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玉氏族会

    玉斐最后冲着玉琉光点了下头,默默地转身坐正。坐在玉斐身边的玉锦璇突然发现,在和玉琉光进行完这短暂的交流之后,玉斐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以前的玉斐,虽然是那样的惊才绝艳。可是,只要靠近他的人,都会产生一种感觉,那感觉就像是,你虽然在看着玉斐,在和他说话。但是仍会觉得这个人,和你不在一个世界上。他,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是那么的孤独和落寞。

  可是现在,玉锦璇突然发现,玉斐变了。这种变化并非是外貌上的变化,而是气场的变化。如果说以前的玉斐是笑中都透着一股拒人千里的冷漠。那么现在的玉斐,则变得开始接纳这个世界了。这种变化传递出来的信息就是,他,玉斐,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玉隐坐在玉琉光身后,探身对玉琉光说道:“公子……玉斐他……”玉琉光又略微转头看了玉斐一眼,轻轻笑了一声:“他和我一样,都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只是可惜了,我还将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玉琉光并没有刻意控制自己的声音,就坐在隔壁席位的玉斐自然是将玉琉光这话一字不落地听了个清楚。他微微一笑,抬头看着第三阶那高高在上的族长之位,自言自语道:“可是,我不会就这么认输的。”

  “肃静!”五供奉玉子煌轻喝了一声,打断了凌霄金殿之上持续不断的窃窃私语。众人见供奉大人开口了,于是都闭上了嘴,正直坐好,听候供奉大人的安排。环视大殿,见到众人都安静下来之后,大供奉玉云轩这才扬声说道:“今日在此召开族会,因事关紫玉一脉玉琉光,故现任凌霄宗宗主玉斩天以及紫玉一脉诸人,今日族会,不得发言。今日会议,由我六人亲自主持。”玉斩天和紫玉一脉之人自然清楚玉氏一族族会的规矩,于是齐声应道:“谨遵大供奉之命。”

  玉云轩继续又道:“今日召开族会,乃是为了三件事。第一件,紫玉玉琉光,强闯白玉门庭,胁迫同族。白玉玉江庭,你先来说。”

  玉江庭早在来凌霄宗之前就知道定然会有这么一幕出现的。饶是他早有准备,此刻被大供奉玉云轩点名,还是让他忍不住惊了一下。他如何不想借此机会狠狠地整治玉琉光一番?上次在白玉门庭,玉琉光害他重伤,当众羞辱于他。更有甚者,若非最后颜沐璎及时出现,恐怕他发妻的性命就已经折在玉琉光手上了!他如何不恨?他恨不能将玉琉光抽筋拔骨,曝尸荒野!但是,他不能!

  因为召开族会,所以一直在秘密修炼的玉天泽也不得不停止修炼,随他来了凌霄宗。此刻,玉天泽就坐在他的身后。他能感受到玉天泽的目光,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强行压制住心中的火气,慢慢地站起了身子,垂首道:“回禀大供奉,此事原是白玉一脉有错在先。玉琉光为那无辜受累的颜莞儿讨要说法,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我白玉一脉,敢作敢当,并无怨言!”

  听完玉江庭的话,五供奉玉子煌的脸上隐隐地松了一口气。出身于白玉一脉的他,最担心的就是玉江庭无法认清形势,在今日这族会上,公然和玉琉光叫板。那样,就算是他,也保不住他们白玉一脉了。

  不过现在,玉江庭这话一说出口,玉子煌就知道,他白玉一脉,这第一劫,就算是过去了。至于后面的那件事……他只希望玉江庭能和现在一样,认清楚形势,不要让白玉一脉做出无谓的牺牲。

  虽然玉子煌是送了一口气,但是玉氏一族其他不知情的族人并非是这样想的啊!就在玉江庭话音落下之后,他们看着玉江庭以及白玉一脉的眼神瞬间就变了!不解,鄙夷,嘲讽……

  玉江庭站在那里,感受着周围一道又一道一样的目光,就像是站在那里承受着凌迟酷刑一样!他浑身颤抖着,尽可能低控制着自己,不要让自己满腔羞愤的怒火喷涌出来。

  玉琉光看着玉江庭的表现,心中微微一动:这白玉一脉……怕是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以他玉江庭这种和玉千玮如出一格的性子,这样的情况都能忍下来,白玉一脉,图谋不小啊!

  螭吻附在玉琉光的身上,自然感受到了玉琉光的心思,于是在意念中向玉琉光询问:“老大,需要动手解决了这厮吗?”“不用。”玉琉光回应道,“暂且放他一马。我倒是想要看看,他白玉一脉到底在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能让他连这种奇耻大辱都忍了下来!螭吻,你再仔细想想,那天你在白玉门庭探知到的血气,到底是什么。”“得令~”

  玉江庭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但是不代表玉千玮也能控制的住。此刻玉千玮就坐在玉江庭的身后,感受着周围人对他们白玉一脉的鄙夷,他的心中简直是羞愤欲死!但是在这族会之上,几位供奉没有发话,就算他心中载恨,也是万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的。

  于是,玉千玮看向玉琉光的眼神中,那强烈的杀意几乎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掩饰。玉天泽就坐在玉千玮的身边。之所以这样安排座次,就是因为玉天泽早就料到自己的儿子会是这样的反应。知子莫若父,玉天泽对于玉千玮现在的状态早有准备。

  玉天泽一把按住玉千玮颤抖的双手,表面上好像是在安慰怒意攻心的玉千玮,但实际上,就在玉天泽按住玉千玮的那一瞬间,一道暗劲就顺着玉千玮的右手直冲心脉。玉千玮本就处于极怒状态之下,猛然被这一道暗劲攻入心脉,猝不及防之下,一直被他压抑着的怒气猛然上涌。怒急攻心,一口鲜血喷出,玉千玮直接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看到气晕了的玉千玮,玉子煌暗叹了一声:“来人,将白玉玉千玮带下去休息。族会继续。”看到玉千玮被侍从抬走,玉子煌虽然叹息,但是也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玉千玮只要不在这大殿之上,今日便算是保住了一条性命。白玉一脉,也算是保住了半个未来。

  只是,他也知道,玉千玮这样自负的性格,比之玉江庭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就这一点来说,玉千玮这白玉公子的名头被除掉就不是没有道理的。相比于其他诸脉的几个后辈,玉千玮,落了下乘啊!气量狭小之辈,难成大器!

  玉云轩看着依旧站在那里的玉江庭,继续问道:“那是否意味着,白玉一脉,将不对此事再做追究?”玉江庭受了这么大的屈辱,为的就是这样一句话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忧郁和痛苦,他干脆地回道:“是!我白玉一脉,绝不会再对此事,以任何形式对紫玉一脉进行追究。”

  玉云轩点了点头:“那好,既然如此……金玉一脉,玉无涯,你还有何话要说?”玉云轩刚要宣布不再讨论此事的时候,突然看到玉无涯的动作,于是,只好转问玉无涯。

  玉无涯起身道:“禀大供奉,金玉一脉,有话要说。”玉云轩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玉秋明。见玉秋明闭上了双眼,他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声:“讲。”

  “是。”玉无涯顿了顿,朗声道,“白玉一脉既然不再追究玉琉光强闯白玉门庭,胁迫同族一事,那我金玉一脉自然也不会多管闲事。今日,我们金玉一脉,要状告紫玉玉琉光,行事不检,视人命如草芥!”

  玉云轩知道玉无涯此言一出,今日,金玉一脉就真的再难有活路了。看着玉秋明眉间隐隐透出的痛苦之色,玉云轩破例问了一句:“玉无涯,你当真要告?”

  玉斐已经确信了自己的猜测,刚想要出声拦阻玉无涯,却被自己的父亲玉震虎按住了。玉斐一挣之下,竟然没有挣开玉震虎的手,不由得吃了一惊!父亲他……父亲他的修为明明已经被废了啊!可是现在……怎么会!

  玉锦璇也是被狠狠地震惊到了!玉斐的修为已经到了七品中阶,修为已废的玉震虎怎么可能会将玉斐完全制住?而且看玉斐的样子,似乎全无抵抗之力!这怎么可能!

  玉震虎看着即将要状告玉琉光的玉无涯,眼中复仇的快意越来越浓,按着玉斐的手也不自觉地力气越勇越大。玉斐渐渐地感觉有些吃不消了,微微蹙起了眉头。玉震虎此时已经完全顾不上其他了,看着玉无涯,喃喃说道:“告啊!你赶紧告啊!”

  果然,玉无涯坚声道:“当真要告!”

  若非是在这金殿之上,若非是在召开族会之时,玉震虎简直就要拍手叫好了!可是玉斐和玉锦璇此时却是和他截然相反的心情,玉无涯完了,金玉一脉也完了!他们计划的所有,群都完了!

  坐在第二梯的玉秋明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现在只盼着,玉琉光能够留下他金玉嫡系一条血脉,再无他求!一步错,步步错!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若是这世上真的有后悔药卖,玉秋明定然是倾家荡产也要买上一颗回来的!

第八十一章 玉氏族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