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 等级压制

    就在玉琉光和大祭司一同于凌霄塔顶赏月之时,风敖那边也没有闲着。“……情况就是这样。”风寒瑶站向风敖汇报了之前在交友大会上发生的事情,“父亲,女儿觉得,他们很有可能已经准备和凌霄宗结盟了。不然,那月少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就同意自己的妹妹和一个凌霄宗的下人交往?”

  “下人?”风敖抬起眼睛看了风寒瑶一下,“瑶儿,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风寒瑶一见自己的父亲如此说,不由得心下惶恐:“女儿愚笨,还请父亲赐教!”风敖瞥了她一眼,“也难怪你会看不出来。这小子的修为一直在你之上,你看不透他也是正常。”

  “怎么可能!”风寒瑶惊呼一声,“三年前的他还……”“那是三年前!”风敖冷哼了一声,“你也不仔细想想,能跟在玉琉光身边的人,会是简单的吗?三年前你看不透他,那是因为他身上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来遮掩自身修为。现在你看不透他,却是因为他已经是实打实的八品巅峰了!以你才不到七品的修为,怎么看透他?”

  “八品巅峰?!”风寒瑶又是一声惊呼,“这不可能!他……他今年才多大啊!怎么可能就是八品巅峰了?”风敖冷声道:“你自己废物,就不许别人比你强吗?今天老夫才看出来,就连玉琉光那个未婚妻都已经突破八品了!不说凌霄宗,月神殿那个臭小子也已经到了七品初阶。凌霄宗内更是人才辈出!那风头正劲的玉沧玦,玉千玮,这都是七品初阶的。还有剩下的那几个也都和你不分伯仲!”

  风寒瑶沉默了,她知道,风敖说的话,虽然残酷,但是却是事实。他们这一辈,天才太多了!七品,已经成为了他们这一辈人的分水岭。曾经有人断言,他们这一代人中,现下已经晋级七品的,来日必然是天行大陆上的顶尖强者。而那些现在依然没有进入七品的,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都没有可能成为顶尖的强者了,因为他们从现在开始,就比别人差了一截。

  冷云站在风寒瑶身旁,看着风寒瑶脸上越来越暗淡的神色,不由得出声道:“师父,徒儿觉得这件事不能怪小师妹。毕竟之前那件事……小师妹现在的进境已经很快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月神殿的事啊!”

  风敖看着冷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嗯,那你怎么看?”冷云心下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帮风寒瑶躲过了一劫。定了定心神,他说道:“徒儿认为,月神殿虽然尚未和凌霄宗结盟,但恐怕也相去不远了。月少作为下一任的大祭司继承人,他的决定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月神殿的决定。想必这一次也不例外,大祭司会考虑到他的决定的。”

  风敖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些许赞赏:“你继续说。”“是!”冷云说道,“依徒儿之见,师父您大可以再去拉拢大祭司一番。一是看看大祭司的态度如何,二来也可随机应变。月神殿那边,徒儿已经着人去渗透了。”

  听完冷云这番话,风敖的脸色才算是好看了一些:“好,这次的事情你做的不错。”“多谢师父!徒儿会继续努力的。”冷云按耐住脸上的喜色,恭声说道。风寒瑶低着头,眼底闪过一丝嫌恶。

  风敖又问道:“这一次,白玉那边可派人来联系过?”“暂时还没有。”冷云回答道,“凌霄宗这边查的很紧,我们没敢贸然联系。怕万一出了什么岔子,那玉琉光也不是好糊弄的。”

  风敖轻轻用指节叩击着桌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话倒是不假。毕竟是在凌霄宗的地盘上,一切还是小心为妙。这次回去之后,抓紧动作,现在局势越来越乱,别搞不好再把咱们牵连进去。”“是。”

  “派去那边的人有什么收获吗?”风敖问了一句。冷云回道:“暂时没有。玉江庭那老家伙很谨慎,咱们的人一直没找到机会下手。倒是玉天泽那边进展的很顺利。他一直用的都是咱们的东西。”“嗯。”风敖眼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这事不急,慢慢来。好了,你们下去吧!”

  “是!徒儿(女儿)告退。”

  ……

  距离合并大典结束已经过去了三天,前来观礼的宾客们也走了个七七八八,凌霄宗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此刻,就在一个亭子上,玉琉光和月少相对而坐,一张棋盘横在两人中间。

  “怎么?月少就这么甘心将雪儿交到阿隐手上吗?”玉琉光落下一子,眯着眼睛看着月少,“在外界,阿隐的身份,一直都是一个下人吧?”

  坐在他对面的月少也落下了一子,淡淡地说道:“玉少肯和我下棋,就说明我还不是一个俗人。既然不是俗人,玉少还有必要问我这么俗的问题吗?有些情谊,那些俗人根本看不明白。”

  玉琉光一直称月少为“月少”,第一个“月少”,是他本来的名字;而第二个“月少”就是“月大少爷”的意思了。所以,月少也一直称呼玉琉光为玉少。

  “看来是我变俗了啊!”玉琉光笑嘻嘻地看着月少,“月大少爷,你可是又输了一局。”月少瞥了一眼棋盘:“一盘棋而已,无所谓输赢。”“你呀!”玉琉光一颗一颗将旗子收回:“跟你下棋就是这点不好。简直无趣,无趣至极!”

  月少点了点头:“好啊!那以后不下了便是。”

  “……”

  出去疯玩了整整一圈,最近才回来的螭吻和蒲牢,此刻正趴在亭子的梁上,使劲抽着鼻子。

  “九弟,你仔细闻闻。”蒲牢娇声问道,“你闻闻,这味道是不是很熟悉?”

  “吸——”螭吻使劲抽着鼻子,脑袋高高扬起,“是捏是捏!好熟悉的味道!而且……而且好亲切啊!”

  “呐?你也这么觉得?”

  “是捏!总觉得在哪儿闻到过,可是一时间真的想不起来了!”

  “唉!要是三哥在就好了啦。他的鼻子可是最灵的啦!”

  “谁说不是咩!四哥,你觉不觉得,除了这个月少,还有那个月雪和玉沧玦,他们身上的味道都很熟悉!”

  “是啦是啦!还有那个玉冷!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居然还会让人家有种心悸的感觉!”

  “是捏是捏!那天他开启心剑的时候我就在旁边,他的心剑一出,我感觉整个兽都快要窒息了咩!那种感觉就像是……”

  “等级压制!(等级压制!)”螭吻和蒲牢同时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你们俩!”玉琉光抬起头,怒视着螭吻和蒲牢,“族会结束就没了影子,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跑出去浪!怎么?现在还知道回来啊!”

  螭吻和蒲牢讪笑一声,从梁上下来,稳稳地趴到了已经整理干净的棋盘上。“嘿嘿~老大咩~不是你想的这个样子的咩~”螭吻一脸的谄媚,“你也看到的啦,四哥他那段时间那么难受的咩,我陪他出去散散心的咩~”

  “是啦是啦!”蒲牢赶紧点头,证实螭吻的话,“就是这个样子了啦!人家只是想出去散散心了啦~没有出去浪了啦。”看着蒲牢那娇羞忸怩的姿态,玉琉光就在心里暗暗地吐槽了一番:就你这样儿的,不管到那儿都是浪。

  “行了行了。”玉琉光实在是受不了这两个货了,“说吧!你俩一直在上面嘀咕什么呢?说出来也让我乐呵乐呵。”“哦!是捏!”螭吻一个激愣站了起来,“老大我刚想和你说捏!我跟四哥都觉得,这个月少身上的味道很熟悉。”

  “是啦是啦!”蒲牢在一旁补充道,“还有月雪和玉沧玦,他俩身上也有这种熟悉的味道!”“最最特殊的是玉冷!”螭吻继续说道,“玉冷身上的味道,我们觉得像是等级压制!”

  “等级压制?”玉琉光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搞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螭吻点了点头:“对!就是等级压制。老大你知道的,在我们神兽之中也有血统等级之分。我和四哥身具龙皇血脉,在神兽之中就属于顶级血脉。能对我们进行血脉压制的,除了龙皇大人,就只有被称为兽中之帝的麒麟了。可是,玉冷分明是人身,怎么可能是兽帝呢?所以,我们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在玉冷的身上会出现对我们的血脉压制。”

  玉琉光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件事先不去管他。时候到了,自然就会有答案的。所谓冥冥中自有天意,就是这个意思。”螭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嗯,好像是这样的。也许,见到八哥就什么都明白了吧?”

  “八哥?”玉琉光突然来了兴趣,“你是说神兽负屃?”螭吻点了点头:“是捏是捏!老大咩,你以为我和四哥真的是出去玩耍的咩?我们是去找其他的兄弟咩!终于功夫不负有心兽!我们打听到八哥的下落了咩!”

第一百零六章 等级压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