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恒辱之

    唐豆豆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扶着清芷向院外走去:“娘亲,您慢着点儿。”玉琉光则是懒懒地跟在清芷的另一侧,不曾再看那人一眼。那人见他如此,原本已经安定下来的心脏,再一次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他的额头之上也瞬间便冒出了大滴大滴的冷汗,很快就浸湿了衣襟。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玉琉光那边情形如何,唐家家主唐正乾此时正和他的仆人一样,浑身冷汗流个不停。为什么这堂堂唐家的家主会是这幅模样呢?这还要从刚才说起。

  话说,这唐家家主唐正乾正和他新纳的十四房小妾在房中翻云覆雨的时候,下人突然来报,说是凌霄宗监察堂堂主长,玉沧玦;凌霄宗宗主玉琉光之未婚妻,颜沐璎;月神殿星月神侍月少和神女月雪等人驾临。要唐正乾速速前往迎候。

  唐正乾大吃一惊,赶忙提上裤子,穿戴整齐,到府门迎接贵客。但是,等他刚一出了大门,便看到血玉军将领玉风带兵将唐家围了个水泄不通。搞不清状况的他只得上前迎候玉沧玦等人:“唐家现任家主唐正乾恭迎诸位大人仙驾。”

  若是单论身份的话,担任凌霄宗监察堂堂主的玉沧玦,是几人中最高的。于是便由他开口说道:“进去再说。”玉沧玦本就是天生的一副死人脸,只有在面对着玉殊琳的时候才会稍微露出一点点笑容。平日里,就算是看见玉琉光也是摆着个面瘫脸。再加上他本身就是少言寡语的,给人的感觉自然是冷酷无比。

  更何况,有唐豆豆的描述在先,玉沧玦现在对于这位唐家家主可是半分好感也没有的。所以,唐正乾看着脸色阴沉的玉沧玦,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惊慌失措之中。

  他悄悄抬眼瞥了瞥其余几人,看到他们的脸色也是一个比一个难看,心中更是惶惑不安。见着唯有一个白衣神侍面色还算平常,他刚打算上前寻问,但一想此人乃是月神殿的神侍,在凌霄宗的监察堂主面前向月神殿的神侍打探凌霄宗此行的目的……除非他活够了,唐家也不想传承下去了!如此只得作罢,老老实实为众人引路。

  正厅。

  众人落座之后,丫环们奉了香茗。唐正乾笑道:“不知各位大人驾临寒舍,唐某有失远迎,还望各位大人宽宥则个。”玉冷心下同情唐豆豆,更是担心现在的情况,不由冷哼一声,凝若实质的杀机随之迸出。吓得唐正乾险些将自己手中端着的茶杯摔了下去。

  玉隐毕竟比他思虑的周全,看着唐正乾的丑态,轻轻揪了揪他的衣袖。玉冷这才将杀机一敛,低眉垂目地坐在那里,好似什么都未发生过一般。唐正乾可是被他吓了一跳,大滴大滴冷汗顺着额角淌了下来,掉在衣襟上,不一会儿便把衣襟打湿了一片。

  玉沧玦依旧摆出一副死人脸:“请唐豆豆和他母亲到这里来。”唐正乾也不顾额上还在大滴大滴掉落的冷汗,转身便派人去请唐豆豆母子。待人出去之后,他这才问道:“不知各位大人来此有何贵干?若有吩咐,唐某必当任由差遣,绝无二话!”

  饶是颜沐璎性子温和,此时也是气极。她早便从风雷帮处得知这唐正乾不是什么好东西,且不说他用在生意场和官场上的下作手段,单就他对唐豆豆病重的生母不闻不问这一点,就足以令她怒火中烧。更何况他还不停的纳妾,将女人视为衣服,旧了破了便弃之厌之。

  颜沐璎越想越是火大,不由喝了一声:“唐正乾,你自己做下的事情还需要我们来提醒不成?”唐正乾被颜沐璎这一喝问,弄得晕了头。他实在是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惹到三大宗门的事情。

  忽然,他又想到这些人点名要见唐豆豆母子,唐正乾便咬定是这小崽子惹到了他们,心下不由暗生恨意:好你个吃里扒外的小杂种!你这是想让老子全家给你陪葬啊!你给老子等着!等这事儿一完,老子立马就料理了你!

  半晌,玉琉光和唐豆豆等人便到了正厅。颜沐璎一看到玉琉光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便知他这边一切顺利,不禁喜上眉梢:“琉光哥哥。”众人闻声站起:“见过宗主(公子)。”

  玉沧玦将正位腾开,站到下首,玉隐和玉冷则是并立站在玉琉光身后,玉琉光轻声笑道:“都是自家人,不必客气,大家都坐吧。”一旁的丫环早已添置了几把木椅,众人依次坐下后,玉琉光道:“璎儿,你和豆豆仔细照顾着伯母,她大病初愈,身子尚虚,不比我们的。”颜沐璎和唐豆豆点头称是,一左一右坐在了清芷身旁。

  唐正乾被眼前这一出弄懵了!他万万不曾想到,玉琉光这尊大佛竟然也来了他们家!而且还来得神不知鬼不觉的!居然还和唐豆豆这个小杂种混到了一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唐正乾现在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

  正在他满头雾水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坐在一旁,美艳不可方物的清芷,心下一惊。现在的清芷哪里还是那个病怏怏的糟老婆子?这凹凸可致的身段儿,滑若凝脂的皮肤,娇艳妩媚的脸蛋儿,勾魂摄魄的星眸……看的唐正乾是心头火起。

  暗暗吞了一口口水,唐正乾笑道:“芷儿,你的病好啦?这可真是件大喜事!你病这些日子,为夫可是好生担心呢!只是家中事务繁杂,不曾抽出时间前去探望。如今你病好了,为夫也便放心了。”

  清芷眼中闪过一丝冷光,没有答话。给唐豆豆他们引路的家丁此刻已经傻眼了,那紫衣公子居然是凌霄宗的宗主玉琉光!而自家老爷居然色胆包天,只顾美人,忘了向玉琉光请安!听说这玉琉光这是个名副其实的杀神,这要是得罪了他,恐怕今天唐家上下连一个活口都留不下!

  于是,这家丁赶紧推了推唐正乾,低声道:“老爷!老爷!凌霄宗宗主玉琉光大人还在一旁坐着呐!”唐正乾被家丁一搡,这才反应过来,咕噜一下从椅子上滚了下来,赶紧向玉琉光跪下:“小人该死!小人忧心妻妾,一时耽误拜见宗主,请宗主恕罪啊!”

  玉琉光看了他一眼:“唐家主起来吧,怎么说也是这炎山城里的一大巨头,就这样随随便便给人下跪,传将出去,唐家主这张脸还往哪里放?”唐正乾闻声如蒙大赦,连忙起身:“谢宗主大人大量,小人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坐回去之后,唐正乾收敛心思,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宗主您亲临我这小小的唐家,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玉琉光道:“唐家主多虑了,我凌霄宗虽是三大宗门之首,却也不至于如此对待世俗之人。所谓众生皆平等,唐家主也须谨记于心呐!”说罢,玉琉光颇有深意地看了唐正乾一眼。

  唐正乾听着玉琉光的话,点头如鸡啄米一般,口上称是,却是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现在,已经错过了玉琉光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次保住性命的机会!

  玉琉光见状也不再多言,他已仁至义尽,看在清芷和唐豆豆的份儿上给了他一次机会。既然他不曾抓住,那便不消多说。这个世上因果报应,循环不爽!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方要说话,玉琉光忽听得唐正乾道:“宗主此行可是来寻逆子唐豆豆的?若是他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您尽管出手教训便是!打死打伤都没有关系,就当我唐家,我唐正乾没有这个孽障!”

  唐正乾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不曾有半分犹豫。唐豆豆毫不怀疑,此刻只要玉琉光点头,唐正乾,他的亲生父亲,一定会是第一个冲上来杀了他的人!

  仰天大笑,唐豆豆站起来,目光直勾勾地射在唐正乾的脸上:“十多年了,唐正乾!十多年了!你终于说出你的心里话了?唐家的耻辱,杂种,废物……多么美妙的称呼,这些全是你带给我的!你真当我傻吗?我告诉你,我不傻!我拼命地修炼,就是为了能听你叫我一声‘儿子’,我能有一个真真正正的父亲!可你又给了我什么?只有无尽的痛苦和耻辱!”

  “你给我住嘴!”唐正乾大喝一声,“你个狼崽子,怎么样?你还想杀了我不成?老子供你吃供你穿,让你学文习武,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真当你是我唐正乾的亲生儿子?你他娘的就是个杂种!杂种!”

  唐豆豆一下子怔住了,木然转过身,看着清芷:“娘亲……他……他说……他说我是杂种?我不姓唐?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清芷冷冷的看着唐正乾:“唐正乾,我没想到你居然是因为这个才百般刁难我母子二人的!你枉为人父,枉为人夫!我再告诉你最后一遍,豆豆是你亲生的骨肉!不是杂种!”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恒辱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