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终将一战

    神王狠狠地甩了帝后绮岚一个耳光,怒骂一声:“若非看在你辰牧家族的份儿上,今日我便杀了你!滚!带着你的儿子滚!”帝后绮岚捂着火辣辣的面颊,跪在地上,不敢有丝毫忤逆:“是!臣妾告退!”

  ……

  “从那以后,我的心剑就被毁了。”玉琉光神色迷离,在意念中对着螭吻和蒲牢说道。“啊?”蒲牢娇呼一声,“那……那后来呢?”玉琉光继续说道:“那一日,我的心剑虽然破碎了,但是,我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的心剑,竟然孕育出了剑魂!而且,不知为何,剑魂竟然没有随着心剑的破碎而毁灭。更因为珞修的心剑是破魔,所以,就连我心剑剑魂中的魔气也被净化一空!说到这,我都不知道是该感谢他,还是应该恨他了。”

  “所以,我将这剑魂又收了回来,试图孕育出一柄新的心剑。万幸的是,我成功了。新的心剑,就是他,屠神。对我来说,屠神就是审判之魔,审判之魔,就是屠神。因为他们的剑魂,是一样的。”

  “我被贬下界之后,屠神便一直在沉睡。直到我前去玉氏一族禁地的时候,它受了那三块神玉的影响,开始慢慢苏醒。但是,我是转世之身,按理说是无法在人界开启心剑的。所以,神王便以这九块神玉中的精魄作为媒介,形成一个心剑之种,助我在人界开启心剑。”

  “这个计划,我父王万年前就谋划好了。只是,他没有想到,我竟然在神界之时就提前开启了心剑。万幸的是,我在禁地得到的三块神玉这些日子也沾染了不少屠神剑魂的气息,现在形成的心剑之种就是屠神。如若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他们聊天之时,九块神玉所化的长剑已经完成了最后的融合。玉琉光看准时机,用一滴金色的神血包裹着心剑剑魂,没入了已经成型的屠神剑种之中。剑魂融合之后,陨神剑便似被赋予了生命一般,那种内敛的霸气之中平添了一抹生机和高贵,就像是这剑活过来了一样。

  玉琉光目光如炬,紧紧地盯着陨神剑:“我剑之心,心曰审判;我剑之名,名为屠神!以身屠神,不坠魔道;以意审判,剑心化神!”一道紫金色的剑芒突然从屠神剑上爆出,剑锋震颤,发出一声清越的剑鸣,屠神剑飞入了玉琉光的手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大殿上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这柄长剑在飞入玉琉光手中后,竟然有一种欣喜兴奋的感觉。继屠神剑之后,那巨大的法阵竟也渐渐缩小成一个光点,没入了玉琉光的眉心之中。

  六名战士此时单膝跪地,左手放在心口,右手握掌成拳,拳眼落在左手手背上,用这种神界特有的礼节向玉琉光参拜:“九龙归一,天下无敌。陨神军一队长参见族长。”

  玉琉光笑了笑:“诸位请起。”他心中好笑,堂堂神王禁卫军,陨神军的护卫长,竟然在玉氏一族守护了万年!在凡人界呆了这么久,他们恐怕都要憋坏了吧?

  玉琉光又转向六脉家主,笑咪咪地问了一句:“如何?几位可还对我继任族长之位有什么疑虑吗?”玉啸霆笑得那叫一个开心,一张大嘴咧得都能看见后槽牙了:“没意见,没意见!咱们紫玉一脉全力支持!”

  玉斩天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心中暗骂:这个小兔崽子!一点儿都不懂得什么叫矜持!真丢老子的脸!看老子今天回去不打断你的腿!玉哲明也没有迟疑,点头表示了同意。这么长时间一来,他当然知道跟定玉琉光,就绝对不会吃亏这个道理。况且他们两家一直交好,他可不相信玉琉光会亏待了墨玉一脉。就算是他敢,那玉斩天也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说,玉哲明,是除了紫玉一脉之外,最不担心,最没有后顾之忧的一脉了。

  “没意见。”寒玉家主玉长空和血玉家主玉凌风几乎是同时出声的。因为他们都知道,玉氏一族的合并已经是势在必行了。从刚才到现在,玉琉光一直在不停地让他们做出选择。目的就是为了仔细看看有谁是支持他的,而有谁又是反对他的。显然,支持他的,日后肯定会获得巨大的利益,而那些反对的,就必然会是备受打压和排挤了。他们不傻,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玉江庭经过那么多次的折磨,此刻已经变得无所谓了。对他来说,只要玉天泽成功了,玉氏一族的家主之位迟早都是他白玉的。玉琉光现在倒是给他省了不少麻烦。对他来说,抢夺族长之位,比开创族长之位要简单得多!“我也没有意见。”玉江庭没有任何犹豫,很是平静地说了出来。

  现在,玉氏一族六脉,就只剩下金玉一脉没有表态了。玉无涯倒在一旁,大量失血已经让他神志不清了。玉震虎也已经死亡,现在的金玉一脉,能做主的,就只有玉斐了。

  玉斐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玉琉光:“我不服,咱俩来战一场吧。不论生死。”玉琉光点了点头:“可以。我赢,你死。若是我死,这族长之位,就是你玉斐的。”

  玉斐轻轻点了点头:“说起来,这是咱俩第二次交手了吧?上一次,还是三年前的排位战。可惜,那时你使诈。不过,我知道那时候应该是我输了。”玉琉光从第三梯走了下来,一边走,一边说:“赢就是赢,输就是输。玉斐,你的心,太杂了。做人,简单点就好。”

  “简单?”玉斐愣了一下,看着向他走来的玉琉光。玉琉光在他面前站定,就像是一个老朋友一样,微笑地看着他:“玉斐,你从来没有试着做一件简单的事吧?”玉斐摇了摇头:“没有。”“那做你自己呢?不是玉斐,不是金玉嫡孙。就是你自己。”玉琉光又问了一句。玉斐依旧摇了摇头:“也没有。”

  忽然,玉斐感觉心底一阵恍惚,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动手打了玉锦璇。就在十二年前,玉琉光刚刚来到凌霄宗的第二天。玉锦璇失手打伤了他。自己奉爷爷玉无涯之命,将玉锦璇关进地牢,以示惩戒。就在凌霄宗的地牢里,隔着那道牢笼的栅栏,玉锦璇嘲讽的声音还是那样清晰:你就是个从来都没做过自己的可怜虫!

  “可怜虫。”玉斐喃喃地说了一句,“从来都没做过自己的可怜虫。”玉琉光看着他:“我们是一样的人。只是很可惜,玉琉光可以是玉琉光,而玉斐,只能是玉斐。”

  玉斐身躯一震:“你说得对!这辈子,玉斐,只能是玉斐!那么今天,就让玉斐,为了那些不得不战的理由,痛痛快快地和你战一场吧!”玉琉光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如君所愿!”

  二人来开距离,也没有去别处,就在这凌霄金殿之上,准备动手了。

  “啊——”玉斐大喝一声,抬起右拳,没有用任何的天行之力,就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冲到了玉琉光的面前。这一拳,狠狠地打在了了玉琉光的脸上。玉琉光吐出一口血沫,毫不犹豫地,同样是一拳,抡起胳膊,砸在了玉斐的脸上。一声闷哼,玉斐原本俊俏的脸上瞬间变得红肿。

  这两个号称玉氏一族乃至整个天行大陆最杰出的天才,就这样,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最原始,最野蛮,也是最男人的战斗方式——肉搏。没有什么所谓的技巧,也分不清谁比谁厉害。你来我往,拳拳到肉。

  玉琉光抬起右腿,猛地踹在了玉斐的小腹之上。玉斐就那么理所应当地被踹了出去,蜷缩在地上,活像一只虾米,哪里还有半分金玉公子的风度可言?并一边,玉琉光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整张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的衣服也在厮打之间被扯成了条状,头发凌乱地堆在头上,就和大街上打群架的大汉没什么分别。

  “你服不服?”玉琉光喘着粗气问道。玉斐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撑着地,挣扎着站了起来:“啊!不服!”说罢,又像一个疯子一样朝玉琉光冲了过去。下一刻,两个人又扭打在了一起。

  “你服不服?”

  “哼……不服!”

  “服不服!”

  “不服!”

  “啊——玉斐!你,你,你居然咬我!”

  “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咬你怎么了!有本事你也咬回来啊!”

  “这是你说的!你别后悔!”

  “啊——玉琉光!你还真咬啊!”

  这回,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已经不像是疯子了,用疯狗来形容才是最好的!可是,并没有人来阻止他们。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需要发泄。不光是玉斐,还有玉琉光。这两个玉氏一族最杰出的天才,过够了没有童年,没有自由,没有自我的日子!他们必须要依靠这种方式,这种最野蛮的方式来进行发泄。如果,他不是紫玉一脉的小公子,他也不是玉无涯的孙子。那么,他们真的有可能成为彼此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兄弟吧!可惜……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如果。

第八十九章 终将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