解释一二,可是为什么紫玉一脉会一点动静都没有?自从她来了凌霄宗之后,也没有发觉凌霄宗方面有什么异动。玉斩天虽然相貌粗犷,可是他的心思却是极为细腻的。如果真的有人准备杀了他唯一的孙子,他还能这么淡定吗?

  还是说,凌霄宗和紫玉一脉早有防备,只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察觉罢了?无论是哪种情况,玉锦璇相信,都不会是太好的情况。但是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希望自己一家还有那个玉琉光,都不要出事才好。想至此处,玉锦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不对!为什么我会希望他平安无事!玉锦璇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他可是我们金玉一脉的大仇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们金玉一脉又怎么会被赶出凌霄宗,沦为玉氏一族的旁系分支,成为了整个玉氏一族的笑柄!

  可是……玉锦璇苦笑了一声。三年前,自从那一次在排位战上,玉琉光锋芒毕露的一次光华绽放之后,那一抹带着孤傲和深邃的紫色便深深地扎根在了她的心房,再也容不下其他。只是,这一抹紫色,太过耀眼,总是刺得她漂亮的双眼不由自主地流出泪水;而且,这一抹紫色又是如此的深邃,这三年来,已经让她深陷其中,再也无法自拔。

  抬头看着不远处的浅棠院,那是玉琉光当日的住所,虽然听说他现在依然住在此处,但是玉锦璇却没有勇气前去找他。叹了一口气,玉锦璇默默地看着浅棠院隐没的绿荫中的轮廓,心里默默地念道:你还好么?

  这时,一个紫色的身影从远处的浅棠院中出来,正往她的方向走来。玉锦璇怔住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个让她日夜思念的人,玉琉光。正向这里走来的玉琉光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抬眼看去,见是玉锦璇,当下微微点头示意,并没有准备说话。

  玉锦璇整个人彷如坠入冰窖一般,我就站在他的面前,可是,他……他竟当我如同陌路人一般,看都不曾多看一眼。他,对我竟连一点恨意也没有吗?在他眼里,我只是一个过客。不……甚至连过客都不如。想至此处,玉锦璇就如同着了魔一般,追着玉琉光已经走远的身影跑了过去。

  “等……请等一等!”

  玉琉光闻声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追来的玉锦璇:“璇小姐,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听到“璇小姐”三个字,玉锦璇心中一痛,强颜笑道:“没……没什么事。哦,就是想和你道个歉。当年,年少不懂事,如果有冒犯之处,还请海涵。”玉琉光虽然奇怪她今天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以前见到自己,脸上的嫌恶就和看见臭虫没什么区别。但是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玉琉光也不能不理会,微微笑了一下,玉琉光说道:“当年之事琉光本也未曾放在心上,璇小姐不必如此。”

  他……他没有怪我,也没有恨我!玉锦璇展颜一笑,眼中的忧愁消散了不少:“那璇儿就多谢琉光公子了。”玉琉光微微点了点头:“请问璇小姐还有其他的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那琉光就先告辞了。”玉锦璇神色一黯,垂首施了一礼:“琉光公子请。”

  玉琉光微笑一下,转身离去了。玉锦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大声喊道:“玉琉光!保重!”玉琉光的身形一滞,但是很快就离开了。留下玉锦璇站在那里,看着玉琉光的背影消失在小路尽头,很久,很久……

  花园的另一侧。

  依旧是穿着一身鹅黄色罗裙的墨玉小公主玉殊琳一把甩脱一个黑衣少年的手,娇叱道:“我说玉沧玦,你还没完没了了啊!整整三年!你烦不烦啊!”自从三年前的排位战之后,玉沧玦就坚定信念,对玉殊琳死缠烂打,玉殊琳走到哪他就追到哪。凡是敢接近玉殊琳的雄性生物,基本都被他威胁了一个遍!所以,玉殊琳大小姐现在算是发现了,除了自己的爷爷和父亲之外,自己身边,就连偶尔飞过一只苍蝇,那都是母的。

  对于玉沧玦,墨玉一脉基本上也是默认了这个女婿。虽然玉殊琳三年前表现出来的样子是喜欢玉琉光,可是玉哲明却知道,自家孙女和那个小子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一向和紫玉一脉亲厚的他,怎么会看不出来玉琉光和颜沐璎之间的感情?他们看着对方的时候,彼此眼中再无其他。玉殊琳若是当真想和玉琉光在一起,只怕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孙女。

  不过也恰好有玉沧玦,整日里死缠烂打地围着玉殊琳转。玉殊琳毕竟是少女心性,有好感就未必代表着一定喜欢。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玉哲明和玉临清也发现这个宝贝公主似乎对血玉这个小子有好感了。而且玉沧玦身为血玉小公子,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资质天赋,都和玉殊琳相去不远。这样门当户对的一门亲事,两家就都默认了。只等着玉殊琳一松口,就挑个时候办事了。

  玉沧玦似乎对于玉殊琳的反应已经习以为常了,淡淡地说了句:“我喜欢你,我要娶你。”

  沉默……

  “你是死人啊?!你就不会换一句话?!我喜欢你,我要娶你……这两句话你整整说了三年!你不嫌烦啊!”玉殊琳彻底爆发了!这个呆子,呆子!可是玉沧玦依然像一个面瘫一样,淡淡地说道:“我喜欢你,我要娶你。”玉殊琳:“……滚!你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滚啊!”

第七十七章 少女心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