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唐家豆豆

    玉隐轻轻抚着琴弦,带起一串清音:“十万大山幽深处,琅琅流涧如佩环。”孔尚儒又是一阵赞赏:“果然不错!公子这题答得妙啊!”秦江楼同样赞道:“不错,公子才思敏捷,琴技更是超凡脱俗,不知公子师从何处?”

  玉隐眼皮掀起,悄悄瞥了一眼二楼特等房中坐着的某人,嘴角泛起一抹坏笑。只是这诡异地笑容在他的脸上一闪而逝,是以三位评审均未曾发现。

  “先生谬赞了,小子这些微末之术不值一提。真正的高手是我家公子,小子不过是公子身后小小的侍童罢了。”宋致远奇道:“哦?不知尊公子是……?”玉隐嘿嘿一笑:“我家公子已经到了。”

  玉琉光坐在楼上,见玉隐悄悄看了自己一眼,便知不妙,这个臭小子肯定没憋好屁!未等宋致远发问,他便起身倒了楼下。果然,玉隐还是把自己给抖出来了!

  孔尚儒三人听到玉隐的话后,回身便见到一俊朗非凡的紫衣公子正信步而来。站定之后,玉琉光对三位评委做了个揖:“见过三位先生。”

  孔尚儒越看,心中越觉此子不凡,于是还了一礼:“这位公子客气了,不知公子是哪一世家的后人?竟然如此不凡!”玉琉光看了玉隐一眼,道:“凌霄宗,玉琉光。”

  孔尚儒惊呆了!

  秦江楼、宋致远惊呆了!

  流云台上的所有人全都惊呆了!

  清韵夫人站在台下,亦是十分吃惊。她怎么也未曾想到,一直隐藏身份的玉琉光在此刻竟然会自报家门!看着众人惊愕万分的表情,清韵夫人娇媚一笑,走上木台:“小女子清韵见过琉光宗主。不知宗主驾临清韵小筑,如有怠慢之处,还请您海涵。”玉琉光摆了摆手:“无妨无妨,夫人客气了。”

  孔尚儒此时已然起身:“老朽孔尚儒见过琉光宗主。方才不知琉光族长身份,言语之中多有得罪,万望琉光宗主包涵。”玉琉光颔首:“孔老先生客气了。您老乃是当世大儒,有大德大才之人,无需如此。琉光今次既站到这里,那便是也要来凑凑热闹了。”

  秦江楼哈哈一笑:“既然如此,老朽等人便拭目以待了。”玉琉光转身对清韵夫人道:“劳烦夫人预备笔墨。”清韵夫人点头道:“请宗主稍后片刻,妾身这便去准备。”

  待清韵夫人下去后,玉琉光这才恶狠狠地看着玉隐,传音道:“你个臭小子,皮子紧了吧?等此间事罢,咱们好好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玉隐:“……公子……饶命啊~”

  玉冷坐在楼上,眼尖地第一个发现了玉隐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嘴角泛起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阿隐……该有好戏看了!”颜沐璎闻言也看向了楼下站着的玉隐,见他一脸的委屈,不禁掩帕一笑:“是了是了,阿隐哥哥一直便是个跳脱的性子,如今将主意打到琉光哥哥身上,这帐怕是有的算了。”

  本该站在玉隐一边的月雪此刻居然也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好诶好诶!最喜欢看宗主哥哥欺负别人了!红果果的实力碾压啊!”

  且不提楼上众人议论纷纷。站在楼下的玉琉光此刻已经是提笔待发了。将笔沾满墨汁之后,他便把左手覆于身后,凝神盯着眼前那张平整而洁白的纸张,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半晌,他突然动了!一直悬而未落的右手,此刻便似泼墨一般在纸上腾挪,看得人一阵眼花缭乱。不过是片刻光景,一个柔情绰态,清丽如水的女子便跃然纸上。

  孔尚儒疾步走到画钱,细细端详一番之后,抚掌赞道:“好!好!好!此画当真不愧出神入化一词!虽然是写意,然,去掉了刻意描摹的雕琢之感,形神兼备,钟灵天下啊!不知宗主此画,何解?”

  玉琉光抬头,深情地望了望二楼坐着的颜沐璎,温柔一笑:“天行大陆之上,青年男女均以佩环作为定情之物,喻意金玉良缘。这画便是送给内子颜沐璎的。寓意我夫妻二人,乃是金玉良缘,天作之合。”

  “此解甚妙!”秦江楼抚掌大笑:“宗主将情融于画中,确实是要比这位公子高妙不少!无论是何种作品,都是需要由人来欣赏的。用这人间至真至纯之情来解题,的确是更得人心呐!高,实在是高啊!”

  玉琉光微微点头致谢,一双眸子对上了颜沐璎含羞带喜的眼睛。四目相对,尽是浓浓情意。这一番不经意的秀恩爱行为,看得场外诸人无不羡慕!也不知道虐死了多少的单身狗。各大世家的夫人小姐们,此时心中怕是已将玉琉光这“第一公子”的名头坐实了。

  正当众人感叹之时,一个衣着华丽的小胖子上得台来,对着孔尚儒三人做了个揖:“三位先生好,在下仰慕两位公子高才,手痒得紧,也想前来试一试。不知可否?”

  玉琉光和玉隐听他说话颠三倒四,心知这个小胖子必定是草包一个,此时上来充充面子的,不由暗自发笑。,孔尚儒修养颇深,见状仍是温和一笑:“当然,这位公子请吧。”

  这小胖子伸手入怀,摸索一阵,掏出一个明晃晃的物什,众人定睛看去,正是一串佩环,看其材质雕琢,充其量也就是街边贩卖的次品。小胖子嘿嘿一笑,拎着手中的佩环用力摇了摇,清脆之声响起。

  面对他的行为,在场众人无不一头黑线。宋致远此时倒是点了点头:“虽然没有半点风致,但却胜在朴实,公子这题倒也答得巧妙。”小胖子收起佩环,挠了挠头:“不敢不敢,我爹常说我读书时七窍通了六窍,我自己也觉得我很聪明呢。”

  宋致远强忍笑意:“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小胖子“哦”了一声,回答道:“我叫唐豆豆。”这下场上所有人都忍不住了,笑声此起彼伏。这么个奇葩的人再配上这么个奇葩的名字,这简直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老大”负屃的声音在琉光心地响起,“留下唐豆豆。这是一个机缘,大机缘!”玉琉光一怔,负屃虽是如神棍一般不正经,但它的神算却是无人能及,当下不再犹豫,对唐豆豆笑道:“唐公子的答案真是令在下耳目一新啊,不知可否到楼上一叙?”

  唐豆豆闻言不由一惊。他就算再胸无点墨,也不至于傻到不通事理的地步。方才玉琉光自报家门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攀上这层关系。他唐豆豆受到凌霄宗宗主,玉氏一族族长的青睐,若是再不答应,便是真的傻到家了。

  “可以,当然可以!琉光宗主亲自相邀,我唐豆豆也不会不识抬举。”玉琉光闻言不由哈哈一笑:“唐公子果然爽快,以后莫要再称 ‘宗主’了,听着恁地生分,叫公子即可。”

  玉琉光话音方落,场上诸人俱惊:这唐豆豆何德何能?竟让玉琉光如此看重!虽是一个称呼,但却有着天壤之别。“宗主”二字听来,无论玉琉光年岁如何,也要比众人高出一位;若是以“公子”相称,则是平辈论交了,这唐家,果然生了个好儿子啊!

  三人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走上二楼之后,玉琉光便向唐豆豆一一介绍起随行之人,唐豆豆见礼之后,众人方才落座。在这样的环境下,唐豆豆明显有些局促不安,一双手上上下下不知放哪里才好。

  玉琉光见状笑道:“唐公子不必如此,咱们平辈论交,不用在意那些世俗之礼。”唐豆豆闻言赶忙点头,举止之间倒是放松不少。他的年岁本就与玉琉光相若,且其质朴憨态又为众人所喜,不一会儿便与大家熟悉起来。

  与此同时,玉琉光正一心二用,边与大家闲谈,边在心中和负屃交流:“如何?可是感应到什么了吗?”负屃难得用十分正经的语气说道:“是,原本还不敢确定,如今四大圣兽齐聚,确是可以肯定了。”

  玉琉光略略沉吟:“记得上次螭吻还有蒲牢同我提起过,他们说玉沧玦、阿冷、月少和月雪身上有一种熟悉的味道,难不成就是这种圣兽的气息?”“是,这种气息和玉隐身上的龙族气息一样,无论转世还是如何,都不会消失。”

  玉琉光暗自点头,复又问道:“那这圣兽是怎么回事?”负屃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说道:“圣兽一说源自圣星,圣星其实是天行大陆的母体。最初,当圣星还是洪荒一片之时,圣星上开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斗争,也就是巫妖之战。后来妖族败亡,妖帝东皇太一肉身陨灭,只留下一丝神识没入伴生灵宝东皇钟之内,而后不知所踪。妖族连同其聚集之地被迫从圣星中分离,慢慢发展之下,便成为了如今的天行大陆。而后圣星又派了四圣四凶共八只神兽共同来管理、镇压妖族,他们的首领便是中央神兽麒麟。”

第一百一十四章 唐家豆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