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兽负屃

    为了避免让别人发现两只神兽的存在,蒲牢依旧化作了一条龙形腰带,盘在了玉玉琉光的腰间。而螭吻则化为图腾附在了玉琉光的手臂上。

  一人两兽,心念交流中,螭吻向玉琉光简单介绍了神兽负屃:“老大,我八哥……怎么说呢?那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啊!平时最喜欢的就是文学,诗词歌赋无不精通,宁愿以神兽之身化作龙纹去装饰无价的古碑刻,所求无它,唯有一个‘雅’字。”

  玉琉光心中有些佩服,神色之间,也流露出更多的期待:“负屃竟然拥有着如此执着的性格!我玉琉光,这会是真心服了。”螭吻听后,悄悄嘀咕着:“只怕你见了八哥就不这么想了。”

  玉琉光心中尽想着如何全副神兽负屃,一时没听清螭吻的话,便问了一句:“你说什么?”“呃?”螭吻呆愣了下一下,立即解释道,“啊!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老大你现在怕是想快点见到八哥。”玉琉光略带怀疑的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图腾,也没有多想:“哦?是这样?那走吧。”

  清晨的西山之中,雾气弥漫。所有的亭台楼阁,奇花异草仿若笼在一层轻纱之中,远处传来的潺水之声让人听不真切。山中无岁月,玉琉光看着眼前恍若仙境般的景致,心里感到一阵无比的轻松。

  虽然目前大陆局势不甚明朗。锦璇带着金玉墨魂不知去向,玉江庭所图之事也尚未知晓,神风门更是在一旁虎视眈眈,蠢蠢欲动。但是,一切也还未脱离掌控。更何况,现在又找到一只神兽,使他们这一方实力大增。这一点,让他感到由衷的喜悦。

  转过一幢小巧的画楼,又连着穿过几条偏僻的小径。玉琉光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处极为隐蔽的瀑布前。玉琉光着手布置了一个结界之后,两只神兽就在这里现出了身形。蒲牢指着那个因被飞流直下的瀑布撞击而升腾起一片水汽的深潭,缓缓说道:“就是这里了啦。那石碑就沉在这深潭之下。老大,你稍等片刻,人家现在就去将老八唤来。”

  玉琉光点了点头,眼睛盯着潭面,一动不动。尽管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神兽,但那种源自心灵深处的召唤之感,却还是让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当时是,蒲牢化作了本体,巨大的龙身盘旋深潭上空,龙口大张,但并未有声音传出。可是,玉琉光却分明看到了水面开始震荡。一道又一道波纹以蒲牢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向四周不断扩散着。

  片刻过后,水波荡漾的潭面上突然炸起一条两米多高的水柱!一条银白色的巨龙从潭中冲出:“四哥?!”蒲牢重新落回了潭边,缩小身形:“老八,快来快来了啦~”

  负屃依言落到岸边,同样也将自己的身形缩小。他四下看了看,突然,眼中爆出一团喜色:“嗯?小九?你居然也在这里?”

  “嘎嘎嘎嘎~”螭吻笑了几声,从玉琉光肩头一跃而下,“八哥,好久不见咩。”负屃同样也笑了笑,扭着尾巴,和屁颠屁颠跑来的螭吻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后,他仔细打量着玉琉光,说道:“这位公子,我观你天庭饱满,顶上紫气冲霄,乃是大富大贵之人啊,着面相非人间能有,敢问公子可是来自神界?可是神界王族之人?”

  玉琉光被这个神棍一样的负屃给说懵了,怔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在下正是神……”“且慢!”玉琉光话未说完,便被负屃一声大喝给打断了,“待本大仙算上一算。”

  但见他双眸微闭(其实是翻着白眼),摇头摆尾,口中念念有词:“哦嘛呢嘛呢哄,馒头没有米饭管饱,肉片不如肉块解馋,冬天吃火锅,夏天吃西瓜,巴豆吃了会拉肚哎……”

  玉琉光、螭吻、蒲牢:“……”

  “呔!”负屃突然龙目圆睁,一声暴喝,吓了玉琉光他们一大跳,“你乃神界王族神王浔彻九子,玉琉光是也,对也不对呀~~~”玉琉光此刻已经是满头大汗,心中仿佛有一万只神兽羊驼驼呼啸而过:“正是,负屃神兽……真神啊!”

  负屃龙首高昂,得意洋洋地说道:“不!请乃们不要叫我负屃神兽!请乃们叫我三界无敌,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天机神算子负屃。”

  玉琉光:“……那个……”

  “不用说了。”负屃再一次打断了玉琉光,“本大仙已经算出尔等来此的目的。本大仙同意啦!”“啊?”玉琉光已经快被这个神棍折磨疯了,“请问这是为何?”

  负屃看着玉琉光,收起刚才那副神棍模样,眼中难得地出现了一抹郑重:“九龙之主,乃是应运而生之人,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我负屃自认天机神算,三界之内能与我相比之人寥寥无几,这点眼光还是有的。除此之外,龙皇留下的命令,也是我们无法违背的。他们不同意,乃至百般刁难你,也是因为你目前的修为太低,难以让他们心悦诚服。不过这在我看来,却不是问题。早晚有一天,我们九大神兽,将不再是你的助力。不是么?”

  负屃的话,使玉琉光眼中一亮,顿时对他高看了许多。人都有千姿百态,更何况是神兽?或许是性格使然,这负屃平时的时候便如同神棍一般,一点也不着调。但若论心思缜密,远见卓识,那其余的八只神兽与负屃相比,可谓是拍马不及的。

  “受教了。”玉琉光对着负屃微微点了点头。负屃笑笑:“锋芒内敛,潜龙在渊。玉琉光冕下,看来下界重修对你帮助很大啊。”不待玉琉光说话,负屃口中吐出一串晦涩的咒语,一道银笀没入玉琉光的眉心,契约遂成!神兽负屃,成为了第三只与玉琉光签订契约的守护神兽。

  签订完契约之后的负屃,忽然神秘兮兮地看着玉琉光:“老大,你猜我有什么惊喜给你?”玉琉光见他又切换回了神棍模式,不由得嗤笑一声:“什么惊喜?难道你要给我算上一卦不成?”

  负屃被玉琉光如此嘲笑,不由得郁闷了一下,吐槽道:“我三界无敌,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天机神~~算子负屃的卦就这么不值钱么?其实,我是想说,我六哥,神兽霸下也在这里。”

  玉琉光眼中顿时爆出一团精光:“神兽霸下?!”

  负屃点了点头,龙眸中透出一丝深不可测的光。螭吻赶忙跳到负屃身边询问:“怎么六哥也在?它不是被禁锢了么?”“禁锢?”螭吻的话让玉琉光有些不解,“怎么回事?它不是九大神兽之一吗?谁还能禁锢他?”

  负屃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当日,龙皇大人与溟大战之时,龙族第一勇士虽然拼死为龙皇挡住溟的攻击。给龙皇大人留出了充足的时间发动龙族秘技进行攻击。但是,还是有一小部分暗能量击中了龙皇大人。龙皇大人在分身之时,因为没有余力抵抗,便索性将这些暗能量封印在了土属性,最擅长防御的六哥体内。然而没过多久,六哥体内的封印就在这能量的攻击下消散了。六哥的性命,危在旦夕。于是,神王浔彻便用神玉之魄炼制了一块无字碑,压在了六哥身上。借助神玉之魄的能量来封印冥的力量。所以要想解救六哥,救必须消灭溟留在他体内的暗能量。”

  玉琉光皱了皱眉头:“怎么会这样?难道凭借龙皇大人和我父王的力量,竟然还不足以消灭这暗能量么?”负屃长叹一声:“天地万物,相生相克,溟的力量源自魇幽境,是一切负面情绪的源泉。但我们所有人的力量中,无不包含这种负面情绪,贪、嗔、痴、妄、欲、惧…只要有这些负面情绪的存在,溟的暗能量就可以将其吞噬。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九龙之主的力量才能克制它。”

  “哦?”玉琉光问道:“这却是为何?”负屃犹豫了片刻,忽又叹了口气:“也罢也罢,这些你早晚也要知晓,纵然我提前说了却也无妨,老大你且听仔细了,这九龙之主所修的《无上诀》乃是天地所生,蕴含大道至理,威能莫测。其力量之源便是混沌之力。混沌之力是世间最本源的力量,所以唯有它,才能克制住溟。”

  “原来如此。”玉琉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想起了他手上的那本札记。正欲再问只时,忽见潭中之水一阵翻腾。不一阵儿,便自其中升起来一块巨大的玉色石碑。

  石碑顶部雕有两条巨龙,相互缠绕,作二龙戏珠状。其下是一圈流云纹,作为装饰。碑面无字,温润无暇。只在石碑的两边雕了若干神兽,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石碑下方,则是一只石刻的神兽霸下,背驼石碑,巨口大张,仪态威严。待得石碑浮出水面后,黄色光芒一闪,神兽霸下由石刻变作了本体。单单只是趴在那里,便有近三米高,五米长。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兽负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