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圣星隐秘

    “后来,妖族不甘落寞。从祭坛之中取出了东皇太一留下的唯一一丝精血,又融合了所有被逐出圣星的妖族的精血。在强大的气血之下,衍生出了你们皇族的先祖。这,也就是你们皇族为什何至今血脉之力仍旧无比强大的缘故。”

  玉琉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难怪!正因为神界皇族的血脉如此特殊,所以才无法与其他氏族进行血脉融合。因此,只能选择自我分裂作为传承的方式。也正是由于这样的传承方式,才使得皇族血脉能延续至今。负屃,我说的可对?”

  “嗯,就是这样!”负屃继续说道,“皇族先祖天赋异禀,有继承了妖族好战的特点,自成年之日起,便四处征战。多年之后,终于建立了神界。又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发展,神界成为了整个虚空之中的至高位面。”

  “那时候,皇族的强大是令所有生物闻之色变的。就连圣星派来监管天行大陆的神兽,也迫于皇族的神威,不得不转世重生,放弃对于圣星的监管权。当时的神王就在这些神兽转生之时,灵魂最为虚弱的那一刻,将自己的神印深深地烙印在了他们的灵魂之上。此后,这些神兽便成为了神王的下属,由神王受命,转司天行大陆之事。每万年,就要进行一次轮回。”

  玉琉光思虑片刻,出声问道:“那圣星现在如何?”负屃依言答道:“圣星如今已经衰落。巫妖大战之后,圣星的实力便大不如前。后来圣星之上各教派斗争不断,有的甚至断了道统。”

  “现在的圣星,人才凋零。所谓天庭、西天等处较之神界不过也只是中、低阶神祗的实力罢了。而且一些后起的不入流的势力,竟然也在圣星之中争得了一席之地。”

  “而人间,现在已经鲜有修炼之人了。尽是发展所谓的科技,使得一层浊气将圣星完全覆盖。因此,神界也就断了和圣星的联系。可以说,如今天行大陆上的文明尽皆源于圣星,就连神界,也不例外。”

  玉琉光在心中默默将负屃刚才的话梳理了一遍,叹了一声:“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想去圣星看一看啊!”负屃神秘地笑了笑:“会有机会的!”

  玉琉光一怔,刚想发问,又觉负屃不说自有不说的道理,也便作罢。于是有回到了圣兽的问题上:“那如今谁又是哪只圣兽的转世?”负屃接道:“玉冷是兽中之帝麒麟,月少应是青龙,月雪为朱雀,玉沧玦是白虎,而小胖子唐豆豆则是玄武了。”

  玉琉光的目光一一扫过几人,心中暗暗合计一番:“那四大凶兽又在何处?”负屃并不回答,而是问道:“老大如今当真能接受这些凶兽么?”玉琉光被负屃这样一问,心中思忖片刻,还是摇了摇头:“凶兽,想必也不是什么善的东西,若是当真见到……还真是不好说呢!”

  负屃了然地笑笑:“这就是了,此时时机不到。等老大你何时想得透彻了,这凶兽自会出现。天地万物,各有法缘却是强求不得的。”玉琉光深以为然:“受教了。”

  和负屃一番心念交谈之后,玉琉光心中已有了一些打算。看着唐豆豆,说道:“豆豆,你同我年纪相若,你如果不嫌弃,便叫我一声兄长如何?我仍旧以兄弟相称。”

  唐豆豆顿时有些受宠若惊:“不嫌弃,不嫌弃!兄长在上,请受小弟一拜!”说罢,便双手作揖,低头拜了下去,圆滚滚的身子怎么看都像一只丸子。玉琉光笑道:“快快起来吧!豆豆,你可愿意同我们一道在诸国游历一番?”

  唐豆豆哪里会不乐意,当即说道:“愿意愿意,我本来也是从出来游历各国的,能和大哥你们一起,我唐豆豆怎会不乐意呢?”众人听后不觉哈哈大笑,更觉唐豆豆的质朴可爱。唐豆豆被众人笑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们都别笑啦!笑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玉殊琳亮晶晶的大眼睛此时已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儿,伸出玉手捏了捏唐豆豆圆嘟嘟的脸蛋儿:“不笑了不笑了,豆豆这么可爱,姐姐就送你一件礼物吧。”说罢,玉殊琳转头看向玉琉光,伸手道:“拿来吧。”

  “干什么?”玉琉光一怔,忽然反应过来,“琳姐!你不会是让我掏礼物吧?”玉殊琳理直气壮地说了一句:“怎么?你有意见?咱们这里就属你最有钱了,不宰你宰谁?再说,我可是你名副其实的堂姐哎,我给你给我有区别么?”

  玉琉光顿时被她打败了,无奈道:“好吧,好吧,我算是怕了你了!”在玉殊琳得意的目光中,玉琉光看向唐豆豆:“豆豆你今年十九岁了吧?体内天行之力凝而不散,仿如实质,呈淡紫之色,应该是刚刚进阶七品,很不错的天赋!只是你这功法……怎么才是玄阶?以你的世家,难道没有地阶功法供你修炼么?”

  唐豆豆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地阶功法?那可我是想也不敢想的东西!就连这玄阶功法都是我师父瞒着爹爹悄悄传给我的。我是庶出子弟。我爹他虽是家主,但我娘只是他赎回来的风尘女子。若非师父说我天赋不错,我怕是连呆在唐家的机会都没有了呢。”

  颜沐璎怜爱地摸了摸他的脑袋:“那你娘呢?”唐豆豆听闻这话,泪水一下子迷蒙了双眼:“我娘她……我娘她快死了!师父说她得了不治之症,活不过三年了,必须要有玄冰草才能救她。”

  玉隐听罢,不由眉头一皱:“玄冰草?那不是神风门的灵草么?”唐豆豆用袖子擦了一把泪水,点了点头:“是啊,我这次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听说金秋才子宴,神风门的少门主风寒瑶小姐要来,我才来了这里。刚才上擂台,也是为了看清楚风寒瑶小姐坐在哪里,我好去讨要玄冰草。”

  “她不会给你的。”玉沧玦眼中闪过一丝怜意,冷冷说道。唐豆豆一愣,然后冲过去一把揪住玉沧玦,大哭道:“你骗人!她怎么可能不给我?一棵破烂草还抵不上一条命么?”

  玉冷叹了一口气,相似的经历让他十分同情这个唐豆豆。轻轻把他拉回座位,又替他拭了泪:“他说的是真的,那玄冰草一百年才得一次开花结果。只有结了果的玄冰草才可以食用,不然就是剧毒之物。神风门一直将之视为珍宝,从不肯轻易与人。就算我凌霄宗向他讨要,也必须以同等价值的宝物来交换才行,更何况是你?”

  唐豆豆从未听说玄冰草竟如此珍贵,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那……那可怎么办?没有玄冰草,我娘她……我娘她就会死的啊!”玉琉光看着泪眼婆娑的唐豆豆,不由想起了自己被封印在穆钟山,肉身尽灭,魂魄险些不保的娘:“你放心吧豆豆,有我在,你娘她死不了!而且,你也不必去向风寒瑶讨要玄冰草了,要来也没有用处。那玄冰草药力极为特殊,对女子无半分好处,反倒有损阴元。”

  颜沐璎蛾眉微蹙,忽然大惊:“糟了,若是照你这么说,那豆豆的师父岂非是故意让豆豆出来讨药的?怕是豆豆的母亲已经快不行了,此时把豆豆支开,借讨要玄冰草来分散他的精力,届时他娘已过世三年,豆豆也已长大。在外磨砺也使得心性更加坚韧,便不会因娘亲去世而过度悲伤以至影响修炼了。”

  众人听颜沐璎这般分析后,皆是大惊。月雪道:“那……那豆豆的娘亲现在岂不是危在旦夕了?”玉琉光正色道:“事不宜迟,我带着豆豆先走,你们随后赶去。玉风,你回血玉军驻地,点齐人马,听候调遣。豆豆,炎山城的唐家是不是你家?”唐豆豆点头称是。不再疑迟,玉琉光抱着唐豆豆化作一点光芒从窗户飞出,直奔炎山城唐家。

  此时唐家一个偏僻破落的小院里,一间屋子的门敞开着,散发出阵阵恶臭。一名形容枯槁的老妇蜷缩在床上,身上斑斑点点尽是腐肉,还不是流出一丝黄色的脓水。一名白须老者站在一旁,似是对眼前景象好无所觉一般:“七姨太,豆豆已经离开唐家了,不知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老夫定尽力而为。”

  老妇眼中充满感激:“没……有了。谢谢您,胡先生,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让豆豆过上好日子。咳咳,我走了以后,还麻烦你多费心!豆豆这孩子心地纯良,以后……以后在唐家肯定要被人欺负的呀,咳咳咳咳。”

  老者点了点头:“您放心吧,豆豆这孩子天赋好,过两年他回来了,我就带他去三大宗门面试。以他的资质,绝对能入三大宗门!以后便没有人能欺负他了。”

  老妇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这便好……这便好!胡先生,您的大恩大德,妾身今生无以为报!来世……来世定当结草衔环,以报先生大恩!”

第一百一十五章 圣星隐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