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宴会开始

  索涯冷声道:“我只是好心好意来提醒你一下,不要去招惹玉琉光。”“哦?玉琉光?”妖异的声音沉吟片刻,“是那个下界轮回的皇族小子吧?已经晚啦!哈哈哈哈!”“随你。破虚之王觉醒之时,我感应到你的力量又增强了。”索涯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

  “……你是说?!”

  索涯又看了一眼黑洞,冷哼一声,转身离去:“话止于此,以你的脑袋,不应该猜不到的。”“你等等!你给本王把话说清楚了!喂!”妖异的声音继续响起,可惜并没有人回答。

  天行大陆。

  霸下身上的无字碑已经取下。被玉琉光一番祭炼后,又变成了霸下驮着的样子,重新沉回了潭底。而霸下已经和玉琉光签订了契约,化作图腾隐在了玉琉光的身上背上。负屃因为可以化形,便化作一个龙形发冠,束在了玉琉光的发髻之上。

  ……

  三天后,金秋才子宴开始了。

  “公子,您这边请。”在清韵的指引下,众人来到了流云台。流云台本就是一个十分巨大的观景台,自峭壁探入云雾之中。为了举办金秋才子宴,清韵夫人命人在房顶上挂了纱帘,将流云台四周分隔成一个个的独立空间,而中间则搭起了一个好似擂台一般的高台。高台正下方置了一排桌椅,看样子像是评审的位子。

  流云台共分两层,楼下是分配给一些小势力和寒门子弟的散台,而楼上则是预备给各大世家的。玉琉光众人因为来自风头正劲的大陆第一修炼宗门凌霄宗,所以理所当然的进入了二楼最中间的一个包厢。

  方才坐定,众人便听门外一阵喧闹。

  “为何给我们神风门的只是上等房?我们订的特等房呢?”一个分外蛮横的女声响起。

  “风小姐,真是抱歉!特等房已经有人了,是夫人亲自带去的。我们没有权限过问。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只有说声抱歉了。”

  “什么?抱歉?”那女人显然很愤怒。“你以为一句抱歉就完了吗?是不是看我们神风门不是你们炎国的宗派,你们就可以随便欺负吗?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在这天行大陆之上,居然敢不给我们神风门面子。哼!你给我让开!”

  “风小姐您……”

  “呯——”

  侍者话未说完,玉琉光他们这间包厢的大门便被人一脚踹开了。玉琉光刚刚举起的茶杯因此停止了动作,就那么举在唇边,眉尖微蹙。玉风见状,忙起身喝道:“何人如此大胆?竟然敢挑衅我凌霄宗!”

  玉琉光抬头看去,见是一个容貌极好,星眸皓齿,身材高挑的锦衣女子。来者正是神风门门主风敖的独女风寒瑶!其后的冷峻男子正是神风门门主风敖的大弟子冷云。

  “风小姐、冷兄,几日不见,二位的脾气可是有些见长啊!”玉琉光放下茶杯,转头笑看着二人,“同为修炼宗门,莫叫别人小看了咱们才是。”风寒瑶看着玉琉光,怔了片刻,旋即笑声道:“玉宗主提醒的是!寒瑶受教了。”

  站在一旁的清韵夫人和侍者眼神猛然一震,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之色!她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公子,竟然就是现下大陆最炙手可热的凌霄宗宗主玉琉光!

  风寒瑶现在的脸色极为不自然。目前凌霄宗风头正劲,神风门显然不宜与之为敌,还是暂避其锋芒为妙。想至此处,风寒瑶转声笑了笑:“既然是玉族长在此,倒是寒瑶鲁莽了。哦?”风寒瑶看到了一旁的月少和月雪,眼神一滞,又恢复了正常,“原来月神殿的星耀神侍和神女也在这里!真是抱歉,寒瑶无意叨扰到各位了,这便告辞。”

  玉琉光微微一笑:“风小姐如若不嫌弃的话,尽可留在这里,咱们三大宗门也好交流交流。”风寒瑶干干地笑了一下:“多谢宗主美意。寒瑶还有些私事要处理。就先告辞了。”玉琉光也不勉强她:“风小姐请便吧。恕不远送。”

  “告辞!”风寒瑶转身出了房门,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恨恨地回头瞪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冷哼了一声:“哼,我们走。”

  冷云回头看了一眼房门,瞳孔一阵收缩:“月神殿。”风寒瑶冷声道:“我知道。当日尚在凌霄宗之时我便觉得不对。现在看来,月神殿果然和凌霄宗结盟了!月少和月雪与玉琉光在一起本就是一个信号,哼,居然连月神殿也不能免俗,要去抱凌霄宗这条大腿。咱们要马上通知父亲!我们要快一些了!”

  转眼间,二人进了另一间包厢,不再出来。

  待风寒瑶和冷云离开之后,玉隐嗤笑一声:“怂,真是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闺女,风寒瑶这张脸变得也太快了点儿!”玉殊琳白了他一眼:“真是少见多怪,世家的弟子嘛,脸色变得快一点,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还不是一样?你可别以为我没见过你怎么和那些人说话的。”

  玉隐被她抢白一顿,讪讪道:“说说而已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月少转头看向玉琉光:“玉少如何看?”

  放下茶杯,玉琉光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未尝不是来探探风呢,以他们神风门之能,会猜不到我们的身份么?今日让她看到月少和小雪儿,以风敖的性格,该有动静了呢!”月少会心一笑:“这点请玉少放心就是,我月神殿知道该如何做。”玉琉光笑了笑,未再说话。

  此时,清韵夫人缓步走上木台。站在正中央,对着所有到场的宾客盈盈一拜:“各位贵宾,清韵这厢有礼了。值此金秋时节,诸位高才云集在妾身这小小的清韵小筑。妾身当真是不胜荣幸。”

  待掌声消退之后,清韵继续说道:“闲话少说,让我们欢迎担任今次金秋才子宴的三位评审,孔尚儒孔老,秦江楼秦老,宋致远宋老的到来!”台下响起了一片掌声。

  玉琉光往评审席上看去,只见三位仙风道骨的老翁坐在那里,向众人点头致意。在宣读完一系列的流程之后,清韵夫人终于切入了正题:“按照往届金秋才子宴的规矩,全场共出三次考题,分别由三位评审先生现场出题。刚刚清韵已经拿到了由孔老所出的第一题。题目为:佩环。请孔老为大家解题。”

  孔尚儒微微颔首:“各位才子,老夫的题解只这一句话:佩环琅琅。请诸位开始吧!”坐在他身旁的秦江楼和宋致远听完他的额题解之后,不由得眼前一亮。秦江楼赞了一声:“孔兄大才!”

  孔尚儒微笑着摆了摆手:“秦兄谬赞了啊!生受不起,生受不起啊!”清韵夫人心中亦是钦佩万分:“孔老给出的题解甚是精妙!不知,有哪位才子愿意先来一试呢?”

  早在这金秋才子宴开始之前,玉隐就在小魔女月雪的百般折磨之下,答应了她的请求,成为这金秋才子宴的第一名,夺得“第一才子”的名号。在听到清韵夫人的话之后,玉隐便对颜沐璎说道:“沐璎丫头,把你的琴借我用一下呗?就要那张流泉。”

  颜沐璎点了点头,依言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七弦琴递给玉隐:“用完还我啊!”玉隐匆匆将琴往胁下一夹,嘿嘿一笑:“知道啦!知道啦!弄坏了再赔你一张就是了!公子,那我去啦?”

  玉琉光不禁失笑:“去吧去吧!”玉隐咧嘴一笑,扬声说道:“我来!”说罢,他便直接从三楼的围栏翻了出去。但见他一手托琴,一手放在琴弦之上,率性一挥,扬起一串清音。

  与此同时,他亦步亦趋地字虚空之中一步步走下,仿佛这空中有一段看不见的阶梯一般。他黑色的长发随意披散着,衣襟在风中烈烈作响。缓缓走到高台之上,在正中央盘膝而坐,玉隐将琴稳稳地放在双膝之上。

  他的头微微侧倾,乌黑的长发垂在脸侧,好一个风流俊俏的浊世佳公子!月雪站在楼上,看得眼睛都直了:“哇呜!太帅了!呜~怎么能这么帅!”

  “噗嗤……”玉琉光忍不住笑出声来,看向一旁的玉冷,“阿冷,你不去试一试?你这卖相不比阿隐差啊!说不定你去了,就能找到另一半了呢。”玉冷一脸不屑地瞥了瞥台上的玉隐:“兄弟之间,还是不要互相拆台了。阿隐要拿这第一才子的名头去讨好媳妇儿,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再说我若是去了,便没有他的份儿了。”

  玉琉光:“……”

  流泉琴音色本就清脆,加之玉隐此时特意挑选了一支名为《幽涧》的曲子,就更觉琴声如同山间清泉在跃动一般,清脆动人。直听得台下众人彷如置身于一片山水秀丽的景致之中,顿感倦意全消。

  已取弹罢,孔尚儒抚掌笑道:“好!好!好!然,老夫尚有疑问,想请公子解答。”玉隐起身恭敬道:“孔老客气了。”“请问这位公子,以《幽涧》来应答此题,乃是为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宴会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