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我来帮你

    不知是谁,率先喊了一句,瞬间便引爆了全场的气氛。场上年轻人不少,少年人总是更容易激动一点。看着玉琉光与颜沐璎如此亲昵,所有人都在大声叫好!玉殊琳更是站起身来,大声叫喊了一句:“玉琉光!你要对她好!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玉琉光听到了玉殊琳的声音,怀抱着颜沐璎对她回道:“你放心吧!我会永远对她好!”颜沐璎听着玉琉光的保证,整个人都像是被浸泡在蜜罐中一样,脸上的笑意怎么也压不下去。

  就这样,在一声赛过一声的欢呼中,玉琉光抱着颜沐璎走上了铺满红毯的祭台。将颜沐璎稳稳地放了下来,两人并肩站在一起。这个时候,场下的所有人才看清,这两人站在一起究竟有多么般配!彼此之间,再也容不下其他。他们看着彼此的时候,仿佛整个世界都再无其他。他们,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啊!

  玉澈看着两个人已经来到台上,便朗声说道:“两族互换信物。”玉隐和云紫晨分别从祭台的两侧上来,走到一对新人的两侧。在天行大陆上有个规矩,就是在新人订婚之时,需要双方家长互换信物。男方的信物一般是玉镯或是梳子一类的。而女方的信物一般是玉佩或是扇子。

  云紫晨看着颜沐璎,脸上笑意盈盈。她伸手从旁边侍女捧着的锦盘中拿出一个造型古朴的玉镯,拉起颜沐璎的手,给她戴了上去。“丫头啊!以后就算是咱们玉家的人了。这个玉镯是咱们家传的,传女不传男。到你这里,已经是第二十三代了。好生留着啊!”颜沐璎娇羞地低下了头,小声说道:“谢谢娘。”“哎哎哎,好,好!好姑娘!”云紫晨听到颜沐璎叫的这一声娘,心头就像吃了蜜一样甜。

  玉隐也从锦盘中拿起一块玉佩,对着颜沐璎说:“要按规矩,这玉佩应该是由我来给公子。但是这玉佩,意义不同。丫头,还是你来亲手给他系上吧。”颜沐璎接过玉佩,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将玉佩系在了玉琉光的腰间。玉隐说道:“公子,还记得沐璎丫头名字的来历吗?沐水之璎,佩之以莹。君子之意,佩之以情。这玉佩是沐璎丫头亲手所制。公子,莫负佳人深情。”

  玉琉光拿起腰间的玉佩,细细抚摸着。这玉佩上雕刻的是一龙一凤,正是寓意极好的龙凤呈祥图。龙凤周身的祥云纹雕刻的极其细致。一刀一刀,没有一点偏差。可见雕刻之人用了多大的心思。拉起颜沐璎的手,玉琉光深深滴看着她:“璎儿,你放心。这一生,我玉琉光定不负你!”

  信物交换完了,接下来就该是司仪宣读礼辞。“新人跪,授天沐。”云紫晨和玉隐退下了祭台。玉琉光牵着颜沐璎的手,跪了下去。玉澈继续说道:“群祥既集,二族成姻。敬兹新姻,六礼不愆。羔雁总备,玉帛浅浅。君子将事,威仪孔闲。猗兮容兮,穆矣其言。”

  玉琉光和颜沐璎在玉澈的话音落下之后,齐齐拜了三次。“礼成!新人起。”玉澈这一声,算是宣告了两人订婚已成。玉琉光起身,迫不及待地将颜沐璎拥入了怀中。在一片欢呼声中,今日的订婚典礼圆满地落下了帷幕。除了玉琉光之外,颜沐璎这个名字和画像,也如同一阵旋风一样,席卷了整个大陆。因为这样一场盛大的订婚仪式,颜沐璎被誉为了“天行大陆最幸福的女人”。

  ……

  浅棠院内。

  玉琉光翘着二郎腿抖啊抖地看着玉沧玦:“我说兄弟啊,怎么样?羡慕不?哥已经抱得美人归了,你什么时候下手啊?”玉沧玦直挺挺地坐在一旁:“我不会。”“不会你得学啊!”玉琉光差点没被玉沧玦这一句我不会给噎死,“正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不搞出一点点新花样,哪能抱得美人归啊!”

  “坏?”玉沧玦眉头皱了起来,“什么是坏?”玉琉光翻了翻白眼,指着一旁正在给月神殿的神女月雪写情书的玉隐:“看到他了没?这就叫坏!”玉隐把笔一放,怒视着玉琉光:“公子啊!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哪一点坏了?你看看那个,那才叫坏!他一张嘴,准没好屁!”

  被玉隐指着的玉冷也不反驳,对着玉琉光就说:“公子,阿隐说您天天听我放屁。”“玉冷!”玉隐一阵跳脚,“你是不是最近皮痒痒了?不收拾收拾你,你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草儿为什么这样青!”

  没有理会在那里吵吵闹闹的两人,玉琉光对着玉沧玦说:“看到了吗?这俩货,都叫坏。”玉沧玦仔细地看着那两个吵吵闹闹的家伙,眼中露出了不解之色。玉琉光对他解释道:“这个坏啊,不是杀人放火的坏,而是会说。女孩子啊,是要哄的。像你这样,不行啊!”

  玉沧玦看着他:“那要什么样?”玉琉光仔细想了想,拍了拍他的肩膀:“哎呀!谁让咱俩是一家子呢!我呀,就好人做到底。今天晚上,帮你一把。兄弟,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今天晚上你再抓不住机会,那可就真的没戏了。”玉沧玦重重地点了点头,看样子,像是把命都交到玉琉光手上一样。

  “你们俩,别打了。”玉琉光把正在吵闹的玉隐和玉冷也叫了过来,“赶紧一起过来出出主意。”于是,四个大老爷们儿,围着一张小圆桌,四颗大脑袋挤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都快赶上集市热闹了!

  “听我的,你们得这样这样……”

  “去去去!你连媳妇都没有,瞎嘚嘚什么?要我说,这事儿得那样那样……”

  “放屁!你那能成?不可能!还是听我的,巴拉巴拉……”

  “……我觉得都对。”

  ……

  雪茉苑。

  这里原本就是墨玉一脉的驻地,现在六脉合并,所有玉氏族人都集中到了凌霄宗居住,所以,原来的墨玉一脉,现在仍然住在这里。玉琉光走到玉殊琳的房间前,轻轻叩了叩门:“琳姐,在吗?我是玉琉光啊!”

  玉殊琳听到叩门声,刚想起身开门,但是听到“玉琉光”三个字,立刻在心中涌起了一股复杂的情绪。她现在,并不想见他。如果是那个呆子来,说不定我还会开门。玉殊琳心里暗暗地想到。可是,她完全没有意识到,玉沧玦的身影,已经牢牢地印在她的心里了。

  赌气一般地坐回椅子上,玉殊琳哼道:“不在!你找她有事?”玉琉光站在门外哭笑不得:“有事!当然有事!没有事能来吗?”玉殊琳娥眉一竖:“怎么?有事才来吗?意思就是没事就不来了?”“没有没有!琳姐你误会啦!我是真有急事啊!真的!你快开门!”玉琉光一脸的纠结,心道,女人怎么都是这副德行啊!简直就是无理搅三分!胡搅蛮缠!她有理的时候是她对,没理的时候还是她对!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物种!

  玉殊琳极不情愿地起身,把门拉开一道小缝儿:“有话快说!”玉琉光看准机会,扒着门缝儿就挤了进去。从怀中掏出一张纸片,往桌子上一放,然后又闪身出来。整套动作有如行云流水一般,让玉殊琳根本没法阻拦。还没待玉殊琳反应过来,玉琉光已经不见了身影。

  “这个人!”玉殊琳跺了跺脚,白了一眼,“有病!”可能,整个玉氏一族,还敢这么骂玉琉光的,除了他那个无良老爹之外,就属这位玉殊琳大小姐了吧!重重地摔上房门,玉殊琳随手拿起了玉琉光放在桌上的东西。

  “凌霄宗金秋交友大会入场券?什么鬼?”玉殊琳拿起纸片,翻看了一下,“还有时间?今夜戌时,凌霄宗校场,与您不见不散。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玉殊琳将纸片扔到了一边,嘴里还在嘟囔着:“这个混小子!死乞白赖地让我开门,一句话不说,就扔下这么个东西。改天真应该找大伯好好说说他!一点正经的都没有!”

  雪茉苑外,一片茂密的灌木丛里。

  “好了?”

  “那当然!我玉琉光出马,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琳儿肯定会去?”

  “放心放心!整个凌霄宗的人全都跑去凑热闹了,她能不去么。”

  “哦……”

  “诶?我说,让你练微笑,你练得怎么样了?”

  “练了。”

  “什么叫练了?来,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

  “玉沧玦!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不能老是顶着一张死人脸!要发自内心的笑!你得有感情!感情你懂不?”

  “不懂……”

  “你……你气死我算了!来,跟我学,这样……”

  此时,一队巡逻的护卫恰巧从这里经过。“停!”领头的护卫队长看着雪茉苑外的灌木丛不停地晃动,隐隐来传来人声,立刻喝道,“列队!”他身后的十几名护卫瞬间就将那一小片灌木丛包围了起来。队长喝了一声:“什么人?敢在我凌霄宗内鬼鬼祟祟?

第一百章 我来帮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