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桃之夭夭

    唐豆豆本就怒极,此时被他一激,更是愤恨!玄武之灵也似收到了极大的刺激一般,能量释放得更加猛烈了!唐豆豆掌心之中天行之力再次涌动,重新凝聚成剑,银芒渐渐转亮变白,最后,竟然变成了牛乳一样的乳白色!

  九品!

  唐正乾此时已经完全呆滞了!这样的变化,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呆呆地站在那里,他甚至连防御都忘记了。亲眼见证了唐豆豆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里从七品初阶飞速晋升到九品,唐正乾心里不可抑制地生出了一丝后悔!如果……当初对他好一点……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供奉胡安曾经不止一次地向他提起过唐豆豆天赋极高的事情!但是,这样的报复的快感让他从未将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可是!后悔还有用么?

  “啊——”唐豆豆突然发出一声似兽吼般的怒号,大喝道,“唐正乾!纳命来!”双手挥剑如风,一道弧形剑芒势如奔雷,正正地朝唐正乾袭去。唐正乾直到这时才想起防御!双手挥动之下,匆匆忙架起一道护盾挡在身体前方。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就在唐正乾的护盾刚刚架起之时,白色剑芒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唐正乾看着近在眼前的剑芒,瞳孔陡然睁大。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迎面像扑来一座大山一样,压得他几乎要窒息了!

  但见他身前刚刚凝聚而成的护盾,在剑芒的冲击下,转瞬便化作了飞灰,四下散开。紧接着,唐正乾只觉得胸口一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唐家家主唐正乾,身殒!

  唐豆豆看着倒地身亡的唐正乾,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唐正乾!辱人者人恒辱之!今日,你死的不冤!”说罢,便似被抽去全身的气力一般,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唐正乾死了。唐豆豆的事情,也算暂时告一段落了。至于唐家子孙要如何争夺家主之位,这并不是他们所要关心的事情。因为按照清芷的意愿,她和唐豆豆要永远脱离唐家。

  可是玉隐和玉冷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唐家吗?呵呵,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相同的遭遇让玉冷对唐豆豆这个小弟弟倍加疼惜,对于敢害他的人,玉冷怎么可能轻易放过?玉冷想要做的事情,玉隐又怎么会在一旁干看着不动手?

  于是乎,这二人打着为清芷和唐豆豆所要精神损失费的旗号,临走之前狠狠地在唐家的府库内搜刮了一笔!以至于堂堂的唐家府库,几乎快要变成一个连贼都懒得看上一眼的空壳子!唐豆豆的启蒙师父,唐家的供奉胡安,也在这件事情之后辞去唐家供奉一职,孤身闯荡江湖去了。

  对于这一行人的嚣张跋扈,唐家剩下的人连个屁都不敢放!尤其是在这之前顶撞过玉琉光的那个家仆,趁人不备,草草卷了铺盖连滚带爬地逃离了唐家。现在的唐家,头等大事可不是和玉琉光他们发生什么争执,为家族挽回损失。而是争夺下一任的家主!

  玉冷他们虽然把府库搬空了,可是唐家的基业还在!只要这些基业还在,那么他唐家就有东山再起的时候!所以现在的首要大事,就是这个!谁还去理会什么玉琉光不玉琉光的?于是,玉琉光一行人带着尚在昏迷之中的唐豆豆,就这么离开了唐家。

  在颜沐璎的授意之下,风雷帮很快就查出了慕离天的下落。原来,慕离天在出狱之后,听闻此番变故,心灰意冷之下病倒街头。幸好沈烟雨及时找到了他,悉心照料之下,他才得以保住一条性命。

  而沈烟雨迭经变故之下,亦是无心再经营烟雨阁。变卖产业之后,在郊外置办了一小片地,和整日里浑浑噩噩的慕离天一起搬了过去。几年之后,沈烟雨病故。慕离天也未曾离去,就一直在此处住着,直到现在。

  得知了慕离天的下落之后,众人也不耽搁,立刻带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苏醒的唐豆豆,赶去了慕离天的住所。

  ……

  这是一个甚是清幽的小院,背靠西山山脉,院前不远处便是一条小河。河岸两边稀稀落落地住了几户人家。小院一侧用篱笆围起了一片菜地,院内不时还传来几声鸡鸣犬吠。最为特殊的不是这些,而是在小院的院墙旁,一棵开满了鲜花的树倚墙而生。

  清风拂过,花瓣纷纷飘落。清芷伸出手,接住了几瓣飘落的花瓣。却见那花瓣似雪一般洁白,花心处却是一抹殷红。

  月雪生在月国,不曾见过这种花,喜道:“这花可真漂亮啊!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花!它叫什么名字?”颜沐璎看了一眼泫然欲泣的清芷,缓缓说道:“这花名叫桃夭。这种花说来也奇怪。从生到死,花期不断。只要它还活着,树上就必定有花。年复一年,四季轮回,从不间断。”

  月雪奇道:“这却是奇了!我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花呢!难怪现在都已经入秋了,这花开得还是这么艳丽。”颜沐璎点了点头:“是啊!从来都没有知道为什么桃夭的花期会这么长。哦,说起这个,还有一个传说呢。”

  月雪一下子来了兴趣,揪着玉隐的袖子问道:“阿隐哥哥?你知道这个传说吗?”玉隐点了点头:“当然知道!在炎国,有谁不知道桃夭的故事啊!”“那你快给我讲一讲!快点快点!”月雪纠缠着玉隐,非要听故事不可。玉隐见院门紧闭,一时也不便进去,就由着她的性子,给她讲起了桃夭的传说。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大陆上还有一种生物,名字叫做妖。那个时候,妖也是可以进入神界的。但是,妖如果想成神的话,就需要经历数千年的苦修,扛住九道天劫才行。

  就在这些修行的妖中,有一棵树,因为生长在灵气丰盈之地,日子久了,就慢慢变成了妖。这只妖给自己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就叫做桃夭。桃夭生性善良,化成人性之后,为了能够早日成神,就处处积德行善,造福世人。

  终于,它的善心感动了神界。神王就特意下旨,免去了它的九道天劫。但是,它若是想要成神,就必须收取一滴真心爱它之人的眼泪。于是,桃夭就化成了一个妙龄少女,进入凡尘,寻找眼泪。

  进入了一个人类城池之后,桃夭很快就结识了一位富家公子。那公子生得仪表堂堂,是个标准的美男子。桃夭爱美,见面之后,就对这位公子心生好感。公子见桃夭无处可去,便邀请她到自己家中居住。桃夭生性单纯,未曾多想就住进了公子的家。

  是夜,公子对桃夭表白心迹,桃夭信以为真,便要取公子的眼泪。公子看着貌美如花的桃夭,心头欲火渐起,却又不忍心唐突佳人,便在暗中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硬生生挤出了几滴眼泪。

  桃夭满心欢喜,以为自己功德圆满,可以坐地成神之时,却被告知这并非是她要寻找的眼泪。桃夭怒视公子,质问他为什么要欺骗自己。公子此时正欲火焚身,哪里还顾得上这许多?言语之间,便要对桃夭用强。

  桃夭又惊又怒,大发神威,毁了公子府邸。可是却不曾料到,公子身上佩戴着辟邪之玉,在桃夭的怒火中竟然毫发未伤!公子看着变成一片废墟的府邸,不由得对桃夭心生怨恨。而桃夭被那辟邪之玉的威能重伤,勉强来到郊外后,便不省人事。

  却说在此时,刚好有一书生,在郊外的一间茅屋之中刻苦研读。那夜忽然见一道白光自窗外闪过,好奇之下,便前去一探究竟。之间屋外的空地上躺着一名白衣女子,此时正昏迷不醒。

  书生心地善良,便将女子安置在了茅屋之中。又连夜赶去城中请了医师,前来为她诊病。抓药、熬药、喂药……事必躬亲。

  在书生的精心照料之下,桃夭日渐好转。醒来之后的桃夭,却因为有公子的事情在先,对书生戒备非常。书生也不介意,每日里仍旧为她准备好汤药和饮食,让桃夭一人独居在茅屋之中,自己则搬去屋外的草棚里居住。久而久之,桃夭也渐渐放下了对书生的戒备,却是只字不提眼泪的事情。

  再道那公子。有一日,公子偶然认识了一位捉妖先生。机缘巧合之下,与那位捉妖先生提起了桃夭之事。捉妖先生一听便知道,这是一只功德将满,入世修行的妖。于是,便于公子商议,斩杀桃夭。公子大仇得报,而捉妖先生,则可以取桃夭修行千年的元灵来增强自身修为。

  两人一拍即合。很快,捉妖先生便用秘法寻得了桃夭的下落。二人设计抓了书生,引桃夭前来救人。桃夭明知道这是陷阱,但是书生对她的救命之恩却不得不报。于是,桃夭便只身前往救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桃之夭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