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阴谋败露

    玉无涯面对着玉云轩的质问,根本无从回答。原本还站在一旁力挺金玉一脉的寒玉家主玉长空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溜回了座位,一副我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此刻的他若是还不明白场上是个什么情况,那他也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现在六位供奉大人根本就是在向着玉琉光说话啊!怎么可能采纳他们的建议处死玉琉光呢?玉长空现在恨不能自己狠狠地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这叫什么事儿啊!人家白玉一脉都不计较了,你跟着玉无涯那个老混球瞎掺和什么?现在好了,倒霉了吧?玉长空一边暗暗责怪自己,一边在心里拜遍了各路神仙,求他们保佑。

  玉云轩见玉无涯并没有回应自己的话,也不理他,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玉琉光之事就算是解决了。还有异议吗?”坐在金殿之上的玉氏族人还有哪个敢再多嘴?所有人都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招来误会,惹祸上身。没见那玉无涯都被狠狠地坑了一次吗?人家玉琉光又没惹到自己头上,多那个事干嘛?

  大殿之上一片静谧无声,玉云轩微微点了点头:“玉琉光一事至此结束,任何人不准再提!如有违背,当以污蔑同族之罪论处!”玉云轩话音刚落,大殿之上数百人齐齐起身,跪倒:“谨遵供奉大人圣令!莫敢违背!”

  待众人坐回席位之后,玉云轩看着依旧站在大殿正中央,失魂落魄的玉无涯,冷哼一声:“玉无涯!你可知罪!”玉云轩这一声可是运足了中气爆出来的。金殿之上所有人猝不及防之下都被玉云轩这一嗓子吓了一跳。甚至有几个修为稍低的后辈子弟,竟然被这么一喝吓得气血上涌,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玉无涯此刻也反应过来了,双膝跪地:“回禀大供奉,无涯不知所犯何事,竟然惹得您如此暴怒。还请大供奉明示。”玉云轩冷哼一声:“今日召开族会的第二个目的,便是为了查清你借身份之便,勾结炎国皇室,胁迫残害同族,妄图吞并玉氏一族其他五脉之罪!玉无涯,你可认罪?”

  玉无涯心中咯噔一下,他万万没有想到,原本是计划借着族会杀掉玉琉光,可是现在接受审判的却变成了自己!难道,他金玉一脉的气运,当真已经耗尽了吗?面上颜色不改,玉无涯还是反驳道:“供奉大人,这是诬告!我玉无涯从未做过这些事情!或许因为身在凌霄宗的原因,无涯确实与炎国皇室有过接触,但是并没有勾结皇室啊!至于残害同族,妄图吞并其他支脉,都是子虚乌有啊!请供奉大人明鉴!”

  玉云轩冷冷地看着他:“玉无涯,你还敢狡辩!玉斩天,说!”一直坐在第二梯没有说话的玉斩天此时下到第一梯,单膝跪在玉无涯身旁:“禀大供奉,三年前排位战之前,玉无涯曾经私下找过我,以我紫玉一脉现任家主玉啸霆和紫玉小公子玉琉光的性命作为要挟,逼迫我将紫玉一脉的紫玉雕龙给他。”

  “玉斩天!你放屁!”玉无涯目眦欲裂地看着玉斩天,“我哪里有说过这样的话?你休要在这里血口喷人了!”玉云轩怒喝一声:“你闭嘴!玉斩天,接着说。”

  玉斩天全然不去理会玉无涯的怒火,继续说道:“那日,我才到凌霄宗不久,玉无涯便将我请了过去。我紫玉一脉的情况大家也都清楚,若是那一场排位战再输了,就真的会被永远剥夺参加排位战的资格。所以,玉无涯便以此威胁,要我那紫玉雕龙和他交换。他的言语之中,更流露出了我若是不从,便要在排位战中杀我儿子玉震虎和孙子玉琉光的意思。我为了保住儿子和孙子的性命,才不得已答应了他。至于后来,排位战中,琉光拆穿了那金玉之人的身份,才使得我保住了紫玉雕龙,不被玉无涯夺去。供奉大人,我自知己罪,甘愿在族会之后,辞去凌霄宗宗主一职。请六位大人明鉴。”

  玉云轩点了点头:“知错能改,举报有功。玉斩天,此事责任也并非完全在你。况且当年事情既已解决,你可不必辞去这宗主之位。”玉斩天摇了摇头:“大人,我心意已决。我自知自己资质愚钝,没有资格再坐在这宗主宝座之上了。请大人准许我辞去宗主一职,另选贤能。”玉云轩:“你既已决定,那此事就容后再议。”

  旋即,玉云轩看向玉无涯:“玉无涯,此事你可承认?”玉无涯依旧是咬死了不承认:“大人!这是诬陷!当日我确实把我金玉之人借给玉斩天。那是因为同族之义啊!当日排位战第二场结束之后,玉啸霆失利。不止我金玉一脉去了紫玉,还有墨玉和血玉。大人,若是说我玉无涯心怀不轨,那他们呢?他们也未必就是真心实意啊!”

  玉哲明冷哼一声:“玉无涯你放屁!当年我让玉临清带着我墨玉一脉外院最优秀的弟子泰鸿去紫玉一脉,想要帮助紫玉一脉夺回一局。可是却在你孙子玉斐口中听到了什么?那年的排位战,除了我墨玉一脉和没有合适人选的紫玉一脉,其他四脉的参赛之人修为全在七品之上!”

  “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参赛的外院弟子年纪受限,没有一个超过三十岁的。玉无涯,就算是我们玉氏一族人才再多,四个年龄不满三十的七品天行帝,说出去你信吗?这大陆上统共才有多少个天行帝?后来我私下询问了玉凌风才知道,根本就是你玉无涯的计谋!你曾经在排位战开始之前,私下见过白玉、血玉、寒玉三脉家主,并将玄通金丹赠与他们。”

  “玉无涯,你可真行!那可是玄通金丹!我凌霄宗传承万年,一共才有多少存货?你倒好,一下子支出这么多!加上你们金玉一脉,足足四颗!我之前还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竟然将不惜毁掉所有参赛外院弟子的未来,也要把他们的修为提升起来。这不是平白给你们金玉一脉树立强敌嘛!现在我才想明白,原来你就是为了逼走我们墨玉一脉和血玉一脉对紫玉的支援,好达到你的目的。大供奉,我保证所说之事具是事实,您若是不信,一查账目便知。”

  玉云轩看着血玉、白玉和寒玉三脉家主:“你们三人,可有此事?”寒玉家主玉长空一听问到自己,赶忙起身,生怕刚才站错队伍的余波依然会影响到自己寒玉一脉。于是他立马就选择和玉无涯划清界限:“回禀大供奉,确有其事。三年前玉无涯曾亲手交给我一粒玄通金丹,理由便是想要和我寒玉一脉联手,在此次的排位战中取得好的名次。接着再谋划一番,在即将爆发的大陆之战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白玉一脉和金玉一脉向来是不对付的。此次逮到这么好的机会,玉江庭岂能不落井下石一番:“禀大供奉,玉无涯曾经也找过我,理由也是这般无二。”玉凌风亦是点头称是:“玉哲明说的名错。这个消息确实是我告诉他的。不过我并未将玄通金丹给我血玉一脉的外院弟子服用。因为他的修行方式比较特殊,玄通金丹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用。排位战之后,我就将这枚玄通金丹又送回了凌霄宗的库房。”

  这个老狐狸!血玉家主玉凌风的话音刚落,在场的所有人一起冒出了同样的念头。

  玉云轩看着这几位家主,说道:“来人,将凌霄宗库房的账目拿来。”早就候在一旁的玉澈见状,捧着一本厚厚的账目来到殿前:“启禀供奉大人,您要的账目,小人已经拿来了。这是凌霄宗三年前排位战时的账目,请您过目。其中确实有四枚玄通金丹被支出,几日之后也确有一枚归库。”

  “呈上来。”玉云轩此刻的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他原本只以为玉无涯虽有野心,但是还是身为玉氏族人,不至于贪墨凌霄宗的财产。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是太天真了!

  细细看过账目之后,玉云轩的脸色已经不能用不好看来形容了。玉澈悄悄瞥了一眼玉云轩此时的脸色,知道是时候该加一把火了,于是说道:“启禀供奉大人,小人还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

  玉云轩重重地合上账本:“讲!”

  玉澈低着头,诚惶诚恐地说道:“小人原本是紫玉一脉的管家,一直在紫玉一脉打理账目。后来蒙家主大人抬爱,将小人调来凌霄宗管账。小人每日惶恐,生怕自己做的不好,愧对主家大恩。于是每日必定细细核查账目。但是,小人在查看以前的账目时发现账目有些和库房的记录是对不上的。于是,小人奇怪之下便日夜赶工,将紫玉一脉执掌凌霄宗之前的账目又重新查了一遍。这一查之下,小人发现,我手里拿到的,竟是一本假账!”

第八十三章 阴谋败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