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功败垂成

    “讲。”玉云轩没有再阻拦玉无涯,既然已经给过他一次机会了,他没有把握住,那也怪不得别人了。更何况,这召开族会的第二项议题,就是要审判他玉无涯的啊!

  玉无涯快步走到大殿正中央,朗声道:“紫玉一脉,玉琉光,两月前以为颜氏莞儿报仇为名,前去安陵城。公然杀掉颜家家主颜隆。后又毫无人性地灭掉曾家满门!其手段之狠辣,心性之恶毒,简直是令人发指!”

  “纵使曾、颜两家有错在先,但是罪不至抄家灭门!”玉无涯正义凛然地看着玉琉光,呵斥一声,“玉琉光我且问你,颜莞儿一条性命可以抵得上数百条人命吗?那么多无辜之人惨死在你的屠刀之下,你就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狠狠地瞪了玉琉光一眼,玉无涯继续说道:“诸位,像玉琉光这般睚眦必报,狠辣无情之辈,怎可容忍他生活在我玉氏一族之内?有这样的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在,说不定下一个死在他手上的就是我玉无涯,你是你们在座的所有人!我玉氏一族传承万载,是整个天行大陆上最古老的家族!我们拥有着最辉煌的历史和最深厚的底蕴!岂容的这样一个败类玷污了我们玉氏一族万载的清誉?”

  看着殿上众人微微有些意动的眼神,玉无涯突然将声音提高了一倍,大声喝道:“我金玉一脉,建议将紫玉玉琉光立即处死并昭告天下!以雪我玉氏之耻!”寒玉家主玉长空先前已经站过队了,眼见着玉无涯已经发出了号召,于是赶紧起身附和:“我寒玉一脉也赞成金玉的说法!六位供奉大人,请立即下令,处死玉琉光!此子不除,民愤难平啊!”

  三供奉玉悲桐猝不及防之下,猛然听到了玉长空的话,双眼顿时蒙上了一层灰色,不由自主地瞪了玉长空一眼。今时不同往日,只是这一句话,就将寒玉一脉的未来彻底断送了。

  “我墨玉一脉不同意!”墨玉家主玉哲明滕地一下站了起来,“玉琉光乃是我玉氏一族乃至整个天行大陆万世不出的奇才!你们现在杀了他,那就是在自掘坟墓!现在的大陆风起云涌,各门各派人才辈出!神风门门主风敖之女,大弟子冷云;月神殿星耀神侍月少还有神女月雪。哪一个不是和我们玉氏一族年轻一辈齐名的天才?你们怎么敢在这个时候,为了一己私利,断送我玉氏一族万年的荣耀?到底是谁危害玉氏一族,我相信供奉大人自有公断!”

  “那你的意思是,天才犯错,就可以不罚了吗?”玉无涯毫不相让地看着玉哲明,语气咄咄逼人。“玉无涯,你少在那里搬弄口舌是非!”玉哲明冷哼一声,“你说玉琉光心狠手辣,你玉无涯又何尝不是呢?你自己摸摸胸口,这些年明里暗里死在你玉无涯手上的人,何止成百上千个!玉无涯,刚才那句话我现在转送给你。那么多无辜之人惨死在你的屠刀之下,你就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好了!”玉云轩轻喝一声,制止了两人的争吵,“白玉玉江庭,血玉玉凌风,尔等有何看法?”欲将提供自然是不愿意再继续纠缠下去,暗暗叹了一口气:“白玉一脉听从供奉大人安排。”

  什么意思?玉江庭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却一直在隐忍不发。现在居然还来一个两不相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血玉家主玉凌风看着玉江庭的表现心中暗自揣测。而后,他又悄悄看向一直坐在紫玉席位里,默不作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的玉琉光,心中疑惑更深。这里一定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也罢,这一次,就当是还玉斩天一个人情吧。

  想至此处,玉凌风站起身来,垂首道:“禀大供奉,我血玉一脉,同意墨玉的看法。玉琉光,不能杀。”没有一句解释的话语,这就是血玉一脉的风格。简简单单的“不能”二字,却比什么理由都让人无法反驳。这,就是血玉一脉的道理。

  玉云轩点了点头,旋即又看向玉琉光:“玉琉光,此事,给你一个申辩的机会,你可有什么要说的吗?”玉琉光缓缓起身,走到大殿正中,在玉无涯身边站定:“禀大供奉,这两件事的结果,我玉琉光无从辩白。只是事出有因,还请大供奉容我将事情始末说明,再做判处。”

  玉云轩点了点头:“讲。”玉琉光得令之后,继续说道:“我确实是击杀了颜家家主颜隆。那日,我与未婚妻颜氏沐璎一同回归颜家,就是为了向颜家提亲。顺便再将我那岳母大人的事情始末问个清楚。我想不用我说,在座各位都对这件事情有所耳闻。个中蹊跷想必也不用我再多言。沐璎即将嫁与我为妻,于情于理,这件事情都应该在我二人成婚之前将之解决。大供奉,您觉得我说的可在理吗?”

  “理应如此。”玉云轩颔首说道。玉琉光:“于是,我们在颜家便向颜隆提出了这个问题。可是,他支支吾吾半天不肯回答。我见并不能问出什么结果,便决定先行离开颜家。可是,那颜隆,竟然在茶水中下毒,想要毒杀于我!若非我修为提升,他对我预估不足,药下的计量不够,恐怕,我就已经死在颜家了!大供奉,我只想问一句,若换做是您,您会不会对他下杀手?”

  玉云轩接道:“如此一说,此事也是事出有因,并不能怪你。”“玉琉光!”玉无涯狠狠地盯着玉琉光,“那么,屠灭曾家满门之事,你又如何作解?难不成曾家满门都要杀你吗?”玉琉光嗤笑一声:“我岳母大人之死就是那曾家家主曾怀仁一手促成的!想她一介女流之辈,身怀六甲,竟然独自一人长途奔行了数万里!只为来我紫玉门庭求个庇佑,将腹中孩儿平安生下。我杀了曾怀仁不应该吗?你问我为何要杀曾家满门,二爷爷,斩草除根的道理,还是这些年您言传身教告诉光儿的啊。您都忘了不成吗?”

  玉无涯同样冷哼一声:“即便是如此,你只杀曾怀仁一人足矣,何必要灭曾家满门?那些无辜惨死的曾氏族人,你真的忍心下的去手!”玉琉光问道:“玉无涯,那你是什么意思?如果曾家之人从未怨恨过我呢?”玉无涯几乎是脱口而出:“如果曾家有一人从未怨恨过你,那就当我玉无涯今日是诬告!我任你处置!”

  “不……”玉斐刚听到玉琉光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好,此时已经快要癫狂的玉无涯肯定要中了玉琉光给他设下的圈套!曾家之人,曾家之人,那跟在玉琉光身边的玉冷,可不就是曾家之人嘛!只要玉冷说从未恨过玉琉光,那他们金玉一脉可就输得个彻彻底底了!只是他话还未出口,就被身旁坐着的玉震虎封住了穴道。

  玉震虎冷冷地看着他,传音道:“臭小子,你要是再敢多事,别怪我不念父子情分!”玉斐此时若是再猜不出来玉震虎已经投靠了紫玉一脉,那他就真的是个傻子了!爹……爹……您这是何苦啊!那玉琉光……那玉琉光定然是拿您当枪使啊!您当他是真的愿意帮助你吗?爹啊……玉斐此刻的心,在滴血。

  “好!玉无涯,你可不要反悔!”玉琉光斜睨了玉无涯一眼。玉无涯突然觉得大事不妙,猛然想起玉琉光手下那个叫玉冷的,似乎就是曾家之人。暗叫一声糟糕,他刚想出声补救,可是玉琉光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玉冷何在?”

  原本被玉琉光派出去执行任务的玉冷今日一大早就赶了回来,就是为了能在这玉氏一族的族会上狠狠地摆玉无涯一道。快速从紫玉一脉的席位中走了出来,玉冷道:“紫玉玉冷,拜见各位大人。”

  玉云轩看着他:“你叫玉冷?”玉冷回道:“是。公子赐名玉冷。属下原名曾济玄,正是安陵城曾家之人。”“嗯。”玉云轩继续问道,“刚才他们的对话你也听到了。本座问你,你可曾怨恨过玉琉光吗?”玉冷坚定地摇了摇头:“没有!属下从未怨恨过公子。曾家妄图染指颜家财富,吞并颜家,残害了众多颜氏族人。一报还一报,公子为了颜家复仇,这是天经地义之事!属下从未有过半分怨恨之情!”

  “玉无涯,你可听到了?”玉云轩看着玉无涯,眼神中半分感情也没有。玉无涯此刻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样收场了!原本在他看来应该是一条万无一失的计划,为什么就被玉琉光这么轻易的就化解了呢?这一次,他们金玉,完了!作为多年的老对手,玉无涯当然知道,如果让玉琉光占了上风,他绝对不会对金玉一脉手下留情的!

  玉斐也一下子瘫软在那里了。原本,他还想着,就算是这一句中了玉琉光的圈套,他也不会如此轻易认输。本来有好几次机会,他都可以帮助金玉一脉挽回颓势,但是他万万不曾想到,他的父亲,玉震虎,竟然叛变了!

第八十二章 功败垂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