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零三章 准备就位

    玉琉光站在台下,看着依偎在一起的玉隐和月雪,由衷的替他们感到高兴。尤其是玉隐,玉琉光一直都将玉隐视作自己的亲兄弟。虽然这一世他的年龄比玉隐要小,但是实际上他活的时间可比玉隐长了太多太多。在他的眼中,玉隐就像是他最亲密的一个弟弟一样。此刻,他最疼爱的弟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他如何能够不高兴?

  走到台上,玉琉光笑着对他们两个人说道:“祝贺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玉隐看着他,脸上尽是激动:“谢谢公子!”月雪也是红着脸,羞声说道:“谢谢宗主哥哥。”玉琉光点了点头,对着玉隐嘱咐一番:“阿隐,你以后可要照顾好我这个小妹妹,不然的话,我第一个不放过你。”玉隐挠了挠头,傻笑道:“知道了公子。放心吧!阿隐定然将小雪儿当成宝贝一样宠着。”玉琉光失笑:“行了行了,别贫了!赶紧下去吧。”

  待玉隐二人下去之后,玉琉光给玉沧玦递去了一个眼神,询问他可否准备妥当。玉沧玦先是看了看并肩偕行的玉隐和月雪,后又转头看了看满脸艳羡的玉殊琳,最终还是向玉琉光点了点头。他紧紧地握了握拳头,低声呢喃:“琳儿,你放心!你想要的东西,我玉沧玦一定会竭尽全力送给你!”

  玉琉光得到了玉沧玦的答复,暗中向玉冷玉澈他们传音:“准备就位,按计划行事。”玉冷,玉澈还有牵着月雪的玉隐纷纷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玉琉光这才说道:“第二位想要上台来表白心迹的是哪位俊杰呢?请举起你们手中的花灯,被叫到号的俊杰,就可以到台前来了。”

  玉琉光话音刚落,玉沧玦抓准机会,第一个将手中的花灯举了起来。其实根本不用玉沧玦这么快地抢机会,他的花灯本就是玉琉光专门预备好的。就算他不是第一个将花灯举起来的,玉琉光也记得他的编号,也会将他请到台上来的。毕竟,今晚这个交友大会,实际上就是专门为了帮助玉沧玦追求玉殊琳才举办的啊。

  果然,玉琉光看都没看玉沧玦举起的花灯,直接脱口道:“十四号!这次是一位帅哥。让我们来看一看,十四号,究竟是哪一位青年才俊呢?请十四号俊杰上台。”随着玉琉光的话,所有人都往玉沧玦所在的位置看去,当然,玉殊琳也在此列。

  这是……是他!玉殊琳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眼中爆出了不可思议的光芒。那正在起身的人,分明就是追了她整整三年的玉沧玦啊!可是这个呆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呢?当众表白?这可不是他的风格啊!玉殊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颜沐璎将玉殊琳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由得笑了笑:“怎么样琳姐姐?我说的没错吧?说不准,今天晚上就有奇迹发生呢。你看,现在奇迹来了吧!”玉殊琳还沉浸在震惊之中,根本没有仔细琢磨颜沐璎的话。如果是在平时,以她的聪慧,只需要动动脑筋,便知道这事应该是他们这一帮人策划好的。只是现在,她满心里想的都是玉沧玦要和她表白,哪里还顾得上去琢磨颜沐璎的话啊。所以,对于颜沐璎的话,她点了点头:“奇迹!这可真是奇迹!”

  玉沧玦能感受到玉殊琳在看他,心中仔细回想了一下玉琉光交给他的诀窍,把玉殊琳的一颦一笑塞满了他整个脑子。终于酝酿好了感情,他转过头,深情地看着玉殊琳,对着她温柔地一笑,而后径直走到台上。

  玉殊琳懵了!他……这个呆子……他居然笑了!还笑得那么温柔!玉殊琳的脸腾的一下就变得绯红。满眼都是玉沧玦刚刚那温柔的一笑。他笑起来,真的好好看啊!如果有镜子的话,玉殊琳一定会发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一副恋爱中的小女儿的状态啊。

  颜沐璎看着玉殊琳,微微笑了笑。三年前的排位战,颜沐璎当然看得出来玉殊琳对玉琉光的心思。在这个强者为尊的时代,玉殊琳对玉琉光有好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更何况,当日的玉琉光还故意玩了一把剧情大反转的游戏。从一个混吃等死好色下流的纨绔,摇身一变成为全大陆第一天才,这样的转变绝对能够引起众多异性的关注。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玉殊琳对玉琉光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原本在她心中好感度为负的玉琉光,在这样强烈的反转之下,一下子好感度飙升。足够的好奇和不断增长的好感度,足可以让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感情转变为爱情。这样的结果,是颜沐璎最不想看到的。因为她知道,玉琉光绝对不可能接受其他女人的情意。如果玉殊琳真的对他产生了情愫,那么无论对谁,都是一种伤害。

  好在是排位战结束之后,玉沧玦就开始了他的漫漫征途,对着玉殊琳一阵死缠烂打。整整三年!俗话说得好,好女怕缠汉,玉殊琳只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丫头,哪里见过玉沧玦这样的穷追猛打。不管走到哪儿都能看见他。而且两家的家长也都默认了这件事,这更是为玉沧玦的追求之路大开方便之门。

  从开始的厌烦,到后来的习惯。这三年的时间,玉沧玦将自己的影子一点一点地种进了玉殊琳的心里。其实玉殊琳自己都没有发觉,其实她早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不多言不多语的“面瘫”汉子,拒绝其实只是她的习惯使然而已。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玉沧玦每次只会和她说一句话“我喜欢你,我要娶你”。哪个姑娘不爱听甜言蜜语?整整三年,天天听这一句话,玉殊琳能答应他才有鬼了呢!

  玉沧玦慢慢到了台前,站了上去。和玉琉光微微交换了一下眼神,玉沧玦终于开腔了:“玉沧玦,凌霄宗监察堂堂主。”玉沧玦话音刚落,台下再一次炸锅了!为什么?就是因为他监察堂堂主这个身份!

  凌霄宗自从整合之后,便新成立了一个堂口,就是玉沧玦所在的监察堂。监察堂的主要职责便是负责监察各部门及凌霄宗弟子,避免再次出现营私舞弊的事情。同时,监察堂每年也要接受全凌霄宗上下的公开检查。每年的最后一个月,凌霄宗上至宗主,下至护卫,都可以向监察堂提出检查的要求,而且监察堂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止。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他们监察堂监守自盗。

  除此之外,监察堂可以算得上是凌霄宗内权利最大的一个部门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还要归结到玉琉光的身上。玉琉光一直要求他们监察堂做到公平共正,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玉琉光的强烈要求之下,监察堂终于做到了这一点!玉沧玦最是铁面无私,任何人犯事,只要落到他的手里,那就是一点情面也不给!

  曾经有一次,凌霄宗召开各部门的例行会议,玉琉光因为觉得没有什么大事,就迟了半刻。结果,散会之后大家才发现,玉沧玦就带着人在会议室门口等着呢!把玉琉光劫了个正着。这位铁面无私的监察堂堂主,直接让人架着玉琉光就去了监察堂内的刑堂。挨了一顿板子的玉琉光那一个星期脸色都十分阴沉。可是这事儿是他犯错在先,人家玉沧玦不过是遵照他的意思秉公执法而已,他还完全不能说什么。

  就因为这次的事情,凌霄宗监察堂名声大噪。其实很多宗门之内都设有监察堂。虽然每个宗主嘴上都说着要秉公执法,但是,哪个监察堂的堂主敢真的对宗主动手?还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那么过去了么。还没有哪个人敢公然把宗主拉到刑堂去受刑的。玉沧玦这可谓是蝎子粑粑独一份儿了。所以,当听到玉沧玦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凌霄宗监察堂堂主的时候,台下的人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知道这个时候,玉殊琳才确信自己刚才没有看错也没有听错,现在站在台上的那个人,真的是玉沧玦!真的是追了自己整整三年,而且笨嘴拙舌的玉沧玦!玉沧玦站在台上,眼睛就没离开过玉殊琳。冲着台边招了招手,早就在一旁准备的侍卫们抬着一个大箱子就上来了。

  玉沧玦没有说话,走到箱子后面,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火折子。用力一吹,将火折子引燃,玉沧玦好像点着了一根藏在箱子后面的引线,旋即便退到了台边。就在众人都觉得奇怪,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的时候,突然,一点火星从箱子中喷射出来,直直地飞上了夜空。

  烟花!

  玉沧玦引燃的竟然是烟花!在天行大陆上,烟花绝对算得上是一种奢侈品。只有一些豪门巨富,皇室宗族才能在每年年祭的时候燃放烟花。像玉沧玦这么大手笔的,还真是没见过。

一百零三章 准备就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